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无我 也徜徉肆恣安可活

七日花[K漏]

*花吐症paro/OOC预警/三次设定  勿上升真人

*花吐症(来自百度百科):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

*废话最后


&

  ***

  

  “双旦将至,还在为没人陪你过圣诞而躲在墙角画圈圈吗?跨年七日恋人假扮情侣,上传相处照片分享你们的点点滴滴,说不定在这寒冬,你与姗姗来迟的TA恰好相逢。

  

  活动日期:12月24日至12月30日

  

  活动方式:参加活动的情侣双方(不限性别)分别用不同的B站会员账号报名,匹配成功后即可进入恋爱阶段。将假扮情侣期间的相处照片上传至单独相册,并记录下每一天的琐事。每个账号每天有一次给假情侣祝福的机会,收获祝福数越多的假情侣将获得越丰厚的奖励。

  

  活动奖励:参赛者的相册与日记均会自动生成视频时光轴作为纪念品。

  一等奖:iPhone666+小电视无线充电宝

  二等奖:向补药莲的手稿

  三等奖:Blue yeti pro豪华三件套+编不出来了就写个AD钙奶好了

  四等奖:出租广告位

  五等奖:……”

  

  ***

  

  周日在宿舍宅了一上午,哦漏才哼哼唧唧不满地从被窝里爬出来,一枕头扔给疯狂拍键盘的下铺兄弟。暴击伤害过后,听见噼里啪啦的噪音确实收敛了不少,他才重又把目光挪回手机屏幕上。最近B站就和磕了药似的,不过也正常,一群只会看番打游戏的人太难有什么恋爱经验,随便搭伙也不失为一种好方法。

  

  联想到自己的处境,他不由得叹了口气。一口气没提上来,他猛地咳嗽了几声,紧接着就听到一声消息提示音。他匆忙翻看,却是萧忆情。

  

  哦漏甚至都能想象出他奸诈的笑容。鹅道:“来YY,有要事相商。”

  

  真那么要紧就不会要他去YY了。为了避免对方的死缠烂打,哦漏煞有介事地思索了一番,终于翻身下榻,抢走了下铺的笔记本,悠然自得地又爬回了被窝。

  

  不出意外,他的枕头被很有脾气地扔了回来。

  

  ***

  

  慢吞吞地用卡飞的电脑登上自己几百年不用的账号,一进仙儿小窝,他就被这火热的氛围打了个措手不及。公屏见他来,又掀起了一股刷屏热潮,萧忆情眼疾手快把他抱上麦,看着他令人发笑的昵称丝毫不留情面得抛出了一连串的笑声。

  

  哦漏不予置评,一扫麦上的人,ML基本上都到齐了。他打了个哈欠,眼角泌着泪珠,兴致缺缺地道:“……叫我来干嘛?”

  

  “好不容易都有空,就来聊聊天啊。漏漏你最近是不是也挺忙的?”斯雷嘟那边有轻微的鼻音,大概是感冒了。哦漏听到那个“也”字撇了撇嘴角,随便说了几句应付过去。路人正无所事事地浏览网页,看了篇冷笑话,一点儿都不迟疑地当众念了出来,立即引起了一片欢声笑语。

  

  这次小聚,KBShinya并没有来。萧忆情也不是没想过法子,先是QQ微信骚扰,再不行就打电话发短信,最后还是无奈队长事务繁忙,为年终报告急哭在WPS前,才勉强放他一马。这种情形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哦漏就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没空,才疏远了网上的这群朋友。粉丝都一片哭天喊地求着失踪人口回归,可那位大忙人就是不理不睬,偶尔发条微博保持一下金V,丢了几次也就不再管了。

  

  几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哦漏掺不进去,抽了套模拟题来做。即便如此,他还是戴着耳机,把他们的嘈杂当做看书静心的BGM。

  

  “话说回来,那个活动的奖品真的好有诱惑力,三等奖那个麦我已经觊觎很久了,”斯雷嘟继续着他刚刚的话题,“不然你们谁跟我将就一下?我可会谈恋爱了,除了开房什么都能干。”

  

  奇然接过话茬:“得了吧你,快去医院检查一下性取向,顺带拿点感冒药。”

  

  萧忆情附和着笑了几声,不嫌事大地提醒他,“之前漏漏说要攒钱买那东西来着,你们商量商量。”

  

