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紧挨的月季一样[K漏]

*一篇富含糖分十分有营养且完整的文

*本来打算写短一点但是昨天的直播让我hold不住了

*喜欢推荐砸过来!给爸爸们跪了!

*上中下按照  漏漏单箭头→KB单箭头→双箭头达成√   的顺序写的




“我昨天才帮你收拾的屋子……你不要告诉我这里又发生了一丢丢的小意外。”哦漏一脸生无可恋地站在客厅门口,在满地的垃圾之间依稀能辨别出KB的轮廓,“再这样下去你就真的要胖成个球啦。”

KB坐起身摆出无辜的表情,“你嫌弃我?”

“……”哦漏正收拾着垃圾的手一顿,表情有瞬间的错愕,转而扯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哪有,我怎么可能嫌弃KB聚聚呢。”

“你迟疑了!你刚刚绝对迟疑了!”

看着趴在地上作痛心状,一脸恨铁不成钢的KB,哦漏无奈地叹了口气,“最后一次,你如果再乱成这样我也不会管你了。”说罢按了按眉心,又蹲下身去收拾了。

他好像昨天也是这么说的。


KB为了上大学,特意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临近过年他要回老家,冥思苦想了一个晚上,终于想出了“风水师说这房子没人不好”的借口,拜托哦漏时不时地去打理一下。

哦漏正低头刷着微博无心理他,什么都没听进去就点了点头,于是就有了现在悔不当初的心情。虽然KB说过五六天去一次就好,但他还是每天提着一大袋零食,像往常一样去那里,一呆就是一整天。

不敢开电视,怕电费;不敢喝水,怕水费。没有约会,没有闲情,所以只抱着事先充好电的手机窝在沙发里,连矿泉水都不忘自带满眼笑意地听电话那头的人讲另一个陌生地方的逸闻轶事。他没有告诉KB空调暖气出了故障,因为这样就暴露了自己常来他家的事实。

一心只盼着远在几百千米外的他快些回来。

等等,不对。

为什么要希望他快点回来?

不行不行不能再想了,睡觉。哦漏辗转反侧,空气的冰冷还是令人难以入睡。大半夜向父母撒谎不回家,留在这里挨冻的原因,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大年初一已经过去了几天,那家伙还是不提返程的事情。毕竟一个月的假期,哦漏也不能勉强KB一直陪着自己。再好的朋友,也不能随意强求占用对方的时间。

KB新年祝福的短信是在过年那天零点发来的,无奈看着春晚倒计时的哦漏一听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就慌忙惊喜地点开阅读,是很老套的拜年词了,打眼一看就是群发的。但身为老年人,哦漏意外觉得很受用。他将今年份的祝福同过去六年的六条凑在一块看,相差无几的字眼,却一条也没舍得删。

理由,因为KB是他最好的朋友。

在心里坚定了无数次的信念后,哦漏蜷了蜷身子,逃避似的把头埋在被子里。


记得高一那年,KB在哦漏眼里就像夜空中里的月亮。无奈漫天繁星,终究逃不过月明星稀的命运。换位置变成同桌的那一刻,哦漏心里受宠若惊,在KB向他友好地打招呼的时候,他第一次鼓起勇气抬眼直视着KB的眼睛:

“我们会一直同桌到毕业吗?”

KB有些诧异地眨了眨眼睛,随后爽朗地笑了起来,单只手抚上他的头,本来就乱的黑发被揉得一团糟。哦漏方才发觉自己刚刚说的话是有多无厘头,红着脸低下头去刚想作解释,就听到对面的人说道,“你好可爱啊,我做梦都想有一个你这样的同桌。”

这人太会撩了。这是继这次对话后,哦漏对他的印象。

之后为了追赶KB雷打不动的第一名,他几乎每个晚上都熬到凌晨,只为了分析清楚数学题答案的解析,就连周日也放弃了休息。

KB心疼哦漏越来越重的黑眼圈,却不知道变成这样的原因所在。多半是为了学习,他猜测,内心斗争了很久之后对哦漏说,“我来帮你补习好了,晚上早点睡。”

哦漏一愣,耳根微微地发了烫,犹豫了许久还是答应了。

于是KB忍痛割爱空出了放学后去打球玩游戏的时间,留在教室里辅导哦漏做题。哦漏的英语简直烂成渣,数学却很容易就能领会。正做着题,哦漏就能听到KB在一旁小声自语,却也好像说给他听,“简单的不会,难的一点就通,万一后来者居上怎么办?”

