愿你无我 也徜徉肆恣安可活

论用真名当网名的重要性[局路局][甜]

*点文-局路双向暗恋甜饼   其他点文这几天争取出

*过年好!过年好!过年好!重要的问候讲三遍


&

01

在局长以为他已经把做鬼畜的初衷,彻底忘得一干二净的时候,他遇见了A路人。

成年未满的年纪,日常拌嘴刚刚好。


02

被迫冠上“高一新生”这个新称号,局长心里多少是不情愿的。按他自己的话来说,就好比是一只野鸡踏上了长征路一样,走不了多远就能被人家给炖了。

罢了罢了,就算是这样,也要做一只优雅高贵的野鸡。他凭着身材优势,很轻松就挤到了贴有分班名单的宣传栏前。

啊,找到自己了。局长点点头把班级记在心里,准备转身离开。然而自己周围分明已经无路可走了,他无奈又转回身去,目光在名单上淡淡一扫,却有个名字像是磁铁一样,狠狠地吸引着他眼里的铁钴镍。这个比喻是不太恰当,但好在也不太过分。

这下可有趣了。

局长嘴里反复叨念着那几个字眼,随着散去的人群离开了。


03

开学报到第一天,痒局长对班主任的长篇废话很感兴趣,以至于在草稿纸上画了好多他的画像。四十多的老教师也挺不容易的,他煞有介事地抚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在秃头上又加了顶假发。

简直就是爱得深沉。局长正十分满意地看着自己的画作,不料被同桌橙毛抢了去。那橙毛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睫毛长而细密,在眼睑处投下一层暗影。局长托着腮,竟看得出了神。

“画的真好,但就是不太写实。”同桌爽朗地笑着,把那张草稿纸还给了他,“要是加把劲,说不定能再现第二个梵高。”

局长接过纸,兀自看了会儿,又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橙毛听,“那还是把假发去掉好了,我可是要成为现代拉斐尔的男人。”

同桌嗤嗤笑了起来,眼眸有光一闪而过,像是终于有了精神。他看了眼局长桌上的学生档案,措了下辞后伸手拍拍局长的肩,笑道,“幸会啊,拉斐尔·痒,我是A路人。”

这小子就是A路人?

痒局长不可置否,抬起了他修长好看的手,嫌弃地把肩上那只肥爪丢开。说好带着啤酒瓶底厚的眼镜片,没日没夜坐在电脑前捣鼓比利的大叔呢?为什么我只能看见一个阳光的胖子?

……今晚回去跟大大确认一下吧。


04

呀呀呀痒:大大~在吗~?

A路人:嗯。

呀呀呀痒:我想请教你个问题~

A路人:他们又笑你的口音了?

呀呀呀痒:大大这不好笑。你说,有人会蠢到用真名当网名吗?

A路人:应该……没有吧。

呀呀呀痒:那就好,今天我碰到个和你名字一样的人,还在担心是不是你。

A路人:……在哪碰见的?

呀呀呀痒:我高中新同桌。他还夸我画画好看呢~

呀呀呀痒:大大还在吗?

呀呀呀痒:大大?


卧槽。路人在心里感叹了千八百遍,那个画画技术烂的一比,满头粉毛的人竟然就是自己的小粉丝?还我理想中的呀呀呀痒!

这还怎么喜欢他啊,简直就是见光死。路人匆匆从书包里翻出那张班主任的画像,是局长放学时送给他作纪念的,纪念同桌第一次相遇。

“我为什么会喜欢上这种人啊?!”他向后一仰倒在床上,无力地看向电脑屏幕。另一头的小迷弟已然等得有些灰心,路人又坐起身飞快地回复:我还在。


呀呀呀痒:我还想你是不是有急事忘下线了。

A路人:我问你,你觉得那人怎么样?

呀呀呀痒:挺好的人,怎么了?

A路人:没事。上次给你的那个新素材好用吗?鬼畜加油搞,哪里不会就翻我牌。


05

一节美术课。老师余下二十分钟的自由练习,局长当然不会浪费。他拿着2B铅笔在素描纸上勾来勾去,忽然用胳膊肘戳了戳路人。

“借下橡皮。”

路人扔了块4B的给他,顺便瞥了眼局长的半成品。虽然还未完成,但他竟然奇迹般的认出了元首小黄葛炮等人的迷之轮廓。

手遮在嘴角掩了掩笑,却还是被眼尖的局长发现了。路人举举手表示抱歉,“没忍住。”

而局长转而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说,“你看出来这都是谁了吗?”

