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无我 也徜徉肆恣安可活

日后再起名字01-10[K漏]

*某个三十题被我掐去了一题,一共二十九题。明天去学校,之后的十九题只能下周写写发上来了

*意识流无文采+同居日常paro

*迟到的国庆快乐



01


琐碎事宜协商好之后,哦漏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握着黑墨钢笔签上了字。

东寻西找了很久总算住上了。房东是父亲的旧友,最近要搬去美国。他留他儿子一个人在家不放心,就把房子租给了正愁无处落脚的哦漏。

虽然他对熊孩子应付不来,但还是很用心地做好了日后的相处规划。不过就是以后家务他做,饭他做,每天晚上讲睡前故事哄孩子睡觉而已,对于一个大三学生来说简直轻而易举。

只是希望一小时后就会按响门铃的小祖宗能多体谅体谅他,不要在他欣赏各位老师的电影时突然推开他卧室的门。


哦漏微微睁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相信地看向门外满手提着蔬菜水果的KB。

“KB?你怎么会在这里?”

KB看着面前的人流露出的惊讶,目光渐渐地掠过他,浅浅道,“这是我家。”

哦,你家。

……谁家?!

一个长得十分可爱笑起来特别熊的熊孩子形象,刹那间在哦漏的脑海里被击得粉碎。这人和哦漏自己都差不多大,为什么房东还不放心他一个人留在家里?怕被小偷入室抢劫?

而且,最重要的是将要和他同居几年的室友,是这辈子最让他感到难为情的那个人。哦漏收回挡在门前的手,接过KB手里的几个袋子,有些恍惚地转身回屋了。


02


A大学生KBShinya,人人皆知的高冷学霸加土豪,简直就像从某个玛丽苏橙光游戏里跑出来的主角一样,不停地往自己身上加闪闪发光的五毛钱特效。

学霸名副其实,住这么大的房子说他是土豪也认了,可一经几天的相处后,哦漏十分坚决地认为之前的“高冷”印象绝对是出了什么偏差。

“你做饭好慢,菜要是再不端上来,一会儿我就化成烟了。”

“哈?你经常自己做饭?你怎么没饿死你自己?”

“你削个苹果皮为什么都能把那么多果肉削下来?好神奇!”

“我头一次见这么智障的洗碗方法。为了我的身体健康,改天我买个洗碗机得了。”

这人明明就是自来熟附带毒舌属性好吗!哦漏一下一下地用菜刀剁着青椒,扣得砧板蹦蹦响。他真是脑残才会答应包下所有家务事,那位祖宗整天这么挑三拣四和容嬷嬷相差无几,自己简直就是夏紫薇的翻版。

阴魂不散的KB啃着苹果就又出现在了他的一旁,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被翻来覆去被斩了无数次的绿色不明物体。刚要张口,迎面就劈来哦漏的一句“你他妈再说一遍”。

记忆中这人不是爆粗口那型的啊。KB蹙了蹙眉,咬了口苹果接道,“你说谁?”

“我说你!”

一见面他感觉应该是哦漏,不过这么辣的性格还爱骂人,不像是他。KB又咬了一口苹果问,“你谁啊?”

……

哦漏勾出了一个友好的微笑,抬头对上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回答他,“你,大,爷。”


03


打了长途电话确认,双方不情不愿地接受了要同居的事实。同时KB也被数落了一顿,被逼着面无表情地用彻底悔悟的语气保证不会再嫌弃室友。过后KB在纸上随意勾了个值日表,家务和早午晚饭由两人轮流来做,公平得很。

并没有商量,KB自己安排好之后就贴在了冰箱门上。哦漏有些担忧地跟上去看,却发现自己课程紧的时段,都被那人不知是特意还是巧合地避开了。在他考试那几天,几乎整一周都是KB一人包办一切。

被的的确确地照顾了。哦漏的心绪有些复杂,低头匆匆离开。


第二天的早餐是KB负责。哦漏比平时晚起了十几分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睡眼朦胧地走到餐桌前,拿起筷子就把盘里的鸡蛋三口两口吞了下去。

一转头,KB正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难不成是吃相太难看了?哦漏伸手擦了擦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哦漏,你……你把盘里的荷包蛋吃了?”

