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无我 也徜徉肆恣安可活

划过海水的信[局路大法好][日常撒糖沫][摸鱼]

*小年夜强行摸鱼半小时。祝大家小年快乐~

*文章里有些东西没交代出来,简述下背景:

局长和路人这时候还纯粹是朋友,but很好很亲密无间的那种。路人工作被调到美国工作三年,还有一个月就可以回国,但这一个月内就要过春节。


&

“怎么一天都没有上线?”

“啊,今天去采购东西了,顺便在家里大扫除了下。”手指在键盘上轻巧地飞跃着,“你没想过出去逛逛吗?”

那边沉默了许久才发来回复。“没有。”

差点就被这样的高冷吓到了。可是嘴角怎么也翘不起来:“毕竟快过年了,你再不回来过年,你还是中国人吗?”

你在那里停留了三年,都不曾回来过。


枕边的电话接二连三地打过来,“傻逼快接电话”的铃声喧闹地响着,他忽地有些心烦。他不恼也不关机,只是在手机屏幕上滑动一次又一次,像是专门与那人作对。终于,在一分钟的沉寂后,眼前的放光体就真的暗了下去。

……明明打算下一个电话就接的。

……真的会接吗?

越来越会质疑自己了。路人关了机,又钻回到被窝里去。原有的温度也渐渐散去,在没有暖气空调的冷屋里,身子发抖得愈发厉害。辗转了几回,头脑清醒得很,即使再有一丝困意也会立刻被驱逐。他最终还是裹上了自己的外套,准备出门赏一赏下了一夜的雪。

走到楼底,路人随手打开信箱。每天都会有一封横跨大洋的信笺静静横躺在一角黑暗里,像是希望自己永远不会被发现。

但是今天,空空如也。

大概是邮差还没有来过?路人安慰自己道,总会有的。即便没有,也是他太过忙碌的缘故。但局长升职考核那天熬到凌晨四点,都要死撑着眼皮拿出信纸来,画上一些带着倦意和疲惫,却毫无意义的曲线。

他知道这一封信,从投入邮筒的那一刻,在太平洋上被飞机承载着,一直到路人的信箱里,之间会有一两个月的间隔。信里面写了好多那时发生的事,路人读着就如同局长写的日记,带着他的口癖,似乎闭上眼睛耳畔就是他自带委屈的南京口音。

后来路人在网上对局长说了这件事,局长表示心好痛。于是在以后的信里,就多了几句预知未来的话。末尾通常加上一句,如果成真了记得要告诉我啊。

一阵冷风吹进楼道。路人向门外看去,积雪堆了厚厚一层,门前的柏树的树枝被压断了好几根,更显得光秃,像狮子的后脑勺一样x。

马路还有一段的雪没有被清理到道路两旁。或许是路况不好吧,再等等。路人搓着手,鬼使神差地拿起了扫帚,直奔向第一清扫前线。


天似有似无地飘着小雪,一直持续到傍晚。天空阴得不像话,抬头只能望见灰蒙蒙的密不透光的云层。路人蹙眉,这已经晋升为他最讨厌的天气之一了。

习惯性地打开信箱。声控灯坏了,路人伸长了胳膊摸索了许久,才摸到期待已久的信件。等不及回家,他匆忙地低头拆开。

“我会去找你”

好惊悚。如果不是寄信人那一栏上写着痒局长三个字,路人就真的以为是摊上什么大事了。他心里忽然小激动了起来,转身环顾了四周。

……好傻啊。雪这么大,就算来也肯定不是现在。

路人一步一步地迈上台阶,在兜里掏了一会儿拿出了钥匙。在长叹一口气准备打开门时,眼睛突然被一双温暖的手捂了起来。身后的人也不说话,任由路人慌乱地去掰去掐他的手指。

“你来找我干嘛?”路人问。

“接你回家啊……不对,猜猜我是谁?”

蠢死了。

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在这种雪天坐飞机来找他,装作自己有预知未来的本事,偷偷把信塞在信箱里再躲起来等着自己出现,本身也就只有他一个傻逼能够干得出来。

路人忽然觉得能交上局长这个朋友,实在是太好了。他眼前一热,拼命忍住眼泪,笑着连连拍打他的胳膊。

“我身后肯定是个SB。”


FIN-16.2.1


评论(8)
热度(45)

© 向空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