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无我 也徜徉肆恣安可活

今我来思[K漏]

*相遇三十题其一。二次设定。意识流,水。OOC慎。

*不过节,不贺周年。

送给我呱儿子 @阿天不想被看见 。永远是同一阵线。


&

[一]晚宴结束后的城堡里,迷路的刺客和伯爵的管家

  

  “卧槽……你把我扔进来就不吭声了?路人你他妈说话!”

  

  KBShinya冲着电话那头的人咬牙切齿道。他将风衣领子竖起,修长的手指把蓝牙耳机又按紧了些,目光在人群中游移不定。作为入职以来出任务九十次从未失误过的优秀刺客,他此刻不得不面对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

  

  失去了语音向导的他,迷路了。

  

  咒骂一句,他吐出口中香烟,在地上狠狠地碾了几脚。耳边滋滋的电流声简直是对他的侮辱,他不假思索地摘下朝楼下一抛,不到一秒便听到了一声尖叫。

  

  今天出门应该翻翻黄历,恐怕是出行不宜,出任务不宜,挑向导不宜,扔东西不宜。倘若他真在出门前花上宝贵的几分钟翻翻那老一辈的玩意儿,现在也不至于沦落到在城堡里四处碰壁,甚至险些触发警报。

  

  吉尔斯伯爵夫人衣着雍容华丽,配上她丈夫的那张油腻面庞倒是相配。高脚杯里五彩缤纷的液体掺在一起异常妖冶,若是加上至关重要的一味血液,那才是答复上级的最佳饮品。他撑住扶手,全身向下一旋,稳稳落地后拦住了某位彬彬有礼的人物,不出他所料,应是领主的管家。

  

  那管家眸色纯粹,是海一般的深蓝,当真是纸醉金迷的灯红酒绿间盛开的一朵白莲花。KBShinya玩味一笑,坦然接受了对方警惕的目光,自我介绍道:“管家您好,我是卡帕多西亚氏族的血仆KB,今奉主人使命前来祝伯爵和夫人……诶你别走啊,喂,等等我!”

  

  对方像是打定了主意不同他讲话,脚步一转避开了他。KBShinya不依不饶地跟了上去,自来熟地勾过他的肩膀,“别这么冷淡,管家。伯爵难道没让你学习待客礼仪?是这样,我的耳机刚刚不小心从楼上掉下去了,你有没有看见?”

  

  管家摊开紧攥的手掌。正是此物。见KBShinya一愣,他才不冷不淡道,“砸到人了,以后多加小心。客人如果是迷路了,我可以引导您。”

  

  听到那两个字,刺客的眉头一抽,这已经算得上是他生涯中最不堪入目的一笔了。他笑嘻嘻地接了过去戴到耳上,就立刻传来了路人的动静——今晚任务取消,迅速撤离。他迅速扫视了一眼大厅的人群,踩着华尔兹舞曲转上几圈后,他嘴角一勾,向楼上奔去。

  

  有金属落地的声音。他顾不得,即将破窗而出。正想动作,身后突然出声:“客人,您的硬币掉了。”

  

  这移动速度居然和他有得一拼,KBShinya掩饰过自己的惊艳,微笑着转身伸出手,指尖划过对方掌心,却不触碰那映着灯光的圆形金属,肆意摩挲,成心骚动。那人呼吸乱了一拍,想缩回手,身体却不听使唤。他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故作冷静道:“卡帕多西亚一族年前已被灭族,刺客先生下次前来,须做足功课。”

  

  “谢谢提醒。”KBShinya撤了手,一双祖母绿愈发深邃,“恕我多言,管家,您的芳名?”

  

  压低了的声音更显磁性。心弦被撩拨得越发混乱,那人应付不得,对这不知轻重的恶作剧毫无招架之力,退后一步,咬唇道:“哦漏。”

  

  KBShinya眼中笑意更浓,脚一踮踏上月光洗过的窗台,沐浴在皎洁的光泽里。

  

  “再会,管家先生。”他冲哦漏眨了眨左眼,“明晚见。”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从楼上抛下去的绣球多半砸了那管家,之后为了脱身又去撩他,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把人家娶回组织吧,我给你包大红包。”

  

  KBShinya额头上青筋突起,惜字如金,说了句“滚”再也不睬。他正给路人的手臂缠上层层绷带,刚笑完对方注意力不集中被反狙击,此刻又被对方笑了回来,这种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路人放肆的笑容很快扭曲了不少,“别闹,疼死我了。那子弹上有毒,我从肉里摸了好久才掏出来的,你试试,能把你搞得死去活来。”

  

  “少恶心我。”话虽如此,手上动作还是温柔了些。KBShinya在最后十分恶俗地给他用余下绷带打了个很丑的蝴蝶结,拎起路人胳膊欣赏一番后才肯放过他,“对了,忘记跟你说,我暴露身份了。”

  

  路人不可置信:“你说什么?”