哦漏点头。

“那是刚刚掉在地上的,而且才三分熟……你没尝出来?”

鲜腥味似乎这时才被唤醒,一下子涌上哦漏的口腔。哦漏呛了一下,眼神投向一旁,想说些什么来缓解尴尬的局面。末了,他在一片死寂中幽幽道,“我就喜欢这样的感觉。”


04


放学路上,哦漏看到巷口摆着纸箱,里面不断传出窸窣的声响。出于好奇心,他几步走过去察看,几只黑白色的小乳猫簇拥在一起相互取暖,旁边还摆着快被喝净的一盘牛奶。

好可爱。哦漏蹲下身子,试着伸手去抚它们柔顺的毛。那几只猫也不反抗,反而仗着哦漏温暖的手掌,向他那边微微地蹭了蹭,一副满足的模样。

他承认他是有些心动,想要把它们带回家。不过,首先还是要征得那人的同意。哦漏拿出手机,指尖停留在那个方才存储的号码上面,猛然觉得这一切就像梦一场。明明过去的他……

别再想下去了。他告诫着自己,手指触到了屏幕,正在拨号四个字上面是KB的头像。头像上的他正靠在班级椅子上小憩,书半合着,是他最钟情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午后阳光正好,无数光子尽数散落在他的身上,像是从梦境中走出来的童话主人公。

“喂?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来?”

烦意穿透话筒,走神的他立刻把电话送到耳边,“那个,我想请求你件事……我想养几只猫。”

对面难得地沉默了几秒钟,随后是斩钉截铁的拒绝。“不许。别在我的房子里养宠物,养你已经很麻烦了。”

什、什么啊!什么叫养我就很麻烦了?

哦漏耳根红了红,知道再也没有商量的余地,索性挂掉了电话。他翻了翻书包,把仅剩的一盒牛奶和两个面包拆封,细心地把面包撕成一小块一小块地摆在盛牛奶的盘沿上。

希望你们能找到一个好人家。

他最后微笑着摸了摸几只小猫的头,在天还未黑之前离开了巷口。


05


已经晚上九点多了,KB还是没有回来。电话打了不知道多少个,短信也不知道发了多少条,就是一点回音也没有。跟伯父联系纯属是让长辈担心,自己也没有他朋友的联系方式,只能坐在客厅沙发上干着急。

做好的晚餐也早就凉了。反复热会影响饭菜的营养价值,干脆等他回来让他冷着吃好了。哦漏觉得自己真有一种妻子等丈夫回家的既视感,脑补了半天没有一点违和。

玄关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哦漏惴惴不安的心终于放了下去,手心的汗被他用纸巾匆匆擦了擦,扔进了垃圾桶。

“哦漏!!!出来!!!”

这么声嘶力竭地喊自己,是要找人干架吗……哦漏硬着头皮去迎他,却看到KB一脸醉态地半倚在门上,闭着眼睛像是要随时昏睡过去一般。

好像他说过是要陪朋友去参加联谊来着,没想到酒品这么差,喝成这幅样子。衣服上也沾满了可乐啤酒流过的痕迹,和星星点点的蛋糕奶油。

吃蛋糕也不给他带一份,亏他还把自己当成室友。哦漏把他的一根胳膊搭在自己肩上,一路边迈着小碎步边撑着他,一齐倒在了沙发上。

这姿势实在是太暧昧,他现在几乎是被KB半抱着躺在那里。哦漏翻来翻去要起身,不想KB一皱眉,直接把他当成了抱枕紧紧地拥在怀里。他被抱得有些喘不过气,知道自己挣脱不出去,认命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和他呆在一块。

他记得KB高中时很讨厌酒一类的东西,所以不清楚这酒是他自愿喝的,还是被别人硬灌下去的。萦绕在他周身的酒味很淡,想来也没有喝太多。这么容易醉,被拐岂不是很容易。

总之也不能这么凑合一晚。哦漏抬手给了他一耳光,“智障快起来,换衣服洗澡去。”

KB双眼微睁,睡意渐显。手臂又紧了紧,语气似有些撒娇的意味,“不要。不然你帮我?”

