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无我 也徜徉肆恣安可活

侦探小说家的爱情[局路]

比较长的短篇,读起来不是很多,很多次想耐下心来写长篇总列不好大纲,所以写点多的练下手

中考回来就发这篇真的好吗

趁我还能蹦跶这几天赶紧码字  出成绩后你们可能再也见不到我了

*这并不是一篇正经的文章


“他没有筹码相信任何人,但他却选择相信了你。”

 

-1 跟踪狂

闭上有些酸痛的眼睛,局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最后的终稿终于敲定了,接下来就等待出版社给一个怎样的回复。

弯曲了下手指,已经有些僵硬。

 

他在网上连载了两年的侦探小说已经有了几千万的阅读量。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相扣,文笔曲折虚幻,每天都不出意外地挂在网站的首页。不过评论除了催更和称赞,还是有很多人说出自己真实看法的。

最多的一种就是,小说里面的感情戏太少了。也不是没有女主角,只是总是推理的事件,广大阅读者中的少年少女总觉得缺了什么。

去你的感情戏,我初恋都还没谈呢。

每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写作的局长,看到这些评论总是抑制不住喷回去的心。一提到男女主的感情,局长脑海里就莫名其妙地被某种小电影占满了全部思绪,根本没法集中精神。于是最后也就朦朦胧胧地一笔带过,任那些读者去YY。

与出版社的诸多事宜决定之后,书就紧锣密鼓地出版了,网上预售放出的第一天就全部订空。正式上市出售后的一个月内的销售量,让局长几乎有些不敢相信。

但这也只是局长生活中的一部分而已。身为作者的他从未得到过关注,生活比想象中更加清闲。日复一日地宅在家里,构思着那些推理过程,虽有乐趣,也会时常觉得索然无味。

 

工作的日常。

“‘因为通过你键盘上灰尘的分布,我敢断定你打字不顺手,总是错误连连。你很少打扫屋子,所以键盘脏一些很正常。但你又同时利用电脑工作,有些必要的按键使用的频率必定高于其它,其中Backspace是最干净的一个。’在他说完这些话后,始作俑者瞳孔猛地放大,”

……

然后怎么写好呢。局长有种砸电脑的冲动,手指停留在键盘上思忖了片刻,最后把新写的一大段都删去了。主人公说的话太过直白,可能会引起嫌犯的恼怒。

上一次出门好像是在一个月前,因为那时候冰箱里什么能吃的东西都没有了。为了自己那点透支的灵感,局长翻箱倒柜了很久,终于找出一件能穿得出门的衣服。许久都没有梳理的头发乱成一团,用力梳开分叉时局长几乎痛得要掉眼泪。

头发好像有一年都没有剪过了。


很久没有留意的世界,对于他来说几乎是崭新的。

沥青路上有些潮湿,凌晨三到四点钟大概是下过一小阵雨。这条街上的清洁工极有可能是新来的,因为别人结婚用的彩色纸条在路面上还有残存,但都是常人不会去注意的地方,明显是偷懒了;扫大街一般都用大扫帚进行清扫,在雨天地上的泥泞附着在上面撒的到处都是,显然是一点经验都没有。

在超市买JUCKFOOD的时候,看到两个同样年纪的高中生,一男一女。从举止来看显然是互相喜欢的,胳膊间相互碰触时两人脸上都没有不自在,但都很快移开各自的臂膊。相隔的距离很微妙,不亲密也不生疏,应该还没有进行革命性的告白。

停停停。

局长默默地扶了扶额,再这么神经质下去,脑细胞迟早被逼上梁山。无论看到什么,他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要看透本质,反而失去了第一印象的宝贵。

之后又去了很多地方,多多少少还算有些收获。为了斟酌一下人物感情,以后还是多出来几趟好了。

不过现在困扰着局长的,是后面一直在跟踪自己的脚步。

虽然极力把声音放轻,但每当局长拐过一个弯,那人总会慌慌张张追上来,以至于忘了隐蔽。看起来没什么恶意的样子,局长也就索性让那人一直跟到单元楼下。

佯装扔垃圾时,他用眼角余光向身后望去,某个身影迅速在绿化带的冬青树丛后蹲下身,橙色的呆毛一晃一晃。

还蛮可爱的。局长轻轻笑了,没揭穿这个人的把戏,缓缓背过身上了楼。

 