  

  KBShinya在草地上打了个滚,拉远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才说:“就是那个管家,叫什么哦……哦漏。都怪你,半路没动静害得我迷路,我就只能去问了呗,结果随便编了个身份就被人家识破了——哎,卡帕那什么氏族,真的被灭了?”

  

  路人用一种注视傻子的眼神看着他,“当然,还刚好就是被他们家灭的。”

  

  KBShinya一锤脑袋,恍然大悟:“哦,那这样我不就是刚好撞到了枪口上?”

  

  路人瞪他一眼,道:“你没救了!我昨天还跟你提过一嘴。你智商在24小时之内简直直线下降,我会考虑告诉头儿下次出任务,一定不要让你再挑到我了。”

  

  “谁说我没舅的!……好吧,确实没有。或许曾经有呢,不过见不到我妈也无从求证。路人,你觉不觉得这是种宿命?我可能真的对那个小管家一见倾心了。”

  

  路人翻了个白眼,往篝火里添了几根树枝后就钻进了睡袋。KBShinya摸了摸鼻子,不厚道地挪过去压在他身上,仰头观赏起一尘不染的星空。他确实该有些危险意识了,从他视线撞上哦漏的第一秒起,六神无主,说出的话也漏洞百出。更过分的是,当他看到那人耳根泛红,敢怒不敢言瞪他的模样,是真的想吻上去了。

  

  ***

  

  踏上吉尔斯家族管辖的土地后一秒,KBShinya就被身上逐渐密集起来的狙击红点泼了一盆冷水。连滚带爬在枪林弹雨中死里逃生后,他将子弹上膛,弓着身子潜伏在草丛里。急促的呼吸强行压制在喉咙里,剧烈运动后只觉得胸腔中血液翻涌,他痛苦地闭上眼睛忍受着巨大的痛楚,手指却纹丝不动地扣着扳机。

  

  耳机那边没有声音。他的心凉了半截,这对他来说已经是灭顶之灾了。左右腿各中了一弹,敌方显然是摆明了不会让他活着离开这里——再不济,不会让他走着出去。刺客才刚踏入目标的领地就被下马威,可真是比在城堡里迷路更让人揪心。

  

  僵持了十几分钟,敌方终于失去了耐心,提着机关枪开始挨个区域地扫射。再多逗留一会儿铁定会被打成个筛子,他心一紧,握牢他的枪,以最快的速度向另一建筑物飞奔。夜色给予了他最好的保护色,但纵然天时地利,他也免不了伤痕累累。

  

  血流成河,触目惊心。他大概尝不出痛的味道了,数颗子弹深陷在他的肌肤里,又让他想起路人上次是徒手把它们从体内掏出来的——他可没那个本事。他粗重地呼吸着,听着逐渐接近的脚步声,近乎绝望地站起身,又摇摇欲坠地跌回墙上,顺着冰凉的墙壁滑落。

  

  已是强弩之末。他这个刺客,可真是失败。他眼前又闪过那片湛蓝,初见时,他几乎要为之惊叹。那一抹亮色在俗世间泡了何等之久,依旧纯粹,实是世上不可多得的宝物。

  

  无暇到,令人忍不住亵渎。

  

  他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拖着残破的身躯,艰难地迈开步子。他拼尽全力踏入黑暗,万劫不复。

  

  ***

  

  两人一前一后行走在城堡暗道里。哦漏举着油灯渐渐点燃了整个走廊,画法清奇扭曲的壁画在摇曳的红光下更显诡谲。

  

  伯爵摩挲着他手上的戒指,“昨天的晚宴,长老院有人通报已有刺客混入。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动?”