路人心里推敲了一会儿,点头肯定。

局长高兴地拍了拍手,笃定地看向路人的眼睛,“我感觉我离拉斐尔又近了一步。”

眼神相撞,路人没来得及避开。局长满含笑意的模样落在他的眸里,在心底激起了千层浪。但到最后,竟然是局长先失常地错开目光,又专注于那些不知被鬼畜过多少遍的人物画像了。

“想不到路人你也看鬼畜啊。我三个月前开始学着去制作,发现难得很。”

“嗯……偶尔看。你喜欢看哪个UP主的?”

局长忙碌的笔一停。“当然是A路人大大的啊——哦,恰巧和你重名。”

是心底所期待着的答案。路人笑了笑,用手指梳了梳局长蓬乱的发梢。你崇拜的大大,可能也喜欢着你啊。他看向自己空白的画纸,忽然间有了灵感。


06

学期末,正是评学分的大好时光。各科都开始严查作业,却苦了局长。历史练习册欠了四十页没写,地理欠了五十页,政治……连动都没动过。

看来是要选理科的人。路人看着他抄作业抄的满头大汗,也没去打扰,把替他捎的早饭丢进了他的抽屉。

“路人!怎么样,我很爱学英语吧?”像炫耀似的,局长把匆匆补完的英语作业双手举给路人看,“English was the first to be finished!”

英语课代表接过作业翻了翻,字潦草得很。他赞许地冲局长笑了笑,又起身去忙了。局长像是得了糖的小学生一样憨憨笑着,又埋头去补其他科。


“其实你可以不用先做英语的,”路人有些担心地看着几近绝望的局长,“和以前一样就行。”

局长盯着一动未动的政治练习册,马上就要哭出来了:“那怎么行?”

路人有点不自在地低了低头,“以前你什么时候写,我就什么时候查人数。到时候交给老师的名单,就按平时不交作业的那几个人写就行。再说,咱俩什么交情啊,我不记你名字不就好了……”

一片玫红落在眼前。再回过神,路人才发觉局长正抱着自己。

“谢谢。”局长微笑道。


07

局长的脚崴了。究其原因,是路人上楼梯的时候踩空了。

什么?你说应该是路人的脚崴了才对?不不不。路人是踩空了楼梯,但跟在他身后的局长一个箭步飞奔上去想要扶稳他,却低估了路人的体重。最后路人安然无恙地站在原地,倒是局长咕噜咕噜顺着楼梯滚了下去,脚还伤的不轻。

在路人的死皮赖脸的强烈要求下,局长才勉强答应他扶自己回家。除此以外,自己的桌上每天清晨都会多一包牛奶,中午食堂吃饭时阿姨多舀的几块肉也总是被路人忍痛割爱,转移到局长碗里。

局长有点经受不起这么突如其来的好,“你不用做这么多……我的脚伤完全就是我自己作的。”

路人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也罢,局长转而看向天空,冬天白昼总是短,星星也总比夏天的少。但身边正有一颗闪闪发亮着,也就够了。

“等你脚好了,咱俩去打篮球吧。就咱俩。”路人忽然开口。

局长笑着打趣他,“你还会打篮球啊?这高度不太够吧。”

“我不会。”路人也没反驳,“每次扶着你经过篮球场的时候,那些打篮球的就像块磁铁,你眼里就像进了铁钴镍,被吸得死死的。”

什么鬼比喻。但这么离奇的修辞手法,他不是第一次见了。前几天和网上那位大大聊天的时候,那人笑他看见那些跳宅舞的带把小姐姐就移不开眼睛,当时也好像就是这么说的。

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但局长就是高兴。

过后两个人也真的去打了篮球。事实上,为了不让路人再多愧疚几天,局长在还没完全恢复的时候就装作拥有了一只金刚不坏之脚,忍痛在场地上跑来跑去。

由于疼痛,发挥也没那么好了。球屡次撞到篮球框上,被弹出老远。顾及到局长的伤势可能还有些隐患,路人很自然地揽下了捡球的活。路人也不恼,一次又一次地跑去捡。

看着路人跑远的背影,局长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微妙地变化着。晚上捂着红肿的脚腕思考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的时候,他突然一愣,一种早应想到的原因浮上心头。


08

他喜欢路人。

他总是会把自己那些涂得乱七八糟的铅笔画给路人看,路人也总是很有耐心地夸他画技有进步。英语课做阅读的时候,他静不下心去看那些字母组合,于是就习惯了趴在桌上看路人认真做题。那总能让他想起开学报到那天,路人拿着他画的班主任的画像端详,几近完美无瑕的侧脸。

他一定是喜欢路人的。

无论何时何地,只要看到A路人其中的一个字眼,他就能联想到那家伙肯定正在用MP3背单词。一看到女生找路人问题,他心里就会不爽,抢过纸和笔开始帮倒忙。也喜欢往路人的书包里塞水果糖,当路人问起来的时候,推说自己不知道是谁送的。

而且,每当在网上和同名大大聊天的时候,他总会把对方想象成那个橙毛。

呀呀呀痒:今天英语做第几页来着?