“……差点就被发现了。”

路人如释重负地站起身,跑着跟了上去。

能写出那么精彩的推理的人,原来这么年轻。路人注视着眼前的这扇门,最终放弃了叩响的念头。

他现在应该在把自己的灵感记录下来吧,我还是不要打扰了。

路人把手里提着的塑料袋放在了门口,有些失望地转过身离开。屋内一直透过门镜看着他的局长回过神来,疑惑地打开了门。这人到底是来干嘛的?

打开放在门前的袋子,里面装着他在超市挑过的零食。

局长从楼道的窗户望下去,那个身影正踱着拖沓的步子,穿过一棵棵青翠欲滴的冬青树。


-2 一见如故

 

局长发现自己最近有点不务正业。

且不说坐在电脑前写小说的时间已经占不上一天的八分之一,闲的没事出去逛、下午不出意外必买菜、每天晚饭后出去遛弯的这种习惯,他已经渐渐养成了。

而这种习惯,是为了某个一直追随着他的人形成的。

那人每天都会提前守在楼下,兢兢业业地等着局长出现。手里总是提着很多吃的,导致局长的体重直线上升。但他从不上前打声招呼,只是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像是警察跟踪犯人一样。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几天,当路人又一次把手提袋放在局长家门口,轻叹一声准备转身离开时,局长终于按捺不住,立刻打开了门。

接着就看到了面前的人眼睛吃惊地睁大,有些不可思议地眨了眨眼,一脸懵逼的神情。

然后迈开步子开跑。

“喂,你等等。”手疾眼快的局长伸出手拽住了他,“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眼前人觉得局长手上的力度有些重,把手挣脱了出来。听到局长问他这话,惊讶的张了张嘴,“我当然是给你投食来的啊。”

这人敢情是把自己当鸟了,估计还是只大胃鸟。

不过转念一想,应该是自己小说的粉丝。局长还是头第一次见追小说还记得贿赂,不对是关心一下作者的读者,态度也变得温和起来。

煞有其事地咳嗽了一下。他不是很擅长交际,于是把眼神别扭地撇到一旁,说,“那个,你前几次送的东西还堆在我家里没吃完,我怕会变质,所以,……”

路人立刻会意,像是吃到糖的小孩子一样蹦蹦跳跳起来。灿烂的笑容尽收在局长眼底,让他忽然觉得交个朋友也没什么坏处。


家里意外的空旷,客厅里连个茶几都没有。局长拿起茶壶想要沏茶,却发现一层褐色的茶锈毫不客气地附着在壶壁上,怎么刷都刷不掉。

为难地转过身去问路人,“喝白开水行吗?”

路人咯咯笑了,一本正经地答道,“你家原来还有待客用的茶杯啊。”

局长脸上表情一僵,慌忙俯下身去翻找。翻出了一大堆垃圾之后,他才不得不接受现实,好像这个家里除了自己用着的塑料杯,没别的可以当做饮用杯使用了。

 

捧着局长用过的水杯,路人的心情有些复杂。明明是陌生人,为了让自己喝上水,竟然如此主动地贡献出了自己的财产!虽然绝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局长太不拘小节的缘故。

“其他人来你家岂不是要渴死在这儿了?”