  

  “恕我无能,毫无发觉。”哦漏将燃着的红烛剪灭,语气毫无波澜。两人面对面伫立在长廊的尽头,空气寒冷,几近凝结成冰。伯爵盯了他脸色半晌,才又将笑容挂好,一言不发地推开了门。为庆祝卡帕多西亚氏族彻底灭亡,这场晚宴会持续七天,领主担心没杀干净的余孽再找上门来也不无道理。毕竟张灯结彩没心没肺地庆祝,太令人发恨。

  

  踏出一步后,吉尔斯伯爵回头,低声道:“安保全权交由你负责。你是我最信任的人,别让我失望。”

  

  哦漏手中攥紧那枚硬币,朝他礼貌地一笑。此些年来,迎宾待客少了他就如同缺了灵魂。他将诚挚的表情摆上面庞,一步一步行至城堡主门。主门打开后,宾客一批接一批涌入,公主小姐的脂粉在灯光照耀下依稀可见,贵妇人的香水弥漫整个大厅。他不断地躬身邀请,甚至到了麻木的程度。

  

  约莫晚间八点左右,客人皆已到场。天色昏暗,雨丝飘洒的阵势逐渐加大,恐怕远处有一场恶战。仆人恭敬地走到他身边,道:“管家,名单上没有遗漏的客人,该关门了。”

  

  哦漏像根木头别在门口,淡淡扫过他一眼,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选择放弃。那刺客终究是食言了,也怪他太傻,轻易信了敌人的话。“嗯。我离开一下,不到散会时间不可开门。”

  

  他抬脚踏上阶梯,不再留出一眼给鼎沸的人群。回房后他草草收拾了略显杂乱的房间,盯着天花板出神。那人翠绿的眼睛在黑暗中散发着幽光,像一匹伺机而动的狼,明明只是亮出了尖牙,可他自己却仿佛已被对方吞吃入腹。张扬的笑容,来自手心的摩挲,沉声的低语——

  

  “啪!”

  

  一道闪电刺破天空,窗子迎风大敞,吹灭了屋里的灯火。大雨倾泻入室,他匆忙站起身去关窗,不料却被一只冰凉刺骨的手握住了手腕,难以挣脱。他难以置信地向下看去,一个人正用右手吃力地扒住窗台,身中数弹,奄奄一息,却依然昂着头同他对视。

  

  那双祖母绿。

  

  哦漏心下一惊,咬着牙用力把那人拖进房里。

  

  ***

  

  房屋的主人将烛火再次点燃。床榻被不速之客完全霸占,他只能蜷起腿坐在床边。层层绷带缠绕着的是少年本该充满力量的躯体,此刻却千疮百孔,血迹斑斑。哦漏对自己的医术还算自信,近两个时辰的处理过后才终于可以休息,瘫下去就不想再动弹。

  

  昨日还肆意撩拨他的人,今天却险些成了具冰冷的尸体。他将自己环得紧了些,似是太缺乏安全感,颤抖着拽过了刺客的手,小心握了上去。生命的气息在缓缓流逝,他连呼吸也不敢太大声,怕惊到了那残留了一丝魂魄。硬币也被他放在贴身处,热得发烫。

  

  私藏逃犯会引来杀身之罪,他几乎能预见到自己的头颅被斩下的那一刻。只是,他摸着逐渐恢复了活力的脉搏,竟沉稳地睡了过去。

  

  ***

  

  KBShinya一醒来,就进入了懵逼状态。眼前的人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脸色中全是不满的情绪,他大脑飞速旋转了一秒钟才意识到,这人好像是城堡里的管家。

  

  等等,自己重伤失去意识之后到底干了什么?他中了那么多子弹怎么还没死?他为什么会在这儿?

  

  三省吾身后依旧没有意识到重点的他迷迷糊糊坐起身,其间牵扯到几处伤口,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一阵眩晕过后,他又被人轻轻按回了床上。想开口说话,喉咙却一股铁锈味,活像淋了水的铁钉。

  

  “腹部两枪,肩上一枪,腿部一枪,膈肌受损,肝功受损,心脏完好。你已经昏迷了七天,宴会已结束,所以也不用去豁上命完成你的任务。这里是吉尔斯领地的医院,我撒谎说你是我挚友才把你送了进来。另外,很抱歉我把你身上能暴露你身份的部件全部没收了,等你好了再还给你。”

  

  话落,KBShinya想挣扎着起身,却被对方牢牢禁锢在原处。哦漏蹙眉,又道:“你安分一点,我不会把你交到伯爵手上。”

  

  “你有什么目的?”

