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水[局路日常撒糖][日常摸鱼]

*小伙伴 @KAMISAMA_晓灵 点的生病梗  不知道为啥我写出来总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违和感?

*第一次写还没修改就先放上来了,一千六百字左右,等以后有空会再捉下虫

*最近三次元有点忙!但是从腊月二十七开始甩掉辅导班这个累赘之后会补回来的


*谢谢你们的喜欢和推荐!这种志同道合(?)的感觉好棒!



&

局长今早起床的时候就觉得有些昏昏沉沉,说不上来的头晕。摸了摸额头大概是发了烧,翻箱倒柜往嘴里扔了两片退烧药,就推门出去上班了,剩下那个睡得正香的人窝在被窝里赖床,一直赖到阳光偏了个方向洒下来,才半睡半醒地起床穿衣。

勉强泡了包方便面,路人却偏偏要吃出帝王之气。用筷子夹起一绺面条,高举起来豪爽地喊了一声“干”,才心满意足地享用起来。

等等,刚刚桌子上……是不是有盒退烧药?路人起身拿过包装盒,比对了下生产日期和保质期,果然已经过期了。

“局长那个蠢货应该不会忘记看保质期吧?”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路人掏出一看,来电显示是傻逼。

心里顿时暗道不妙。

“应该……吧。”

 

所以说局长就是忘了看那药过没过期。他同事打电话说是在开会的时候晕倒在桌子上了,老板还很同情他,主动帮忙把他送到了公司的医务室。电话末尾还附带了些譬如“大Boss好帅”“老板大暖男”之类的话,让路人不得不思考起要不要让局长换个工作这个问题。

总之医生给出的回答是,虽然退烧药已经过期,但并没有什么毒,不过也起不到退烧的作用。此外还叮嘱了路人好一阵子,让他平时多关照局长一点,毕竟关系好到都住在一起了,好朋友就应该互帮互助等等等等。

费了半天劲才把局长从公司拖回来。路人用尽力气把局长扔在床上,手足无措地看向仍在昏厥的他。他的脸颊被烧得通红,眉头紧皱着,看上去就难受。

该怎么办?

吃药?退烧药都过期了,那东西通常是局长买回来的。量体温?可是上次生病时自己撒娇蹬腿把体温计摔坏了……

路人愣住了。

一直是局长,在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自己。可是自己又做了些什么?脑海里闪现过无数过去的记忆片段,局长像是从未生过病一样,在路人发烧发得很厉害时也能够有条不紊地量体温、泡药、敷冷毛巾。

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路人匆匆忙忙地到洗手间,用冷水打湿毛巾,再轻轻放到局长的额头上。看着局长紧闭的双眼,他仿佛才刚刚意识到什么,冲出了家门。

 

“好难受……”

夕阳的余光透过落地窗,静静地洒落了一地。耳边只有闹钟滴滴答答地走着,本是听习惯了的声音,此刻却忽然显得有些嘈杂。

局长努力撑着床坐起了身。他环顾四周,没有找到自己熟知的身影。

转头的时候,从额头上掉下来一块毛巾。局长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似乎还是很烫。

门忽然开了。路人捧着玻璃杯,外杯壁上还残留着溅出的褐色药液,是倒水时着急的结果。看到局长醒了,他将杯子放在床头柜上就开始数落他:

“今天早上发烧了为什么不说,还吃了过期的药,你难道就没想到要注意注意?发烧烧糊涂了吗!”

“阿嚏!”

局长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一个喷嚏压了回去。“我大概是着凉了……之前发烧感冒也都是随便吃点药就好了,谁知道那卖药的给我盒快过期的,当时要上班也没太注意。”

路人只是默默地听着,也没有再接话茬。换了块毛巾,顺便用了用新买的体温计,喝了药烧也退得差不多了。局长靠着枕头昏昏欲睡,却无端听到了一声抽泣。

“SB路人你哭个毛线!”

“你干嘛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着不告诉我?我以前那么麻烦你,你会不会觉得我麻烦?”路人坐在床边,把头埋到最低,眼前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神情,“我总是对你无理取闹,也不管你工作有多累就让你陪我录实况……”

原来是为了这个啊。

“路人,你听我说。”

“我从来不告诉你我的疲惫和病痛,是怕你担心我啊。你那么神经质,肯定会上蹿下跳的,我养起病来不就更不容易好吗?……不要哭了,”局长伸手拭了拭路人脸颊上滑下的泪,“我可是天生M体质啊,最喜欢你无理取闹的样子了。而且我打心里愿意和你一起录实况,看着那些粉丝刷我们的CP,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没缘由的很高兴。”

“……笨蛋。”

路人一点一点爬向局长,双手绕上局长的脖颈,主动地吻了上去。局长慌忙推开他,“你干什么!我感冒了,会传染给你的!”

他有点不情愿地撅起了嘴。“我不管,反正传染给我也是你照顾!”

“傻逼路人你给我走开啊!”

“我不!”

“走开!去做饭!”
“我不!”

最终还是任由路人吻了下去,局长也配合着,不自觉地开始强势起来,最终吃亏的还是满脸通红的路人。

我是鱼,你就是水吧。

唇齿纠缠的时候,路人睁开眼睛,看向眼前自己深爱的人。

我已经再也离不开你了。


FIN.


评论(19)
热度(60)

© 向空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