“没人来的。从我租这间房的第一天起,你还是第一个进来的人。”

总是在写小说,连招待客人的基本都做不到,果然是因为没什么朋友啊。

路人心不在焉地用手指叩击着杯壁,盯着局长好几天没洗的长头发发呆。搞创作的人都喜欢留长头发,这个说法看起来是真的。不过玫红色的头发是闹哪样,真的不怕会被错认为女孩子吗。

而且自己仰慕很久的推理小说家,竟然就是眼前这个不谙世事的同龄人。路人的心里几乎有些不平衡了,这简直就是在红果果地摆明智商的高低。

想到这里,路人随口提起小说里的一个细节,是男主角怎么只凭借嫌犯是个某站鬼畜UP主,就能断定他头上顶着的一定是假发。

局长连想都没想就回答道,“因为熬夜做鬼畜啊,年轻人你还是知道的太少了。”

于是两个人就从假发的细节问题上延伸到整部小说。让路人诧异的是,几乎每一章的内容局长都是信手拈来,提起哪一部分的推理就能够现场分析得头头是道,差点让路人怀疑小说里的那些事情都是局长亲身发生过的。

几百章啊,是怎么都记住的?

路人没写过小说,自然也体会不到作者一个字一个字地在键盘上敲上半天,才仅仅凑够读者的一眼的辛酸。局长无奈地摇摇头,鸿沟就是这么产生的。

接下去的几个小时,路人和局长聊得很投机,而且发现在很多方面都有说不清楚的契合。比如男主清冷的个性和男二傻逼的内在美,走过场的女主角和跑龙套的若干配角,两个人对内容深入的理解几乎一模一样。

“你把我的书读了几遍?”

“……总之五遍是有。”

局长感受到了莫大的成就感。

 

为了庆祝找到了一个心有灵犀的小伙伴,局长准备亲自下厨给路人做饭。路人本想在外面请局长吃顿饭,看到他的干劲,也就乖乖地不说话了。

不过说是做饭,实际上就是瞎碰。在局长认真思考蛋炒饭是先炒蛋还是先炒饭的时候,路人从门边探出了脑袋,问要不要打下手。

不出意外地被拒绝了。

当局长一脸自豪地端出餐盘的时候,路人看了一眼盘子里的东西。

蛋包饭?饭包蛋?蛋包饭包蛋?饭包蛋包饭包蛋包饭?

咽了口唾沫,路人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害怕得发抖,“这是什么?”

“蛋炒饭啊,看不出来吗?”

最终勉强扒了几口强行吃饱的路人心里默默决定,以后再来拜访的时候,要么自己下厨,要么还是……乖乖掏钱出去吃饭吧。


-3 透明质


有了路人在生活上时不时的关照,局长又恢复了家里蹲的状态。不过唯一的不同在于,他之前苦苦寻找的灵感不请自来,源源不断地从他的脑里迸发。

但这样同时带来了一个坏处。人在集中精力专注于某一项工作时,总会屏蔽外界的一切干扰,比如说,路人的敲门声。

“我草你爸爸!你那么久不开门,我还以为你死里面了呢!”

路人把手里提着的菜往沙发上一扔,气呼呼地鼓起腮帮瞪着局长。局长看他这幅样子有些内疚,正组织着语言想要安抚一下,又听见路人末了补充上一句,“害得我白高兴一场,真是。”

“……把我的歉意还回来!”

最终局长从自己的钥匙扣上摘下一把备用钥匙,忿然扔给了路人。

当初的路人对局长的崇拜,在见到局长的那一刹那就渐渐被搬离。有时静下心仔细去想一想,这又何尝不是件好事。温和地接受一个陌生人融入自己的生活,像是早就被安排好了一样,一点也不突兀,对于局长来说,这还是他第一次领略到人际交往的奇妙之处。

关系好了,小吵小闹也变多,但也无伤大雅,反而各自在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后还能促进友♂谊的进一步发展。一个人的格局被打破了,局长不是什么恪守旧规的人,但总有种不安的心理存在着。他和路人的关系太难得,虚幻的就像一场梦,不知何时就会碎掉。


再一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是在初识的的几个月后。

局长在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又开始继续他正经的工作,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半天。路人两三天过来看他一次,每次都能撞上他正把案件始末的起草稿扔进垃圾篓。

看局长不要命地写作,路人有点生气,但却始终不清楚来由。屡次劝局长休息休息出去散步,也总是被拒绝。

某天,路人的毕业论文以高分通过考试,终于获得了实习的机会。前脚刚从学校离开,后脚路人就跑到超市买了各种食材,准备到局长家里做火锅大吃一顿。

两级台阶并一步地飞上楼梯,路人伸手敲了几下门。意料之中的无人应答,他从口袋里拿出局长交给他的钥匙,悄悄打开了锁,心里萌生了个坏主意。

落地窗大敞着,淡蓝色的窗帘不断被微风掀起。局长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眼前的电脑屏幕,手指不断在键盘上敲打,快速而机械的声音回响在整个房间。

路人绕到他身后,用手臂圈住局长的脖颈,“痒哥哥~和你商量个事儿呗?”