  突然被点到名字的哦漏打了个激灵,下笔一重,划出一道长长的碳素墨迹。还没想好该说什么,他就又听见斯雷嘟瞎掰,“漏漏不太热衷这种活动吧,再说就算他要参加,最佳搭档也不应该是我啊,论成功率的话,还是大K更保险。”

  

  刚张开口的哦漏又默默地把嘴闭上,安静听着他们几个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KBShinya的近况。好久不见了,一百多天的火花也忘了在哪天熄灭,只剩一艘巨轮霸占着他的特别关心,视线每每停留在此处,才能给他带来一丝丝小的慰藉。

  

  网络既能把人拉得无限近,也能将人隔得无限远。一线牵的几率小之又小,可谁又曾想那根线太容易被扯断。他心烦意乱地把手中草稿纸一扔,心里一团乱麻,以至于没有注意到下铺的惊呼,和衣领边缘不知何时粘上的白色花瓣。

  

  ***

  

  天色昏沉。KBShinya十分有礼貌地问候了一下南回归线那边的太阳光线,在眼前的文档里添添改改终于完成了今天的工作。凝滞片刻,他背起包就要离开,手机的提示音却难得一见地响了。

  

  他一愣,随后立刻掏出查看。

  

  漏漏:[图片]

  漏漏:[图片]

  KBShinya:这什么

  漏漏:b站活动

  KBShinya:我知道啊我问你发我这玩意儿干嘛

  漏漏:我想要三等奖的麦

  

  KBShinya也不算傻,盯着对方发来的那几个字出神片刻就得知了他的那点小心思。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他飞速地回复道:那可不行。

  

  彼时哦漏正走在从食堂回寝宫的路上,看见这回应一呛,差点被路上石子绊倒。他孩子气地把那小石块踢到了花坛里,又定定地看向手机屏幕。

  

  播播:我要是参加了就只能拿一等奖了

  播播:不然等到时候跟三等奖沟通一下换一换

  播播:从平安夜就开始了那不就是明天吗

  播播:报名要截止了你先报上吧

  

  冷风瑟瑟,哦漏往绕在脖子上的方格围巾里缩了缩,眉梢满含着欣喜。说实话他并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不是这人就不行,但换做除他以外的任何一个人,哦漏都觉得违和感爆棚。

  

  仿佛他要的只是屏幕对面的那个人。

  

  KB意外的很爽快,这也让他有所动容。他的手指在键盘上停留许久,最后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发送着消息:那我登你号填表了。

  

  KBShinya嗯了一句,说下班了先回家。哦漏也不好继续聊下去,回复他:哦,nmb(你忙吧)。

  

  不出所料,他过了两秒就收到了答复:你想死。

  

  ***

  

  哦漏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没看到勾选的那一栏,才把参加活动的事情分享到了微博,要死不死还是大号。此时删微博等同于亡羊补牢,他无奈地关掉了网页,打算清净一会儿。罢了,反正都是早晚要公之于众的事,还不知道日后那群cp党会沸腾成什么样子。

  

  又咳嗽了几声,他盯着从自己口中跌落出的白色花瓣,放到鼻尖一嗅,是栀子的香气。这种症状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过暂时还影响不到他正常生活。学着和医学八竿子打不到的专业,他想起下铺家里似乎是开医院的,探出个头,问了一句:“我一咳嗽就吐花,这是不是病?”

  

  下铺正重新攻克着上午没有来得及存档的关卡,没好气地回他一句“不知道”。等哦漏悻悻地把身子挪回去之后,他忽然仿佛雷劈过一般,也不再顾虑眼前的boss战,咽了口口水后敲了敲头顶的床板:“……兄弟,你刚刚说什么?”

  

  哦漏也是好脾气,又重复了一遍:“我说我最近总是吐花瓣,是不是生了什么怪病之类的?”

  

  岂止是怪病,下铺无意间清了清嗓子,艰难地开口:“那个,哦漏啊,不是我咒你,……你要是再不追人家姑娘,恕我直言,你就要死了。”

  

  ***

  

  接受了舍友的精神洗礼过后,哦漏整个人都升华了。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这般超自然现象出现?还不偏不倚让他赶上了?静下心想想,他最近没日没夜把自己裹在被窝里,最多的是订外卖,偶尔到食堂溜达一圈就回宿舍,心如止水不踏红尘,目空一切佛系人生——

  

  怎么就得了这种奇葩到不能再奇葩的相思病?!