“少贫了,快去。我给你倒水帮你醒酒。”

“都说了几遍!我!没醉!”

“行行行,只要你先起来什么都好说。”

热水澡过后,KB仰头连灌了几杯白开水,穿着睡衣就扑回了他的房间里。哦漏轻叹一口气,把他换下来的衣服叠整齐。抬头看一眼挂钟,明天还有课,今天早点睡觉为好。沾满了联谊气息的白T和牛仔裤也被他抛弃在了沙发扶手上,孤单地在漆黑的客厅里过了一夜。


06


“啊?我为什么要帮你洗衣服?!”

“因为你昨天看到我喝醉的样子一定很难看,我不好意思,所以你来帮我洗。”

“什么鬼逻辑!!!我拒绝!”

真是被这人讹上了。哦漏嘴上说着不要,但还是默默进了洗手间。好像从几年前就已经奠定了现在的事实,他轻叹,把被染得五颜六色的白T扔进了洗衣机。

一次才洗这么点衣服真是浪费,干脆把这几天囤积的衣服全洗了好了。他回自己房间抱出一大坨,再从KB房间抱出了一大坨,分着塞进洗衣机里。

KB早已用余光瞥见他在做什么,眼眸低垂下去,一句感谢硬是说不出口。

即使洗手间的门关着,洗衣机运作的噪音还是传到了客厅里。忽然,KB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然起身冲了过去——

“住手别把我干洗的衣服丢进洗衣机里!”


07


每天哦漏都能收到KB回家带来的小惊喜。像是上次的华夫饼,大上次的铜锣烧,和大大上次的崂山白花蛇草水。不过那次经历痛苦到他不愿再回想起来。

这次不同以往的,是KB的一身伤。哦漏本来很认真地切着菜,刀工已经快到连影子都成了虚幻。不料突然被拍了下肩膀,差一毫米就切到了他的手指。一回头,就看到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KB朝他嘿嘿笑。

“你这……?”

KB嗷嗷叫了一阵子之后,哦漏的报复心理才稍稍得到了缓解,手上的力度放轻了许多。问他缘由,他立刻毫不掩饰地笑了起来,话语里都掺了些骄傲的意味,“今天我见校花被人欺负,就过去跟人家理论。实践证明理论并没有什么卵用,于是我就动手了。”

哦漏低着头继续处理着伤口,“最后呢?”

“最后当然是我赢,那几个差生看打不过我马上蹿了。不过校花也没跟我表示什么,就微笑着点了个头,像是在说‘这是你应尽的义务’。但是如果因为这件事能让她记住我,伤口什么的大丈夫萌大奶!”

高兴的是你,心疼的是别人。哦漏一言不发地包扎好KB的前臂,抬眼却刚好撞到他的目光。本心依旧怂的哦漏松开了手,端端正正地坐直了身子。

“你要是校花就好了。”KB一手托着腮,眼神不偏不倚地看向茶几上的水杯。

真可惜。哦漏有种莫名的情愫倾泻在心间,无以言喻。


08


哦漏洗衣服的时候,无意翻出了KB兜里的某张揉成一团的纸条。于是他接下来不小心打开了纸条,不小心瞄到了上面的内容。

全都是备注好了名字的电话号码,一看就是女生留下的,挤挤挨挨在一方不大的白纸上。这么猛的桃花运,难道KB没发现?