局长冷不丁被吓了一跳,本能慌忙地抬头,却刚好看到路人逆光站在自己的身后,发间熠熠地闪烁着金色的光芒。那一瞬间,局长忽然想把他据为己有。

……太过危险的想法了。

痒局长啊,他心里默默对自己说,要冷静,这世界上没什么人可以信任的。就算有人对自己好,那也只是三分钟热度而已,没什么特别的,他对每个人都这样。

敲了敲前额,局长故作镇定地将椅子转了一百八十度,克制住加快了的心跳,“什么事?” 

“啊,”路人歪头想了想,说出的话却有些磕磕绊绊,“我、我可以实习了,想当你的……编辑。”

编辑是什么东西?局长很想表示自己不懂新新人类的命名法则,换位思考了下,应该指的是校对文稿,与出版社沟通之类的工作。可到目前为止,那些事情都是由局长自己完成的,也从来没有觉得需要单独剥离出来,毕竟简单易懂。

但看着路人乞求的blingbling的眼神,局长有种被闪瞎了的错觉,头脑一热就答应了下来。路人头上的呆毛高兴地翘了起来,拉着局长的手跑到厨房,说要快点做火锅。

帮忙洗菜的时候,局长默默地看向自己被拉过的左手,耳根变得微红发烫。路人在下火锅底料的时候,心情同局长也并无什么太大的区别。


没有局长做的饭包蛋包饭包蛋包饭,晚餐时光过得还是很愉快的。路人一通下来说个不停,巴不得把自己的事情全部告诉局长。

眉毛总是时不时地挑起,会做出歪头的动作,与对方进行肌肤接触时并无异样,但会稍稍移开,隔着很微妙的距离。

和路人在一起的时候,局长总能回想起当初见到的那对互相暗恋的中学生。他的眼睛接收到路人的一举一动并传递给大脑,大脑就会飞速运转,得出现实却总不合他意的答案。

眼前这个人,大概是喜欢上自己了。

局长第一次觉得,太过聪明反而适得其反。路人喜欢着自己的这个念头已经占满了他的所有思绪,他近乎疯狂地不想停止,也不可能停止。

但这样的爱情,在他看来太过透明。他一眼就能看到事情的本质,却猜不透路人的心思。他没有尝试过努力爱一个人的感受,自然也不会明白被爱是多么令人骄傲的一件事情。

奇怪的感觉初次扎根在心底。


-4 不坦率

 

世上有太多令人想不明白的事情。

过去路人看着那些网页小说日更万字,总觉得是走了什么肮脏的捷径。但静下心来去看局长飞快地在键盘上打着字,困惑也就释然了。以此为业的人,必定精通于此业。

 

“局长,我既然当了你的编辑,你就理所当然地应该把文稿交给我校正!”

路人一脸不爽地站在一旁,等着局长让开位置。局长迅速关闭了正写着的文档,趴在键盘上装无辜,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彼此僵持了很久,路人最终还是首先败下阵来,气呼呼地窝在沙发上生闷气。局长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站起身径直走向路人。

“为什么要当我的编辑?我又不会付工资给你。你大学修的是外语,完全可以去大公司当翻译,而不是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路人开口想反驳,张了张嘴,却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局长说得一点也没错,以他的能力通过工作面试简直太过轻松,可他就是不想去。他宁愿和局长一起呆在家里,看局长在电脑前坐上一天,不断去接触有关局长的一切东西。

抬头又与局长的目光相撞,路人读出了其中的不解。在那同时,心跳又在不经意间加快了。

现在不是说实话的时候,路人闭上眼睛对内心下着死命令,快离开,快离开。也许自己真的需要时间去冷静冷静,爱情等于冲动什么至理名言就见鬼去吧。

路人深吸一口气,挣脱了局长的禁锢,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局长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半敞的门发愣。

局长有点茫然,甚至有些苦恼。通过肢体语言去分析,路人的一举一动都无时无刻不在向自己诉说着“我喜欢你”。可是这份喜欢,到底是出于朋友的好感,还是近乎一种叫做“爱”的感情?