  

  他盘腿而坐,神色凝重地思考着是哪位小姐姐让他心神不宁。自入学以来,他不沾花不惹草,一步一个脚印,好好学习天天炉石,再过分点就是跟着KB出去跑漫展,趁宿舍没人的时候偷偷录个歌,从来没有勾搭过哪个红颜祸水,更别提让他茶不思饭不想甚至都开始吐小花了。

  

  不过,他的确有段时间胃口不好。是为什么来着?

  

  哦,那几天他的粉言论攻击KB,最后闹得很不愉快,即使出面调停,那时候他和KB关系还是很僵。

  

  啊,这样也就没什么了,总不可能是因为KB……

  

  他的瞳孔猛地一缩,思绪到这里戛然而止。将思维从天边拽回现实之后,他回过神,手机的来电铃声不知响了多久。联系人的名字让大脑更加混沌,他稀里糊涂地接了起来。

  

  低沉而熟悉的声音,他已经许久没有听到过了。“喂。吃饭了吗?”

  

  哦漏眨了几下眼睛,咬了咬唇,才回道:“嗯,六点多就吃了。有什么事吗?”

  

  “给你发消息你不回,就打过来了。28号我接了南京的漫展,萧忆情谁的都会去,主办方应该邀请你了吧?”

  

  哦漏偏头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只是他最近因为咳嗽连歌都录不了更别提现场车祸,就推了。KBShinya听了沉吟半晌,才缓缓道,“好几个月都不见了,我还以为能跟你见上一面。”隔几秒又补充,“那活动怎么办?总不能让相册空着吧。”

  

  这倒是个问题,异地恋满满的都是心塞。哦漏静默了一会儿,说:“用以前的照片混过去?”

  

  “好看的我都发微博了,剩下的还是咱自己留着吧哈哈哈哈哈哈。唉这也没什么,我们把日记写出个花儿来也照样能第一。你得注意身体啊,别总吃外卖,现在胃口怎么样?还好吗?”

  

  “知道了。我今晚去的食堂,你要是知道我晚上吃了多少,估计得被吓死。”

  

  “咳嗽很厉害?去看病了吗?”

  

  “嗯……算是看了吧。”死马当活马医,哦漏姑且就把他下铺当医生了。一联想到自己的病,胸腔又涌起一股不适感,“对了,说是假扮情侣,我们该怎么做啊?”

  

  那边的KBShinya叹了口气,“这种事情您比我有经验啊,哦漏聚聚。”像是意识到不妥,他又飞快地转移了话题,“总之,就先互相把对方当成心上人好了,改改备注什么的,腻歪几句就截屏。”

  

  哦漏不说话了。KBShinya有点忐忑,问:“怎么?”

  

  隔了半晌,对方才开口,“我实在是想不到……比播播更恶心的词了……”

  

  ***

  

  第二天,哦漏反常地起了个大早,规规整整叠好被子,穿衣洗漱后直奔食堂吃早餐。期间他一直带着手机,开屏就是和KBShinya的聊天界面。

  

  恋人之间,应该要道早安的吧?KB上班的话,这时候估计也起床了。只身坐在空荡的餐厅里,他踌躇许久,决定还是先发过去个早上好再做打算。正要按发送键,对方先一步发来了消息。

  

  播播❤:早安吻mua

  播播❤:估计你还没起床懒死了

  播播❤:早起的虫儿有鸟吃快快快

  播播❤:哦漏召唤术!!!!!!!!

  

  怕不是疯了。哦漏抽了抽嘴角,把头埋在臂弯里失声笑了好一会儿。良久,他才回他。

  

  陈嗝屁:你大早上抽什么风

  播播❤:啊

  播播❤:不是谈恋爱吗

  陈嗝屁:有你这么谈的??

  播播❤:我又没谈过,你教教我?

  陈嗝屁:这种东西,一上来当然要问候对方

  播播❤:******

  陈嗝屁:你别说话了

  播播❤:我是真不懂先撇开这个吧一会儿我上网查查有什么虐狗的消息记录

  播播❤:你吃饭了没有?给我滚去食堂吃

  陈嗝屁:在食堂呢

  播播❤:吃药之后咳嗽好点了吗多喝水啊昨天几点睡的?