  

  忍痛说出了这话,连KBShinya自己都一惊。太过沙哑,已失去了原本夺人的音色。他眯起眼睛,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胜算,还是压制住了逃脱的冲动。哪怕是一举一动都会让他痛得要命,他心底还是有些自知之明。

  

  哦漏抿着唇,眸子里尽是些道不明的复杂情绪。他垂头道:“我并无目的。”

  

  “我只是组织的杀人机器,对你们毫无用处。”KB下意识去清嗓子,直至传来剧痛才勉强停止,哑着嗓子继续,“谢谢,我该走了。”

  

  “你走不了。”

  

  KBShinya把手伸向叠在床头整齐的衣物,不以为然道:“我既然有办法来到这里,就有办法离开。别看我被他们打成这样子,其实我很厉害的……卧槽你要干什么?你别动我不然我要喊——”

  

  那人闪着泪光的眸子恍若一片轻金碎玉,仿佛只需稍用力一碰便会碎成粉末。哦漏狠狠扣住他手腕把他推回原处,眼眶发红地低声对他吼道,“我放你走,但是你告诉我,城堡离着吉尔斯边境有千米远,你撑着这副身子跑过来招惹我干什么?你让我担惊受怕,让我花一个晚上的时间把你从阎王殿里拖回来,让我绞尽脑汁把你送进这里,别告诉我你料定了我会这么做!”

  

  KBShinya本能地去挣脱,但无奈身体太过虚弱,根本无法与眼前的人对抗。他深吸一口气,道:“哦漏,你冷静一下。抱歉,是我不对,把你的好意往坏处揣测。”

  

  “我当时真该扔开你的手。”

  

  哦漏把头垂得更低,说出的话十分狠毒,却毫无威慑力。KBShinya不知所措地眨了几下眼睛,缓缓抬起双臂,给予了他一个带着些安慰意味的拥抱。

  

  ***

  

  皱着眉把药喝下后,KB擦去嘴边残留的褐色液体,冲哦漏挑了挑眉。

  

  这是KBShinya来到城堡的第二个月,身体机能皆已恢复。再加上他不动就会死的性子,没过几天就开始下床蹦跶,除了太过火扯到伤口外,基本没什么大问题。为了避免怀疑,KB主动请求当哦漏的助手,毕竟跟着伯爵身边的红人混个职务也是风光,最起码不是单纯的吃软饭,于心也有些慰藉。

  

  只是,出于对他身份的考虑,哦漏并没有交给他太多实质性的工作,反而因为他的伤还没好,到哪里都是紧盯着他。伯爵偶尔举行宴会,迎宾待客也都一直站在他身边,生怕出什么意外。

  

  “漏。”

  

  在对方递来午餐时,KBShinya并没有接受。他搭上他的手,神情凝重地看向他,道:“问你件事。前几天伯爵麾下的军队一直在演习,是又要发起战争了?”

  

  哦漏对这样的肢体接触显然并未习惯,想把手抽回,却被KB牢牢抓着。“嗯,最近确有打算。”

  

  手指微动,KB吻上他的指节。清楚感受到对方的颤抖之后,他笑了,“伯爵灭了一个族还没尝够甜头啊?你也不劝劝,战争对居民和领主本身都是莫大的伤害,更何况吉尔斯的部队才刚刚修整好,这样会不会太急了?”

  

  “伯爵的决定,我无权干涉。今晚是出征前的最后一次晚宴,你做好准备,我可能会没空去顾及你。”

  

  “管家,你眼神躲什么?”吻落上手背,“我长得有那么丑吗?应该算是帅那一类的吧。别闹了,看着我,我喜欢你的眼睛。”

  

  哦漏无奈地把目光又投向他,道:“你才是别闹了。快吃饭,一会儿去身体检查。”

  

  KBShinya躲闪着就是不接过去,反而凑近了他的耳朵,缓缓吹了口气,看到对方的耳根红了才笑嘻嘻道:“不要。除非管家大人亲自检查我,我才肯——”

  

  “KB!”哦漏皱起了眉,用力把手抽了回来,“快吃饭。我还有工作,先走了。”

  

  目送着对方离开的身影,KBShinya饶有兴趣地拿起叉子,往嘴里扔了块七分熟的牛排。这个人真的很细心,知道他手腕不能用力,特意切好了才拿过来。

  

  只是,太没理由了不是吗。敌对的身份,他绝对不可能与他坦诚相见。吃了两口就没了胃口,他缩回被子里继续修他的蓝牙耳机。现在最重要的是和他亲爱的语音向导取得联系,对方说不定也是凶多吉少,如果还活着是最好,死了……

  

  他还是会有点小难过。他给自己小心比划着,也就只有一点点难过。比起过去的没心没肺,最近他忽然变得多愁善感了起来,估计是被某位管家带坏了。轻叹一口气,他从床头柜里翻出了螺丝刀。

  

  ***

  

  费劲挤出了一个友好的微笑后,KBShinya还是败下阵来,倚在门上玩他的袖扣去了。哦漏原本就是独自完成迎宾的任务,也没去管他,自顾自地赔着笑。富贵小姐的媚眼,上流人士的傲慢都被他全盘接受,见惯了也就无所谓,大千世界,什么奇葩都有。

  

  “哟,这不是哦漏?来做伯爵的走狗了?”