他有些恨那些名字起得那么好听的关于心理学和读心术的书了。情感的层次分不出来,单知道对方的喜怒哀乐又有什么用。就像刚才,明明想冲上去留住路人,双腿却像灌了铅一样被困住,无法动弹。

但现在想要挽回,好像已经有些晚了。局长从窗户向下看去,那抹明晃晃的橙色早已经不见踪影。可他还是趴在窗台上,就那么看了一个下午。等他发现周围全部暗了下来,早已过了吃饭的时间。打开冰箱想要找些东西当宵夜,不健康的垃圾食品却早就被路人清理门户了,只有一堆水果挤在空间狭小的保鲜层里。知道局长懒的要命,所以已经洗好了摆在盘里,等待他享用。

局长拿起一个苹果,咬一口却凉得把牙都要冰掉。

“傻逼,你就不会放在外面等它升到室温再吃?”

路人那个欠揍的声音。局长回头刚想顶嘴,却发现身旁空无一人。他环顾四周,几乎是房间的每个角落都有路人的影子,重复着日常的点点滴滴。写作时在自己身旁吵吵闹闹,做饭时在厨房里把锅碗瓢盆当做架子鼓,独自一个人读书时眼神里透露出的认真。橙红的眼眸温柔似水,仿佛永远都在注视着自己。

局长无力地跌坐在沙发里,手中的苹果摔在地上。

他知道自己沦陷了。

日复一日的工作,耐心地同出版社敲定细节,局长自始至终无半点厌烦。他笔下的人物再也不像过去冰冷机械,像是忽然之间被安装了真正的心,拥有了时好时坏的感情。更文速度也让读者有些措手不及,呼声越来越高,不出意料地登上了首页排行榜的第一名。

从发表第一章到完结,不到四个月。而这四个月里,路人从未出现过。

当局长把整本小说修订完毕后,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这样一来,那个忠实的小粉丝绝对会按捺不住,来找自己的吧。

 

“……签售会?”

“特意为你安排了几场。考虑到你是第一次签售,我会把注意事项给你梳理一遍的。”

局长摇了摇头,“我不需要。不会有人关注纯文字书的作者的。”

负责人看他不愿意,也有些犯愁,出言劝道,“不过作者但凡在书的扉页上写些东西签个名什么的,总会有些纪念意义的。你放心,一定会有人来。”

局长拒绝,负责人继续坚持。局长继续拒绝,负责人百折不挠地坚持着。最后双方都各退一步,把签售会的次数缩减到了三场。

然而任谁也不会想到,第一天局长就在会场引起了轩然大波。作者大大这么帅为什么不早点爆照,简直浪费了这张脸!几百号人瞬间路转粉,拍下的照片一传十十传百,差点就让局长成了网红。

之所以是差点,是因为局长自三次签售后就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但等着他出新作的人越来越多,不是因为小说的内容文笔,而是因为他的外表。

这样的结果,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这就是自己一直以来渴望的关注吗?

从来都不是,局长笃定地对自己说,那些或真或假的期待,都没有路人一提袋零食水果来得实在。


-5 先知

 

“开门,顺丰……不对,你的快递到了!”

查水表?

最后路人选择隔门喊话。门外的快递小哥仔细地分辨着从另一头传来的模糊声音,花了十分钟才弄明白路人的意思,把签收单从门缝里塞了进去。路人开心地签了字,又塞了回去。

快递员无语地把签收单收了起来。等离开的脚步声完完全全消失了,路人才高高兴兴地把门打开。

哼,不把文稿给我看,我就不会自己买?