  陈嗝屁:十一二点把,差不多就那个时候

  陈嗝屁:我怎么觉得你那么像我妈呢

  播播❤:滚你妈的

  

  该去上课了。哦漏提起书包带挂上右肩,端着餐盘往回收处那边走去。他们的相处模式从来都很自然,谁也没有在意过,说一句骂一句再继续和睦相处,忽然进入情侣模式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表现。

  

  什么才算是情侣之间的对话?过分刻意违和感总是太强,饶他对于KBShinya发来的“早安吻mua”真的有种想把对方拉黑的冲动。自从意识到自己的心意,当面对KB时,他再也不能如同过去一般正视KBShinya的一言一行。一条微博,一句话,甚至哪个字眼落到他眼里,都能烫出一连串炽热的烙印。

  

  他不太想承认这只是假的七天——从KBShinya那里硬生生夺过来的七天。二十几岁的年纪,搁谁谁都有了心上人,如此耽误他,确实不太厚道。但如果他不久于人世,就把这当做是临终赠礼,负罪感也就没那么强了。

  

  KBShinya。

  

  他握着不锈钢餐盘的手攥得越发紧,指节生白。

  

  ***

  

  自参与活动以来,KBShinya又恢复了过去的活跃,甚至在百忙之中抽出了一点点宝贵的时间去录和哦漏的合唱。这天几个人又在小窝里有上句没下句地聊天,各自有各自的事情,偶尔遇到了些新奇的事才说出来分享给其他人。哦漏刚补完上周去看病落下的笔记,就听见萧忆情八卦的声音响起:“漏漏,和KB谈恋爱,感觉怎么样?”

  

  哦漏一愣,还是老老实实回答:“没怎么样啊。”

  

  “这样?我一直以为KB如果谈了恋爱,一定是那种连对方生理期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啊抱歉,忘了你的性别。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很暖吧。”

  

  好像是这样,但过去也如此,所以哦漏并没有察觉出有哪里不一样。正想说些别的,从萧忆情那边嘈杂的背景音里,他竟然能分辨出KBShinya的声音——魔怔了?

  

  然而好像,确确实实就是KB。萧忆情在和他对话,也没闭麦,“嗯,在YY。来吗,大家都在,一起聊个天啊。”

  

  KB这时候大概是凑近了一点,声音清晰不少,“你也是闲。还有一个小时就开始了,等结束后去哪吃饭?”

  

  “中午哪里人都很多,吃什么你选吧,你先预定个位子,最好离宾馆近点,西瓜和排骨跟我们一起。”

  

  KBShinya应了一声,脚步声逐渐减小至再也听不清。哦漏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扁扁嘴,不做声。

  

  隔半晌,萧忆情又待不住,刚想说话,就看到哦漏昵称前面亮了。鬼使神差地,哦漏垂眸深吸一口气,紧接着缓缓道:

  

  “我好想他。……”他捂住眼睛,有些酸痛,“我好想见他。”

  

  公屏立刻炸了。萧忆情一脸懵逼地凝滞在原处,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虚幻。良久,他才回过神,恍惚地看向公屏,重复最多的一句话映入他眼帘。

  

  ——刚刚KB是不是闪进又闪出了?!

  

  ***

  

  共进午餐后,KBShinya直接叫了出租车回到宾馆。萧忆情无处可去,只得与他同行。还没搞清楚是什么状况,他就看见KB正一件一件收拾着行李。一阵不祥的预感爬上心头,他抿了抿唇,道:“你这是……?”

  

  “我去趟Z市。”

  

  “Z市离这里挺远的,坐火车起码要三个小时,你回不来,晚间场怎么办?”他一顿,又继续说,“你的粉丝可是盼了太久了,别让他们失望。”

  

  KBShinya没停,边收拾着边回答他:“仙儿。哦漏想见我。”

  

  “……只是假扮情侣而已,用得着那么认真?还是你以为这是在做梦,所以可以为所欲为?”

  

  KB手上动作难得停了下来。半晌,他才干涩地道:“是我。……我等不及了。”

  

  “……”

  

  他拉好行李箱的拉链,打开门。思索片刻,他回过头,“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是我从来没有把这个活动当做活动看。我是认真的。如果这辈子只有这么七天,我不想后悔。”

  

  对峙几秒后,萧忆情还是败下阵来。屋子里没有暖气,也没开空调,对他而言更是如坠冰窖。终于,他妥协,“你走吧,主办方那边我去说。”

  

  KBShinya眉眼一弯,紧紧抓着门框的手刹那间松开,“谢啦,改天请你吃饭。”

  

  ***

  