  

  加上一条,公子哥的嘲弄。哦漏假装没听到这句话,目光移向远处。那人没受理睬觉得有些失面子,继续讥讽道:“我差点忘了,您可是卧底啊,自然不能和那些鄙陋的仆人相提并论。请教一下管家,如果我看某人不顺眼,该怎么办?”

  

  哦漏不答话。

  

  “是不是要把他逐出城堡?这可正合我意,哦漏,我看你很碍眼……”他眯起眼睛,嘴角上扬,伸出手想去拽对方,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拦了下来。

  

  KBShinya另一只手负在背后,眼角噙笑,道:“为了一个客人的眼睛,伯爵会将自己的左右手逐出这里?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您真是看得起自己,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世界上竟然有比我向导还自恋的人。”

  

  公子哥显然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出,脸上一阵红一阵黑,嘴上却不饶人:“我当是谁,也不过是个仆人,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教我?护短护成这样,说你小情人几句就受不了,我还要动手呢。”

  

  说罢,他的手就伸向哦漏的胳膊,几乎是在同时,KBShinya迅速一擒,只是幅度很小地一扭,就把他撂在了地上。他的脚毫不客气地踩上他的背,俯下身笑着说:“实在抱歉,我太疼我的小情人了,以至于需要让你尝点苦头。管家,这人对您大打出手,还伤了仆人,先拘他个三天好了。”

  

  “你乱编……啊!”

  

  那人挣扎着想爬起来,又被KB踹回了地上。像是踩香烟一样碾了几脚,KBShinya冷笑道:“乱编?是谁先乱编的?你既然好这口,就应该料到这种下场。”

  

  哦漏闻言,脸色晦暗不明。他招招手,唤来几个仆人把那挑事的人拖了下去。KBShinya拍了拍身上尘土,身上戾气未消,刺客自身携带的杀气外露。

  

  “收敛一点。”哦漏戳了戳他,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KBShinya哦了一声,抬手搂住他的肩,又被人躲开。他嘴角冷冽的笑容淡去不少,问:“怎么了,还在生气?别想了,这种极品外面多的是,你这还算保护得好的。话说回来,你怎么招惹上那人渣的?”

  

  哦漏微微垂头,“卡帕多西亚家族本十分强大,但对我放松了警惕。我从看门男仆做起,卧底三年骗取了掌权者的信任,那个人是伯爵的至交,我期间利用过他一次。”

  

  “哦,这样。”

  

  KBShinya看似不在意地向门上一倚,叶绿瞳眸毫不避讳地端详着眼前的人。良久,直至哦漏不自在时他才随意道:“如果你能在卡帕多西亚氏族中成功当一名卧底,那如今在吉尔斯城堡——”他用足尖点了点地,“你成为了伯爵最信任的管家,也不用说是全凭运气了吧。”

  

  哦漏不可置否,反而附和着笑了,道:“据说刺客都是一根筋,你可不是这样。”

  

  “怎么会。都是一样的。”KBShinya将视线从城堡外收回,摆了摆手,“我回房间上药去了,你早些回来。”

  

  如果不是一根筋,又怎么会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在层层焦急下显露出他作为一名刺客的身手。至于原因,他不需要知道,也不能够知道。止步于此吧,哦漏比他预想的要危险得多。

  

  ***

  

  稳健的脚步声逐渐接近。那身影一个斜步抵住即将关上的大门,冷漠地将目光投向微笑的管家:“我来带他走。”

  

  哦漏一愣。那人见状又道:“我已经去过你们房间一次了。他不愿意跟我走。你应该知道他留在这里有多危险,伯爵信得过一时,难道你打算一直瞒着?你也不过十八岁,前途要是毁在KBShinya那家伙手上,他也不会心安理得活下去。”

  

  “KB……Shinya?”管家神情闪过一丝错愕,“这是他的全名?”