局长的小说永远不会在网上看到完整版。以前局长也向路人解释过,这是出版方刻意要求的。如果打开手机就能看到小说内容,那还有谁会专门到书店里去买呢。

路人煞有其事地点点头说,嗯你说的很有道理,所以等你实体书出版了直接把样书送我就好。

局长立刻打消了这个想法,笑着开玩笑道,样书多具有纪念意义,你又不是我女朋友,我干嘛把它送给你?

这次小说的内容偏向爱情多了一点,也没有之前小说里那种紧张压抑的气氛,男女主都正值青春期,荷尔蒙分泌到泛滥。

男主身边总是发生一些奇怪但有趣的事件,勾起了他的好奇心,尤其是发现这些事件背后都有某种恰到好处的联系。一步步寻到最后,才发现幕后之人是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帮自己寻找谜底的女生。

男主观察了女生的一举一动,意识到这女生喜欢自己,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么美好的人,就拼命地疏远她。女生有些沮丧,以为男主是故意的。当去买男主看过的关于读心术的书的时候,读了读她才明白原委,跑到男主班级门口去拦他。

“你是个优秀的侦探,爱好是隐藏自己的情感,但你现在瞒不住我了。

“我要告诉你,我爱你。我曾经以为这份感情永远得不到回应,我这么笨,总给你拖后腿。直到我试着去做你做过的一切,才知道你是一个比我笨一百倍的大笨蛋!”

路人花了两个小时从头看到尾,最后默默地合上了书。摸着自己的胸膛,心跳在不停地加快。

怎么办,眼前全都是局长的影子。

那个总是不拘小节,心思粗糙的人,也懂得什么叫做喜欢吗?

 

那时候为了弄明白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局长平日里潜下心来观察路人的次数越来越多。一开始还是偷偷摸摸的,看到路人把疑惑的目光投向自己,局长就会迅速错开视线。但越这样就越肆无忌惮了起来,他的眼神都把路人盯得发毛了,还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吃午饭的时候,路人强行忍住怒气问,“局长,你看我那么久有什么事吗?”

点点头。“嗯,我想问你件事,你为什么喜欢把肉留到最后才吃?”

路人被问住了,挠挠头仔细想了想,“没有为什么吧,只是习惯而已啊。”

“我记得你不喜欢吃香菇,但这次我特意外卖叫了香菇鸡蛋汤,你首先把香菇吃掉了。结合你的体型,对肉应该是爱不释手,所以你其实是想把好吃的留到最后吧?”

被戳中痛处的路人差点把汤泼在对面那人的脸上。

“草你爸爸友尽!”

仔细地回想了一下过去,路人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想了很久还是无济于事。闲得无聊的他又把结局看了一遍,隐藏在心底多年的机智终于上了线。

如果说局长能写出精彩的推理小说,是因为他自己在生活中就擅长推理,小说中的推理过程其实就是他思考过程的再版,那么既然男主通过人的一举一动就能察觉女主喜欢自己,局长岂不是也……

卧槽。

路人立刻用书挡住了自己的脸,脸嘭地发起了烫。

难不成那个傻逼早就知道我喜欢他了?

 

既来之则安之,路人对站在局长家门口的自己说道,反正大家都是成年人,结果完全取决于局长的心意。他要是不同意,有的是好小伙子等着自己去找呢。

……哪里不对。

路人伸出手想要按下门铃,却在触碰按钮的前一秒停滞在了那里。他要是不想和自己在一起,自己倒是无所谓,但以后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他呢?和过去一样吗?路人大脑很清晰地得出结论,他们彼此绝对不会再回到过去了。但如果就此断交,路人自然不情愿。

长叹一口气,路人最终准备打道回府。毕竟喜欢了他那么久,得到不想得到的回复还是会失望的。

“等等。”

门忽然被打开,像故事最开始编排的一般,那人迅速拉住路人的手腕,论是他如何也跑不掉了。路人又气又紧张,低下头去却看到他骨节分明的手上有一道重重的划痕。

在不在一起什么的这种念头都消失掉好了,我只想待在他身边。

路人慌忙反握住局长的手,从包里翻出面巾纸和创可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还是说你想自杀了?”