在放学后同学都走尽了的时候,KB总喜欢轻轻地哼歌。有一天哦漏听他哼的旋律有些耳熟,忽然想起了出处,激动地站起身问道,“你也喜欢咕噜碳?!”

“对啊……难道你也是!”

致命的共同语言,从此两人一起走上了翻唱的不归路。

这样的学习方式持续了有一段时间,哦漏上课打瞌睡的几率少了很多。月考成绩单贴在了班级门口一侧的墙上,哦漏用手捂住眼睛,胆战心惊地一点一点松开手指——

班级第二名。这下他懵逼了。

名字紧靠在一起的第一第二,无论怎么追都到不了的分数,梦都梦不到的情节,正真实地呈现在眼前。

“漏你太棒了不不不果然还是我教得好!这种惊天好消息就要去学校小卖部买买买啊!”

中头奖的人还沉浸在喜悦中无法自拔,摆摆手推辞,“没必要。”

“我请你!”

“我们走吧。”

哦漏仔细回想还能记起那年学校后院的月季花开的特别好,一朵一朵地拥在一起,或火红或淡粉,紧紧密密地挨着,那架势让人觉得它们仿佛永远都不会分开。

未来永远是条不清不楚的路。陪自己走的人永远是未知数。因此而生的忧愁,被看不过去的KB一袋零食就打到了脑后。

“说实话,我现在有种深深的危机感。”KB口香糖嚼着嚼着忽然停了下来,冲着哦漏开玩笑。

哦漏示意他别担心,“我当第二名就已经要上天了,运气好而已。”

只要名字能够一直以某种方式长久地挨在一起,就好了。


周身的寒意去了几分。这些回忆都太过美好,美好到不真实,却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睡梦中的哦漏迷迷糊糊地听见有窸窣的响声,扛不住睡意又合上了眼睛。


对他来讲,一旦这个城市里少了一个叫做KBShinya的人,即使白昼阳光有多温暖,夜晚星空有多璀璨,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黯淡无光,毫无生气。

而现在的他,离发现真相还有那么一丢丢的距离。



“各位乘客请注意,由于春运返程期间客流量较大的缘故,本次航班将延迟五个小时,对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请在大厅内稍事等待。”

KB早早地就在机场等着,却没有想到等来的是这样的结果。他一言不发地提着行李箱,在人满为患的大厅里寻了个座位,默默地低着头发呆。

这次回家过年只带了些日常用品,行李箱里大多装的是给哦漏带的礼物。一想到那家伙蠢萌害羞地接过礼物去,开心地把所有东西据为己有时脸上露出的惊喜高兴的表情,KB的嘴角也微微扬起了弧度。

如果不是急着回到他那边,也就不用在这里挨冻了。KB环顾了下偌大的机场被人所拥挤着,无奈地笑了笑。脖子稍稍往围巾里一缩,闭上眼打起了瞌睡。


大一那年,双方队员正在篮球场上打得火热,天空忽然就阴沉了下去,黑压压的云铺满了整个上空。雨势越来越大,丝毫没有人愿意中止比赛。

场地周围的观众席上人也越来越少,只剩十几个默默喜欢着场上某个人的女生。在一片少女心的气氛里,唯独哦漏打着伞坐在那里,紧张着安全因素。雨水已经将篮球场完全浸透,脚底打滑已成必然。

然而纵使知道危险,他也没有上前去打扰众人的兴致。因为众人里,有一个KB。

不断被撩拨的名为焦虑的心弦,在KB摔倒的那一刻彻底被扯断。红色滚烫的液体渐渐溶解在地面的积水里,像在水泥地上开出的彼岸花。哦漏瞳孔猛地放大,扔下伞就跑到试图站起身来的笨蛋身边,一边慢慢地扶他起来一边斥责道,“你脑子里除了篮球还有什么?下大雨为什么还要接着打?”