  播播❤:去你学校东门

  陈嗝屁:怎么了

  播播❤:你怎么废话那么多快滚过来

  

  这几天Z市的雪积了一层又一层,直至今日才有所收敛。马路交通基本停了,学校的保洁工费了很大力气才清出几条主要干道。刚揉着吃撑的肚子和舍友走出食堂,哦漏就收到了来自播播的亲切问候。重重地咳嗽几声,他将栀子花攥在手心,出了会神,跟同伴告别,独自去东门了。

  

  难道是KBShinya给他买了什么东西到货了?不用这么上心啊。再说,如此负责的快递小哥他还是头一次见,只是希望KB不要给他写什么太奇怪的收件人姓名。他挠了挠头,这提议是他自己提出来的,没想到最付诸行动的还是对方。走到东门,正猜测是AD钙还是上次他说想吃的干果,一个猝不及防的拥抱扑上身,让他踉踉跄跄退后了几步抵在墙上,才勉强稳住身形。

  

  拥抱他的人比他高着半头,力气也很大,丝毫不费力地把他紧紧箍在怀里。一身冰雪气将他包裹,却意外令人安心。两个人沉默以对了几分钟,期间过路人的议论纷纷听在耳里,谁也没有动作。直到哦漏喉咙发痒咳嗽几声,那人才起身。

  

  看清来人的模样之后,哦漏的眼睛微微瞪大,不可置信地盯着他看了半天,才终于意识到这不是梦。对方显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比较好,握着行李箱的把手来回拽动,眼神飘忽向别处。

  

  “你不是应该在漫展?”

  

  KBShinya像是早就料到哦漏会问,不加犹豫地道:“出了点状况,晚间场取消了。我闲的没事干就买了张火车票,你说巧不巧,就刚好走来这儿了……”

  

  末了,他坏笑着,“而且,听说某人想我了?”

  

  哦漏脸一热,佯怒着在他背上拍了一下。这一拍,KB身上积的雪纷纷扬扬洒下来,化在他指尖,留下一串一串的水珠。他愣了愣,意识到对方等了很久,又低下头去,说:“你怎么不早点打电话给我让我去接你?这边可不比N市,你穿这么点……”

  

  “惊喜就是惊喜,告诉你就没意思了。”KBShinya弹了弹哦漏肩上的雪花,笑了,“带我逛逛吧。”

  

  “……你先跟我回宿舍添件衣服。”这几日下大雪,店铺基本都关着,再说又是晚上,该打烊的打烊,也不知道KB专挑这时候来旅游之前有没有看这边的天气预报。KBShinya应声,跟在他身后。手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动作。

  

  天空阴沉,今天的雪即使转小,也照样铺了他们一身。并肩行过路灯,正说到欢笑处,哦漏侧过脸去,路灯映在KBShinya的发间,那脸庞在逆光里像是镀了层边,一阵融融的暖意涌上心头。

  

  公交车和出租车不再提供服务,大雪又阻塞着道路,KB除了从火车站走来别无他法。一想到对方是以如何姿态,深一脚浅一脚行进在雪地里,他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这样?我一直以为KB如果谈了恋爱,一定是那种连对方生理期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啊抱歉,忘了你的性别。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很暖吧。”

  

  是很暖。……甚至想要把他据为己有。想到这里,他又咳嗽了几声,就算捂住了嘴,带着香气的花瓣还是从指缝间喷出,与细雪掺在一起,倒也相似。

  

  是喜欢的。太喜欢了,以致相思成病。

  

  他朝天空哈了口白气,转眼又听得身旁人调笑几句。他也不恼,笑着扫了扫他身上的雪。只是头顶的那些白,他的手犹豫许久,还是抽回了。

  

  也只能以这样的方式一起走到白头。

  

  ***

  

  两个人过后在大街上溜达了半天。在哦漏第无数次差点踩着雪滑倒时,KBShinya挑了挑眉,道:“你挎着我吧。”

  

  “……啊?”哦漏半天只憋出一个音节,之后再无下文。又转过一个路口,刚好撞上大冷天还送外卖的小哥,车身擦着衣角驶过,呆了许久他才回过神。

  

  他的手被KBShinya十指相扣,塞在同一个口袋里。太温暖,他不自觉地往对方那边缩了缩。风撩起他的围巾流苏,扫在KB的脸上,让对方不禁发笑,闪着光的眸子流转几处,最后同他相视。

  

  哦漏的喉咙动了动,干巴巴地说:“我们这算是谈恋爱吗?”