局长有些委屈,“我在学做菜啊,听到你在门外,我就着急想去开门,不小心被菜刀划了个口子。诶路人我跟你讲,我现在做蛋炒饭特别好吃的!”

看着他一脸认真的神情,路人的大脑忽然被清空了。隐隐约约地,他似乎尝到了米粒和鸡蛋的味道。再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局长扼住唇舌,压在门上狠狠地吻着。鼻尖萦绕着局长发间的薄荷香,清淡却又牢牢地抓住了他的心。

路人被吻的有些缺氧。当局长终于肯放过他的时候,路人大口喘了几口空气,被局长炽热的眸子注视着,心里什么顾虑都没有了。

“我喜欢你,痒傻逼。”

眼前人笑了笑,关上门,用身子连连压迫着路人向后退。路人脚下忽然一绊,立刻被局长压倒在了沙发上。想要把他推开,手却用不上力气,任由他再次吻向自己。末了,有些沙哑却富有磁性的声音伴着热气扑在路人的耳旁,“你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告白,会得到什么样的回复吗?”

局长伸手开始解他自己衬衫的扣子,还不忘欣赏路人又羞又恼的表情。路人突然回想起有关于签售会的报道,局长当时好像就是穿着这身白衬衫撩了无数妹子的。

等等,他在家里又不外出,为什么会穿着衬衫?

敢情这个人已经算到自己今天会来找他告白了!

终于意识到自己被套路了的路人,不得不因为局长由脖颈一路向下的啃咬和那不安分的手,打消了找他算账的念头。头脑变得越来越混沌,但只要一直感受着局长的温暖在他身旁,那么他的整个世界,都是永远属于一个叫痒局长的人的。


-6 心事

 

恋爱后的局长不仅发情,而且低产。

闲暇也懒得去码字了,眼睛永远只注视着路人,一遍一遍地喊着他的名字,似乎就没有厌烦的时候。路人总是被他弄得不好意思,低下头去想要集中精神工作,却不知因想到了什么而害羞地捂住了脸。

一切都平淡如水,生活循规蹈矩地按照上天安排好的一样进展着。

 

“嗯,我知道。他对我很好……我没有勉强,他很温柔的。”

匆匆挂掉了电话,路人垂眸看向自己的手掌。掌纹纵横杂乱一直延伸到手腕。他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了,总是打不起精神来。明明已经如愿以偿地在一起了,心里却还有什么东西迟迟放不下,遇见局长疑惑的眼神也只懂得避开,从不加以解释。

解释什么啊,连我自己也不懂。

路人有一口没一口地扒着局长刚做的蛋炒饭,以至于连盐放多了都没有注意到,饭后灌了好几杯水把肚子撑得像皮球也得不到缓解。

看着他蠢到爆的样子,局长托着腮嘲笑道,“真是,那么咸都没有尝出来,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

“你盐放多了还有理了?”路人瞪了一眼回去。

局长理屈,撇撇嘴奇迹般地没有耍无赖,径直走到冰箱前打开,拿了两袋方便面。

路人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太确信:“我不是都扔了吗,为什么家里冰箱还有这东西?”

“我习惯了。”

没有解释缘由,局长撕开包装袋,给两个人用热水泡上了面。路人很不情愿地拿起筷子吃起了垃圾食品,吃着吃着心思又不知道飘哪里去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

局长过去几年的经历,以及爱上宅在家里写小说原因,他从始至终都一无所知。

 

要不是为了局长,他才不会来出版社找这个戴着假发的无耻之徒。路人看着眼前满脸都写满了“想知道就求我啊”的人,终于忍不住站起了身。

然后默默地搬起板凳一步一步朝他走过去。

“别别别壮士我们有话好好说!”狮子抱歉地笑了笑,说了几句好话安抚了下路人的心情后又道,“我和局长做了很多年的朋友,所以他的事情我也知道一点。既然你和他已经是这种关系了,告诉你也无妨。”