KB痛得直咬牙,却还是无力地垂下头,抱歉地低声笑了。

眼见扶着KB走了很长时间但只走了一段很短的距离,哦漏看着不断涌出的血,说,“我背着你吧,这样太费事了。”

“……你背得动?”KB想了想自己的体重,越发地尴尬。

哦漏什么也没说,摆好了姿势,有些着急地回头说,“快点,你都快血流成河了。”

KB不知道哦漏是怎样克服掉背上一百几十斤的重量,深一脚浅一脚地在积水里行走的。哦漏明显的喘气声被雨声掩盖了过去,昨晚刚刷的鞋也早已进了水。没有伞的遮挡,白色的短袖衫完全被雨水打湿,黏在身上透不过气来。

KB圈着哦漏脖子的手臂紧了紧,仿佛被抽干了所有力气,将头靠在哦漏的背上。

就允许我这一次,就这一次。他放下所有执念,第一次向他所一直向往的发热体依赖着。


哦漏的心,在看到医务室紧闭的门时,彻底的碎了。

我背着这个大麻烦走了那么长的路到底是为什么?!上帝你不能这么对我!

“没办法,”哦漏转身对一旁的KB说,“先去上楼去我们宿舍吧,我的药箱暂时还可以应付一下你的伤。”

看到哦漏的药箱时,KB整个人愣在了那里,原来自己感冒时他随手丢过来的药并不是碰巧剩下。哦漏俯下身去一点一点处理着伤口,听到下手不小心重了一点时KB的吸气声,手上的力度就会稍稍地放轻。

伤口被哦漏细心处理了十几分钟,KB不经意间一低头,就看到他认真专注的神情。

漏好像一直都很温柔的样子。

KB也很确切,自己是想要为他做点什么的。

“诶你突然干嘛!”

不去理会哦漏的惊讶,KB径直蹲下身去解开了哦漏的鞋带。他的脚已经被水泡得不成样子,冰凉的很。

KB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为了报答哦漏聚聚,我就帮你刷个鞋吧。”

哦漏被这样握着脚有点不好意思,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于是打趣道,“原来你还会刷鞋的啊,简直人妻。”

“那你嫁给我吧。”

“啊?……你是不是有哪里理解错了?”

慌乱中他竟对上了KB的眼睛,却看不穿看不破,可以说是毫无波澜,安静下透着认真。KB提起哦漏的鞋站起身来,依旧看着他,“没理解错啊,开个玩笑告个白而已啊。”

哦漏如释重负地叹出一口气,转身去翻他的换洗衣服了。

以至于他没有看到站在那里的KB,眸子里透出的失望。


本是计划着下午四点下飞机,去哦漏那里给他个惊喜,不过——KB抬手看了眼手表,已经十点多了。这么晚,按照那个老年人的生活作息差不多已经洗完澡要睡觉了。

不去打扰他了,明天再说吧。

当KB用钥匙打开家门的时候,客厅茶几上的空零食袋让他又郁闷了几分。家里比自己走之前虽然干净了很多,不过哦漏为什么只留着这些垃圾,还摆在这么明显的地方呢……

果然是自己无条件利用他的报复吧,不过这报复得着实轻了点。

在外车马劳顿了一天,家里熟悉的感觉让KB的睡意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打开空调的时候却迟迟无响应,仔细检查原来是后面的插头忘插上了。愉快地开了暖风后,KB如春风沐浴般的掀开了被子,然后被雷劈在原地。

一只哦漏?