呀呀呀痒:啊抱歉大大!把你当成我同桌了~

可他哪知道几句心不在焉的话让路人差点激动到跳楼。

A路人:你和你同桌关系一定很好吧。

呀呀呀痒:嗯嗯,是很好。他人也很好,时间越长越这么觉得。

A路人:我真羡慕你有一个那么帅气那么聪明的同桌,什么时候我也有一个就好了。

呀呀呀痒:他是我的。

突如其来的四个字看得路人一愣一愣的。正不知道回什么,过了一分钟,对方又发来了消息。


呀呀呀痒:我喜欢他。


09

局长揉了揉眼睛,眼底是罕见的黑眼圈。昨晚和大大谈了一晚上人生,最后得出“喜欢就上”的结论。虽然不知道他说的“上”是哪一重意思,但经过鼓舞——

他还是怂。

“你说他能被我掰弯吗?那么正直的胖子。哎KB,你有没有觉得最近我全身上下散发着基佬的气息?”

KB专心喝着局长请的奶茶,百忙之中抬头说一句,“我不也是正直的胖子吗。再者,哪里是最近,一开学我就发现你是个基佬了。”

也是。局长又问,“那你是怎么追到漏漏的啊?”

“他和路人不一样,没什么可借鉴的。我给你的忠告是,”吸完最后一口奶茶,“学好英语。”

撇下了空杯子和局长,KB立刻没影了。


路人觉得局长最近有点不对劲。先是上课一反往常,大声朗读单词错误的读音;之后疯狂地刷阅读完形七选五,三天前才买的词典就已经被翻烂了。

难不成……他要跟我抢英语单科第一?路人有种深深的危机感。

局长也逐渐发现学好英语这办法真是不给人活路。现在路人课上课下都只学习,连话都不跟自己说了。而尴尬的是,既没有吵架也没有表白,却像冷战一样。

这么下去可不行。

“路人,昨天晚上看新闻联播了没?奥巴马下台了哈哈哈哈哈哈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可高兴的。”

“路人,这次英语测验我比上次考高了二十分!有奖励吗?”

“路人,你唱歌给我听吧。你唱歌好听。”

“路人。”这回局长没再说什么。

路人偏头,莞尔笑着。“怎么了?”

局长看着他险些被勾去了神,随后趴在桌上装可爱,“我就是想喊喊你。”

什么呀。路人伸手,轻轻敲了敲他的后脑勺。


10

呀呀呀痒:就是下不了决心表白啊我好胆小啊好气啊!

A路人:怪你自个儿咯。

呀呀呀痒:你说我用英语写封情书给他会怎么样?

A路人:嗯,他英语不也挺好的吗,应该会很开心。

呀呀呀痒:等等……我和你说过他英语很好吗?

A路人:……我猜的。

呀呀呀痒:还有,之前就想问,你是怎么知道他早上会带早饭给我的?

A路人:……我猜的。

呀呀呀痒:X你大爷,你智商再高也想不到吧?


A路人没有再回复。局长此刻才意识到,原来蠢到用真名当网名的人还是有的,而且就在自己身边。

披上衣服就跑了出去。他急切的心情不允许他再多停留半刻。

“A路人你开门啊我知道你在家你个傻逼!”

路人躲在门后不做声。

“你简直就像我的铅笔一样2B。”局长又用力敲了几下门,“我喜欢你,有胆就出来单挑啊!”

门偷偷开了一道缝。局长立刻噤了声,抓住时机立刻把门拉开。就站在门后的路人有些惊讶,看见局长还是开心到忍不住笑出声。

他的眼睛狡黠地弯了弯,“我也喜欢你。”


11

几个月前,最早的聊天记录。

呀呀呀痒:你就是那个A路人吗?

A路人:嗯。

呀呀呀痒:天哪!大大好~你做的鬼畜好带感的~!

A路人:但我准备退圈了……没什么人看。

呀呀呀痒:那我算什么鬼啊?不然大大你教我做鬼畜吧,咱俩只要联合在一起,观众肯定越来越多。

呀呀呀痒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念头,促使他在键盘上敲出了那句话。看鬼畜是因为A路人做的有趣,制作是因为不想让A路人离开。而路人,也的的确确被这个突然出现并突然提出这种麻烦的要求的人鼓励了。

孽缘啊孽缘。


??

可为什么两个人才高一就已经开始做鬼畜了????【不不不别吐槽文章设定啊



FIN.A.L.

*诶呀好久不写局路了练个手

评论(15)
热度(180)

© 向空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