 

“我们认识的时候,都是大一新生,他、白鼠还有我分到了一个宿舍。本来大学这四年应该平平安安,逃逃课玩玩游戏也就过去了,但是局长突然脱团了。

“我们都特别不爽,吵着让他带女朋友过来看看长啥样好不好看,后来领过来一次,挺漂亮的。局长对她也特别真心,张口闭口就是那个女的,弄得我和白鼠都特别吃醋。后来他生日那天我们计划着搞个大新闻办个派对,他女朋友突然来了。一开始我还以为她要和我们一起准备呢,谁知道她说局长一直都没有把我们当好兄弟,重色轻友,从头到尾说的有理有据的。”

路人的心情愈发沉重:“然后呢?”

狮子点了点头,继续说了下去。

“然后我们就把她赶走了还骂了一通告诉她挑拨离间的下场,你是不知道那是有多爽!

“我背着局长对他女朋友进行了深刻的思想教育,但结果证明我错了。那人当晚就跳了楼,跳楼的同时我们正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给局长庆祝生日。回宿舍后就听到这消息了,局长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听我们说了来龙去脉后,我把和他女朋友谈话的事情掩盖过去了,因为我毕竟间接唆使她自杀。但局长还是通过我的举动发现了端倪,但他什么也没说,退学离开了学校。爱情的背叛和离世把他伤害的太深了,他也由此闭关拒绝与人交往了。”

沉默了一会儿,狮子又开了口,语气落得很轻。

“他没有筹码再去相信任何人,但他却选择了相信你。”

路人一言不发地低头坐在狮子对面,眼神空洞地望向摆在他面前的待客用的茶杯,内壁洗得很干净,没有一丝茶锈。

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去。路人攥了攥紧张得发汗的手指,释然地笑了。

抬起头,布满阴霾的眸子明亮了许多,“谢谢你,秃头啊不不不不对是狮子放下你手中的刀你到底从哪里拿出来的快快快住手我要报警了白鼠啊救我啊!!!”

 

匆忙回到家里已经傍晚了,路人迅速换好了鞋去做饭。离到厨房还有几步,他一偏头就看到局长站在炉灶前一本正经地鼓捣着什么。

手机放在一旁,嘴里还念念有词,听起来大概是做菜的步骤。局长把事先煮熟的米放到锅里炒了炒,又倒上打发好的蛋液,很卖力地在摆弄着炒勺。额头上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也没心思去顾及,很快就炒熟了。

接着局长舀起半小勺的盐撒进去,尝了一口,味道太淡。

然后他又舀起半小勺的盐撒进去,尝了一口,味道太淡。

再然后柚舀起半小勺的盐撒进去,尝了一口,稍稍好了一点。

最后再次舀起半小勺的盐撒进去,眉头又紧蹙了起来。

靠,又太咸了。

于是路人静静地站在局长的身后,看他第二次的尝试,没有出言去打扰,也毫无嫌弃的神色。这次局长吸取了上次的教训,甚至都用上了初中化学实验托盘天平向左盘添加少量粉末状固体的方法,拍着手臂一下一下地将盐震落下去。

再尝一口,刚刚好。

局长高兴地伸长了手臂,就那么不小心打了身后路人一拳。

“啊我不知道你在这里……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局长看到路人立刻把围裙扯了下来,装作一脸天真地问道。

路人看他这幅蠢样忍不住捂着肚子笑了起来,“你这是打算浪费多少粮食来练你的厨艺?”

局长也忍俊不禁,跟着他一起傻笑。

末了,局长很开心地问路人,“看你的样子,前几天的烦心事该解决了吧?”

路人一愣,忽然毫无征兆地,上前一步抱住了局长,把头深深地埋在他的怀里。

“啊,解决了。”


谁说你智商高,我的心事你什么时候猜到过了?

算了吧,你傲娇的本事谁能猜的去?我只是不说罢了。


-FIN-


评论(32)
热度(102)

© 向空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