开了空调后,室温明显舒服了很多,哦漏也有些热了,蹙眉梦呓着翻了个身,刚好正对着他。

然而某人还在余惊中仍未缓过神来。状况外的KB想要把哦漏叫醒问个清楚,却还是放弃了,任由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霸占着自己的床。

于是他伸出了手,报复般的狠狠地揉乱了哦漏的头发,像第一次搭话那样。

但大事不好的是,看着哦漏安静的睡颜,他竟没来由的心跳加速。为了丢下这种危险的预感,他慌忙用冰凉的手拍了拍脸颊,眼睛却不停地泛酸。

只是做朋友,真的……好不甘心啊。

泪眼朦胧的他胡乱抹了下眼泪,KB匆匆站直了身子,迈步离开了房间。


我多想无时无刻陪在你身边。即使是回去见家人,心里满满装的还是你。

我对你而言,是什么样的存在?

罢了,这个问题放在我身上,我也难以说个清楚。

一片黑暗里,夜晚才刚刚开始,他却睡意全无。



相识七年,哦漏猜测KB一直都有喜欢的人。因为他常常在一本很普通的硬皮本上写着什么,每次当哦漏从一旁试图偷看的时候,总会被他轻轻地弹一下前额。问他是什么内容,KB也闭口不言,合上本子温柔地向哦漏微笑。

这是他从头到尾所瞒着的,唯一的事情。

哦漏猜不出,也想不明白。控制着自己不去注意也无济于事,他很纳闷自己为什么那么在意KB的事情,尤其是KB喜欢的人。

一个朋友,为什么要管那么多事?啊,是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所以他瞒着我我才不乐意的。哦漏一次次地用蹩脚的理由为自己逃避,心情却在那一刻被外人猜透了。

“你就认了你喜欢他吧,”路人托着腮,另一只手的手指不断叩响着酒杯,“你刚刚在讲他的事情的时候,眼睛blingbling得都快亮瞎我了。”

“但,但是我们两个都是男的啊……我一直没敢往那方面去想。”哦漏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低头躲开了路人的目光。

路人撇嘴,“不想白不想,你白白浪费了这么多年可以和他谈恋爱的时光。再说,两个男的就不能谈恋爱了?爱情面前人人平等这些话都是那些装文艺的二逼青年说的,到最后反感同的却都是他们。我还就看不惯这种歧视同性恋的人,男的怎么了?我就喜欢男的!”

……

路人说话不过脑子,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多离奇的话。“漏漏,你刚刚什么都没听到,对吧?对吧!!!”

哦漏额头上直冒冷汗,干笑了几声安慰他道,“对对对我什么都没听到,幸好这酒吧里没多少人。”

一旁存在感为零的顾客忽然开口:“服务生,一杯免费的白开水。”那声音带着笑意,特别说到“免费”二字的时候尤其加重了语气。

哦漏侧过头去看那个人,是一个玫红色长发的男生,女生的样子却丝毫不会让人产生性别的误解。再去看路人,早就已经难堪得满脸通红,想来之前那番义愤填膺的话被第三个人听到了。

“到点换班了漏漏,我先走了。”路人手忙脚乱地收拾好吧台就落荒而逃。

那个男生笑了笑,礼貌地向哦漏道了别。那人看路人的眼神温柔得有点过分了,哦漏这么想着,站起身走到了吧台后,开始了今天份的打工。


今天来酒吧的人不是很多,老板好像也有急事,要提前打烊。

难得的闲暇,除了去KB家找他聊天也没别的事情可做了。已是傍晚,街上飘着各种饭菜的香气,引得哦漏的肚子不满地咕咕叫了起来。

买两份晚饭带过去一起吃好了,哦漏这么想着走进了超市。看着可以选各种各样的菜的盒饭,踌躇了一下拿出手机给KB打了个电话。

哦漏:“你吃饭了吗?”

