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三十题·第三题[日常撒糖][局路大法好]

*可能就高产到这里了...明天就是源源不断的辅导班了!还要写寒假作业!初三狗简直惨QAQ

*话说写恐怖电影那段描写的时候我真的怕贞子姐姐会来找我

*这一题有♂点♂长

*谢谢你们的喜欢和推荐~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逛完商场,是局长骑着自行车带路人回去的。城市里的落日,路人从来没有仔细去注意过,总觉得大概同严肃古板的老教授一样,冷冰冰地按着模式走,连每秒下降多少都规定得有板有眼。

只是今天,仅是余光就染透了厚重的云翳,或火红或橙红,紧紧地缠绕在苍穹的一端,像是即将面对别离的恋人,红线执拗地拴在两人之间,无法分开。路人显然是被这错过许久的光景所震撼到,痴痴地仰着头。

局长也瞥了一眼渐渐暗下来的天空,只觉得天上都是路人一样的明橙,如他本人一样吵闹晃眼,却根本让人生不气起来。

“局长!”路人忽然抱住他的腰,“我好开心!”

随后就是用歌声放洋屁的时间。一路上路人总是会让局长失去平衡,有几次差点倒在路边,却还是把锅自然地甩给局长,骂他技术不好。局长也总会和他拌上几句嘴,最后索性不骑车了,一边跟路人搭话一边推着自行车向家走去。


锅里的汤终于沸腾了。路人噼里啪啦地把羊肉和鱼丸一股脑地倒了进去,又随意地扔了几根茼蒿和金针菇在上面。

“喂,不能只吃肉啊,你都胖成个球了!”局长又放了半盘卷心菜,不断用筷子挑拨,“一会儿吃之前先吹一下。”

“我又不是小孩子!”路人鼓着腮帮子瞪了他一眼。

肉里的水分开始逃跑,逐渐萎缩成小小一块时,无言的抢肉大作战开始了。局长仗着胳膊长,很快就把锅里的肉抢得七七八八。

路人甩筷子不愿意了:“喂,怎么都被你抢去了?你不是只喜欢吃茼蒿吗?”

神TM喜欢吃茼蒿,以前这么说还不是为了让你吃肉吃得心安理得。局长停下了筷子,妥协地把自己的碗和路人的换了过来。

好像有哪里不对。

“你个SB路人你这碗里的肉都快溢出来了好吗!!!”

打打闹闹到深夜十一点,这顿饭才风风火火地吃完。路人酒足饭饱后就愉快地半卧在沙发上装死打游戏,留局长一个人听着洗碗池哗哗的流水声洗着碗。无聊地刷了几次微博首页后,路人忽然坐起身走到储物柜那里翻翻找找,东西洒落了一地。

正当局长要开口骂贱狗时,路人像是找到了什么珍宝,欢快地跑过来,把手中的东西举给局长看。

《午夜凶铃Ⅵ》。这片子原来出到第六部了啊。

怎么说呢,封面可怕的让人想笑。但看着路人期待的表情,局长还是无奈地答应了:“好吧,那等我刷完……”

“不!现在就看!”路人强行拉着局长坐在沙发上,又忙忙碌碌地跑过去将光盘放在放在DVD机里。

局长撑着眼皮陪路人看了约莫半小时的剧情,全为了贞子的复活做铺垫。当第一个午夜来临时,那个主人公竟然在作死一样地在电视上看黄片。突然,电视的画面变得扭曲,渐渐多出个人影来,是个黑长直的白衣天使。

主人公的脸立刻被吓得惨白。真是,一点都不懂欣赏,要不是我性取向不正常,就直接对萌妹子表达爱意了。局长在心里默默破气氛吐槽的时候,路人向他那边轻微地靠了靠。

身子和头都出来了!马上就要拧脖子了好开心!

忽然,沙发一旁的电话铃响了起来,几乎是同时,电影里已经全部钻出来的贞子正盯着他们两个看。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后,那主人公立刻变得血肉模糊,被截下来的大动脉还在汩汩喷涌着鲜血。

“啊啊啊啊!!!——”

路人害怕地闭上了眼睛,蜷缩成一团。局长伸手按下电话铃,一只手拍着路人的后背给予安抚,一只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真是,明明害怕,为什么要看啊。”局长的语气里透着倦意和责备,在路人耳里却是最好的安心药。他紧紧抓着局长胸前的衣服,电视里恐怖的BGM像是被屏蔽在周围了一般,心跳渐渐慢了下来。

于是贞子姐姐还没来得及被报警,局长就把电视给关了。路人还沉浸在之前的恐怖气氛里,拽着局长的衣角不肯让他走。

局长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还有碗没刷呢。”

“我明天刷。”

“明天刷就发臭了。”

“我不管。”

路人一脸不情愿地垂着头,把脸埋在局长胸前的衣服里,一言不发。

局长沉默了会儿,最终心还是软了下去。


屋内闷热的气氛被从窗外吹进的清风所驱逐,轻轻地撩动着局长的长发。路人觉得局长生的很好看,又帅又漂亮的那种。他真的已经很困了,却还是不愿意合眼入眠。

明天一睁眼,局长就又去上班了。

最终还是敌不过困倦。路人紧握着局长手指的手渐渐松开,安详地睡着了。局长端详了一会儿他的面庞,抽出自己的手,起身刷碗去了。

据说那个很合时宜的电话,是10086的欠费提醒。


TBC.


(PS.有什么梗也可以告诉我!我会考虑写一写的!)

评论(8)
热度(42)

© 向空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