哦漏攥着纸团,眼睛掠过墙角的垃圾桶,下意识地抿了抿嘴。最终他从心而论,又把纸团默默地塞了回去,然后扔进了洗衣机里。

这样就算被水淹了也不怪我,谁知道他上衣兜里还装着东西呢。

午后的云彩厚重得像要滴下水来一般,勉强挂在天上。KB很早就回了家,抬头望了一眼天,准备把晾在阳台上的衣服收回去。


“还好你回来得早,不然衣服就干不了了。”

“嗯。对了,上次联谊之后我们还线上联系来着,我记的那些电话号码你有看到过吗?都备注好名字了。”

哦漏眨巴眨巴眼,眼神往旁边一瞥,“我可不知道。”


09


哦漏洗完澡才苦逼地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了换洗衣服。原来的衣服也已经被某人倒满了菜汤,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穿了。

百般无奈之下,他敲了敲浴室的门,“KB?能听到吗?”

很快得到了回复,“不能。”

“……我能先借你件衣服穿吗?”

简单的请求,没有多余的解释。很容易让人想歪啊,即使哦漏看不到,KB也用手稍稍遮了一下自己的赧然,有些别扭地答应了。

哦漏从门缝里接过衣服,不自在地套在了身上。KB的衣服的确很大,上衣刚好滑到膝盖,裤子连撑都撑不起来。反正是家里,不穿裤子也应该没什么关系。哦漏这么想着,打开了浴室的门。

先是刷碗,然后打扫餐厅和客厅,他一直都那么穿着来回走动。而KB异常安静地窝在沙发上学习线性函数,一点儿声音都不发。

方才洗完澡尚且湿漉漉的头发,被热水淋洗过透着粉红的脸颊与手臂……这样还怎么好好学习啊,KB每每想要安抚些许浮躁的心,却又克制不了地将眼神向那边飘。最终,他煞有介事地咳嗽了一声,严肃地开口,

“这些东西明天我干就好了,你快去睡觉,别在我眼前晃。”

哦漏忽然被批,有些不满地回他,“我怎么了?”

“你把我的衣服穿得太难看,我有点不忍直视。”


10


因为昨晚熬夜通宵写论文,下午没课的哦漏决定提前回家补个觉。午后的阳光像是微醺的酒,他在街巷中走走停停,困到随时都要在原地睡过去。

“别闹,蹭得我的手好痒。……我可是事先警告过你们的,再这样我可就不客气了?”

少年蹲着身子栖在树荫里,伸长了手臂去抚摸身前的三只黑白相间的猫。那些猫十分享受地趴在阳光里,伸着懒腰像是想要拥抱太阳。旁边散落着面包块和牛奶渍,显然那些小家伙刚刚饱餐完毕。

哦漏停下了脚步。那个声音听着略耳熟,忘带眼镜的他也不肯上前去看个究竟。发呆了很久,那边的少年站起身来注意到了他,猛地被吓了一跳,仿佛尘封了许久的秘密终于被人点破。

“……哦漏?这时候你不是应该在学校自修室里吗?”

哦漏眯了眯眼睛。那么欠的语气附在低沉好听的声音上简直太浪费,至少他是这么想的。面前这人不是KB,还能是谁呢。“总是自习太无趣了,不如早点回来。这几只猫是?”

虽然口上是这么问了,但他自己清楚得很,那明显就是上次被抛弃在巷口的几只小可怜。不让在家里养,自己却偷偷往外面跑,也不告诉他这件事,真是自私。哦漏佯作生气地一撇嘴,又憋不住笑了起来。他睡意全无,也蹲下凑了过去。

KB其实也是温柔的,只是展现的太少罢了。哦漏看着他专注认真的侧脸,险些入了迷。

他记得高中时,他还是KB的后桌。一次他不小心把订书针砸进了自己的手指,场面如今想起来依旧触目惊心。

KB反坐着牵过他的手,“忍着,痛的话喊出来也没关系。”

在同桌炽热而奇异的眼神下,哦漏犹豫着点了点头。拔针的过程暂且不提,总之在他鲜血直流的时候,KB不停地拿着纸巾反复擦拭。手指周围一片清凉,几乎淡化了疼痛,他低头去看,是KB正低头小心地吹着伤口。

他永远忘不了那时的画面,就像他永远忘不了KB一样。

只是KB为什么会忘记有哦漏这个人的存在,他一开始十分在意,到最后也就无所谓了。


TBC.


评论(9)
热度(53)

© 向空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