KB:“你问的是午饭还是晚饭?”

哦漏:“你该不会午饭也没吃吧?”

KB:“嗯,早饭也一样。”

这人敢情是宁愿饿死在家里也不愿意出门。简单询问了一会儿后哦漏急急忙忙挂了电话,拎起盒饭就往KB家里赶。


哦漏有钥匙,无声无响地打开门,正好看到KB愁眉苦脸地窝在沙发上,手里抱着那本笔记本。

“你不吃饭就为了看这个?”把盒饭往餐桌上一扔,哦漏扭头问他。

KB没作回答,直接扑到桌上,拿起筷子张口就要吃。哦漏迅速地一把夺了回来,措辞措了一刻钟,才有点不自在地说道,“一个盒饭换你那本笔记本,成交吗?”

KB还保持的原来的姿势,有些发愣地看向他。彼此间沉默了很久,他才沉吟道,“也是,你早晚都要知道的。但既然是交易,就等吃完盒饭之后再交给你好了。”

哦漏忽然有些怕里面的内容,默不作响地又把饭推回了KB那边。

怀着忐忑与激动的心情扒完盒饭后,哦漏发现自己没吃饱。抬头看那边的某人,也一脸“这饭简直不够塞牙缝”的表情。

“你等一下,我去厨房。”KB站起身来。

大概要去泡方便面吧。哦漏低头又看向自己手里的笔记本,长叹一口气,做好心理准备后才缓缓地打开。出乎他意料的是,里面记的东西,似乎都是……


KB机智地想起了冰箱里还有速冻饺子没有拆封,当他端着饺子走出厨房的时候,哦漏早就已经看完并把笔记本放回原处了。

“你还有煮饺子这个技能……我服。”哦漏对能打开天然气灶的人都充满了敬意。

KB不以为然,“是个人都会吧。”

哦漏夹饺子的手顿了一下,“啊,那我以后都跟KB聚聚混好了。”

想起了以前的事情,KB笑着接过了话茬,“不应该是人妻属性点满了吗。”

“那你嫁给我吧。”哦漏说完之后把一整只饺子都塞进了嘴里。

KB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啊?”

哦漏没仔细嚼就吞了下去,又把话重复了一遍。KB听完后没再说话,埋头吃起了饺子。

?????

哦漏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也算是告白啊,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两个人沉默着吃完了饺子,最后哦漏的肚子被撑得很圆。沉浸在满足感中的时候,就听到收拾着盘子的KB回复,“开个玩笑告个白?”

“我是认真的。”

哦漏站起身来走到KB面前,低着头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我从一开始就喜欢上你了,只是我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说完后就不敢接受现实般地闭上了眼睛等候发落。

半晌,从额头上忽然传来了温柔的触感,接而被对方拥住。哦漏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KB的怀里,一言不发等着他开口。


“我也喜欢你,不过应该是我娶你才对。”KB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嫁给我吧?”

什么呀。哦漏觉得自己脸颊的温度都可以煮熟鸡蛋了。

随后加深了这个拥抱,“嗯。”


关于笔记本


1.盼了三个月班主任终于同意换位了!!!他说他名字叫哦漏的时候,一瞬间我竟然觉得可爱【手动再见

2.他好像很怕我的样子,和他说话总是低着头,果然是表里如一的腼腆。

3.邀请一起去食堂被拒绝了QAQ理由是食堂的饭难吃...等等为什么我也开始用QAQ这个颜表情了

4.今天上课听见他在哼歌了,旋律很耳熟,而且也很好听

5.我从未见过英语渣成这样的人

6.他为什么一直都觉得自己又丑又胖?!说这话的时候请考虑一下我的心情好吗!

7.今天终于肯去一次食堂了,不过好像很挑食,这次把香菜都挑出来了...啊,我好像也这么做了。

………………

一共一千多条。

这就是漏漏下定决心告白的原因。


THE END.


评论(35)
热度(146)

© 向空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