  

  街道上行人寥寥,唯有鞋底踏上雪时才发出咯吱咯吱不和谐的声响。KBShinya穿着哦漏买大了号的外套,毛茸茸的领子痒着他的脖颈,他随意地抬手一拨,又被眼前直勾勾盯着他的人引得直乱颤。他说:“不然呢?要当恋人就好好当,你KB哥哥照顾起人来可好了。”

  

  “嗯。”哦漏把紧握的手又攥牢了些。

  

  ***

  

  很任性地找了家看上去顺眼的店去吃饭,吃到一半KBShinya还狂摔手机嫌弃网慢。不过大佬就是大佬,有钱就是有钱,他直接给哦漏和自己包了2G流量后心安理得地吃了起来,热点名字叫“K大爷今天超开心”。

  

  哦漏轻轻叩了几下桌子,“密码。”

  

  KB正埋头吃着饭,闻言鄙视了他一句:“你自己猜。”

  

  哦漏蹙眉,“我怎么猜得到?”

  

  话落,KBShinya恨铁不成钢地夺过他黑了屏的手机,锁屏密码划了几下就解开,鼓捣了很久才还给哦漏。看着对方笑得不怀好意,哦漏也随着笑了笑,抬手把他嘴边的米粒拿开。

  

  KBShinya一滞,随后向他抛了个wink。

  

  ***

  

  直至深夜,两个人才开始认真考虑起晚间的住宿。伫立在柜台前许久,在服务员闪着光的眼睛注视下,哦漏依旧犹豫着。他去看KB的神情,却没有一丝波澜。

  

  “先生对不起,我们只剩标准间了。”

  

  “你怎么还在这里?”KBShinya没去理前台,忽然开口,眼神投向他,“快回宿舍吧。”

  

  哦漏一顿,说:“我其实……”其实不回去也没关系。但KB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赖在这里,“嗯,正门差不多锁了,我从侧门溜进去。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带你去玩。”

  

  KBShinya在很久以前就要过哦漏的课表,也知道他明天很清闲,就点了点头,目送他出了宾馆。

  

  哦漏出了门,沿着路走了一会儿,很快就跌倒在了雪地里。路灯映着逐渐纷飞起的大雪,他抬头目光呆滞地盯了许久,猛地咳嗽几声,花瓣散落,血丝遍布其上。

  

  他攥紧了拳,站起身,回望一眼。紧接着,脚步一转,原路返回。马上就要29号了,再过一天,他们就要恢复平常的朋友关系。KBShinya大概会继续进入工作狂状态,半个月不露脸,而他忙期末,上个网也就成了稀奇事。

  

  如果只剩几天。

  

  脚下生风,迈得飞快。

  

  ***

  

  KBShinya洗漱完刚要躺床上玩手机,门就被敲了几下。不会是什么酒店服务吧,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起身开了门。哦漏满身的雪,头上的雪花融化,水珠顺着他的发梢滴下。KBShinya看到他,面容上满是不可思议,连忙把他拽进门,反身去浴室拿毛巾。

  

  说来也巧,这酒店就只剩下两张单人床的标准间。哦漏一本正经地把自己的床铺好,偏头看了一眼恍惚中的KB,忍不住笑了,“走回去好麻烦,就蹭你张床睡。”

  

  还是第一次见KB这么不知所措的神情,他心里有些小雀跃。KBShinya低头应声,去关了灯。

  

  “对了,今天的日记还没写。你写了吗?”静默一阵后,哦漏翻来覆去睡不着,按亮了手机屏幕。

  

  KBShinya也没睡着,回答他:“写了。你把今天的照片挑几张好看的传上去吧。”

  

  哦漏手指在键盘上飞跃了一会儿,提示音响了一通。为了不吵到KB,他关了静音,可嘴就是闲不住,“你说咱俩除了牵个手也没什么别的动作,和平时也没什么差别,怎么随便拍几张照片他们就炸成那个样子……”

  

  “平时不也有人刷cp?”像是想起了什么,KBShinya沉吟半晌,又道,“你过来吧。”

  

  哦漏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什么问题,没回答。

  

  KBShinya又说了一遍,“你过来睡吧。”

  

  呼吸一滞,“啊?”