  

  路人奇怪地把手从枪鞘上拿开,“你们相处这么久,他不会不告诉你的。”

  

  哦漏抿着唇,一言不发。半晌,他才仿佛平复好了心绪,缓缓道:“我去找他谈谈。你藏到房间窗户下面的草丛里,别被发现了。”

  

  ***

  

  哦漏推门进去的时候,KBShinya正在修建桌上的玫瑰花。那玫瑰花是前几次迎宾时,某位小姐送给他的礼物,被他很荣幸地收下并带回了房间。香水的味道几天内很快就挥发了,他照着园艺书籍一步一步地进行着处理,才把它鲜活地保留至今。

  

  “漏,快看。”他手上握着剪刀,眉眼弯着,“这花越来越像个美人了。”

  

  哦漏不应,静静看着嬉皮笑脸的他。KBShinya也不恼,将花从简陋的瓶中拈出,递在他眼前:“送美人。”

  

  “为什么不走?”管家不为所动。刺客蹙眉,掰开他的手硬是让他收下了。哦漏盯着花茎上的刺道,“我看得出来,你不信任我。既然如此……”

  

  话语接着就被打断。KBShinya语气也和善不到哪里去,“我是不信任你,可这不能妨碍我喜欢你。是不是很矛盾?你也够矛盾的,知道我是来刺杀伯爵,却还救了我。你的卧底技巧在我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他凑近管家的唇,欲吻不吻。舌尖轻扫过那颗禁果,却还是不曾触及。哦漏不躲,“你撒谎的技巧也很差。”

  

  KBShinya动作一滞,随后站直了身子,行云流水般将腰间手枪拔出,子弹迅速上膛。他笑道:“是吗,我没觉得。管家大人还真是坐怀不乱,在下佩服。”

  

  又是同初见那日一般,他扶着窗框,半蹲在花岗岩窗台上,似笑非笑地注视着对方。对峙了片刻,他摊开手掌,不急不慢道:“我改变主意了。劳驾,把那天我掉的硬币还我。”

  

  “不还。你不早问我要。”哦漏耍赖。

  

  KBShinya啧了一声,“我可穷了,你就可怜可怜我吧,一枚硬币而已,管家这是为什么呀?”

  

  哦漏轻叹,无奈地冲他眨了眨眼睛,道:“我喜欢你。”

  

  像是接受了这个答案,KBShinya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随后利落地跳下了楼。早已准备好接应的路人将还未完全恢复的他扶稳,眼神复杂地抬头看了一眼,接着两人便相顾无言,离着城堡渐行渐远。

  

  ***

  

  篝火不断迸发出明亮的火星。KBShinya孩子气地戳着火堆,听着树枝劈啪作响,直到现在也依旧笑着。路人看不过去,朝他扔了几颗石子,被对方一一躲过。

  

  “我真是搞不明白,你们到底是什么情况?”他将自己的绷带拆下,动作轻柔地上着药。

  

  KBShinya叼着根草,手上编着花环,“能怎么样,朋友呗。不过他可能没拿我当朋友,我也不想让他成为我朋友。”

  

  “……是挺矛盾的。”路人对自己偷听一事并不抱任何掩饰,“你把人家撩得死心塌地,自己还挺快活。”

  

  停止了吊儿郎当的行为,KB难得一副苦恼的样子,道:“快活吗?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快活了?情人节我又没巧克力,在吉尔斯领地四处乱窜纯属找死,只能养枝玫瑰送他了啊。我的手都不小心被划破了,你瞧瞧——”

  

  “拿开你猪蹄子。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带他一起走?”

  

  KBShinya看着自己的向导砸了咂嘴,嘴上嬉笑,神情却有些落寞,“果然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为零。人家是管家,哪能轻易抛下一切跟我走。”

  

  风将一旁的树林搅得一团糟。树后那身影微微一颤,并未行动。路人嘴角上扬,眼神示意刺客,不料直接被对方一句话打回原形:“你朝我挤眉弄眼干什么?不许红杏出墙。”

  

  接着,他就噤声了。取而代之的是逐渐灿烂起来的星眸,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清了清嗓子,最终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赢了,向导。”他站起身,脸上尽是得逞的笑容,“比我预料的晚来了几秒钟。”

  

  FIN.2018.02.14


*想写超会撩的K……失败了(叹气

*文中提到为什么K会在半死不活无意识的时候去找哦漏,因为爱情。有几处暗示没写明白不写了   能看出多少算你们的糖(躺   我好懒

*希望看到你们超可爱的评论❤

评论(10)
热度(78)

© 向空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