  

  “不是,谈恋爱不是得在一起睡觉吗?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

  

  哦漏赧然,“你这话说的……”

  

  KBShinya显然有点不耐烦,“磨磨蹭蹭和个大姑娘似的,快滚过来,我被子里暖和。”

  

  这语气听上去才舒服一点,哦漏晃了晃神,收了手机翻身下床,脚一阵乱晃才找到拖鞋,挪到KB那边。掀开被子的一角,他被对方一拽,一不留神压在了他身上。

  

  “……”

  

  “起开,你好沉。”

  

  哦漏此刻连反驳他的心情都没了,胸腔里的那颗心飞速跳动,像要跳出来。他慌忙滚到一边,两个大男人挤一张单人床还是太难受,又怕碍着对方,哦漏把自己蜷成一团缩在角落,再不出声,连咳嗽都强行忍住。KBShinya被子里是真的很暖和,他深深一嗅,鼻腔里满是对方的气味,接着就羞得没边了。

  

  ***

  

  奇怪的是,哦漏直到睡着也没听见对方轻微的鼾声。隔天早上一醒,他就觉得有什么东西捆着自己,迷迷糊糊一睁眼,自己正被牢牢地抱在怀里,头还枕着KB的胳膊。近在咫尺的脸让他心中一惊,又不敢做出什么动作吵醒对方,只能干巴巴地瞪眼看着眼前人。

  

  脸烫到可以煎鸡蛋饼了。他叹了口气,不料对方此时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甚是尴尬。哦漏干笑了几声,下意识想钻出去,对方的力气却丝毫没有收敛。等到KBShinya也重归清醒,两个人这才慌慌张张各自下床洗漱去了。

  

  ***

  

  压马路割头发,买衣服吃午餐,从电影院出来后已经下午三点。明明都是过去常做的事情,套用在恋人身上却越发合理。KBShinya欠揍的语气还是一成不变,可偏偏作为男朋友的身份讲出来,才毫无违和。

  

  等对方买好车票走回他身边,哦漏把手中提着的热气腾腾的煎饼果子塞到他手里,“路上吃。”

  

  KBShinya无言接了过去,凝神须臾,伸开双臂,将自己的假恋人紧紧拥住。来到这里只是因为心血来潮,可越是亲昵,他就越不想离开。

  

  他自嘲地笑了,对怀里的人说:“你可别太想我。”

  

  车站内的人都将目光投向他们。哦漏显然注意到了,却也不避嫌,甚至伸手抓住对方后背的衣服,“已经开始想了。”反正是恋人,所以说些心里话大概也只会被当作逢场作戏。那就说出来好了,哦漏闷声靠在他怀里,“KB,我喜欢你。”

  

  对方僵了一下,手抚上他的头发,道:“我也是。”

  

  几日不见的蓝天终于现了阳光,悉数斜射在两人身上,投出冗长的一道光影。

  

  “Y城这几天会下雪吗?”

  

  “不太可能。”

  

  “少骗我,”哦漏抬头,眉梢间尽是明朗,“我过几天就去看。”

  

  ***

  

  目送着逐渐模糊在远方的火车尾,哦漏还是迈不开脚。一阵风吹起屋檐上的细雪,他抬头,看着晶莹的金粉飘飘洒洒,像是一场梦。

  

  鬼使神差地,他掏出手机,娴熟地去翻找联系人中的那个名字,却无果。忽然,在Y序列里,他发现了一个名字长到十分突兀的——

  

  “因为我和我的爱人在一起”。

  

  他会心一笑,将电话拨了过去。

  

  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的咳嗽似是在不经意间就被治好了。那些栀子花像是无声无息地消失了般,化作雪蒸腾在晴空里。

  

  

FIN.2018.01.28

*花吐症:得到自己心爱之人的吻才能痊愈。


*好冷。明明下周考试我却还在写文【手黄再

*灵感来源:昨天回家,下了很大的雪。最后一节课拖堂拖了十分钟,我怕让她等久了,脚底抹油赶快往学校门口跑,然后华丽地跌倒了两三次()出校门之后,我一眼就看到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她。她站在那里,肩膀上已经积了很多雪,看见我,冻红的脸上一直浮着笑。

*这个花吐脑洞存了两周,实在忍不住

*没人在意就随便说一下,我腊月廿六放假()到时候先写点文的大学paro,那个累积的梗差不多可以写成文了,打算连载。我应该是挺久不更了,谢谢还在等我的你。


*甜吗!!!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希望看到你们超可爱的评论❤

评论(49)
热度(107)

© 向空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