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漏〕跟随/上(ooc/私设/年龄差操作有)

永远不放手

先去考试等我回来   那个TBC让我欢呼

落九:


送给她 @向空唯是个智障 手给你 带我走



哦漏逃出孤儿院的第四个月,已经饿得头昏眼花,手臂也在某一次逃跑之中被划破了一道口子,没有包扎的条件,伤势居然越来越重,颇有要一辈子跟着他的意思。他用泥巴把脸弄得花里胡哨,身上的衣服也被自己撕开,狼狈不堪地在垃圾桶找吃的。


“嘿!小孩儿。”那边传来嬉笑声,哦漏莫名一颤。以前每次孤儿院的孩子戏耍他时就是这样的语气。


“要不要吃东西?你过来,我给你吃的。”


哦漏把自己团成一团,缩在角落里,闭眼忽视这些不怀好意的人。


“别不听话。”这是另一个人的声音,他似乎是被哦漏挑起了兴趣,竟然三两步走到角落里踢了他一脚。他们也只是一群不大的孩子。


哦漏忽然睁开眼睛,目光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那人被这样直白的目光看得愣了几秒,回过神来又狠狠踢了他几脚。


“看你妈看!”


你永远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恶意来自何处,你不认识他们,也没有得罪过他们,但是他们就是像跟你有仇一样要揍你要踢你想要你死。你永远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就像你想破脑袋也解不出的几何体和听了无数遍也没弄懂意思的英语。


哦漏本来就把自己弄得乱糟糟的,被揍了一顿更加狼狈了。嘴角破了,唇边的血迹干涸得很快,那群小子下手没轻重,哦漏护住了肚子和前胸这些柔软的地方,先下却只觉得全身都在疼,疼到头发丝里了。


就在他以为所有人都走了之后,他自己靠着墙坐起来,大口喘气。坐了一阵子又觉得不对劲,他听到一群人的脚步声在靠近,但是他实在没气力逃跑,只能这么干坐着。他听到几个熟悉的声音——值得一提的是他对声音特别敏感,善于分辨各种声音——是刚刚离开的那群人里的几个的声音。


哦漏恍恍惚惚听到有人说了一句“还在这儿呢。”


又过了一段时间,哦漏虚弱地快要睁不开眼睛。他也只是个孩子,本来这几个月的漂泊已经消耗了他所有体力和精力,刚刚又被揍了一顿,再怎么也吃不消了。他甚至体会到了生命的流失,死神应该守在这片屋顶了。


恍惚之间,他感觉到有人来到他身边。那人脾气似乎不怎么好,一路踢走了好几个易拉罐还一脚踹飞了一个可怜的垃圾桶。哦漏觉得自己可能是第二个命运悲惨的垃圾桶。


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感,不过哦漏觉得那应该是自己疼到没知觉了。身前那人蹲下来,伸出手挑起他的下巴。要是有力气的话,哦漏想,他会一口咬住这个人的手指。因为这个动作他不太喜欢。


“醒醒,小东西。”


那人的声音一出来哦漏就怔住了,这是一种年轻独特的低沉和磁性,这个声音对哦漏这种对声音敏感的人来说确实是一种冲击,但他更加吃惊的是这个声音实在是太过熟悉了。


“KB!”哦漏太久没有说话,声音沙哑难听,不过在他喊出那个名字的时候,面前的人突然用力捏紧他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来,迎着那双漂亮的眸子。


“漏漏?!”


KB一手搂着哦漏的腰一手抄起他的腿,把人抱进怀里疾步往外走,脸色不大好看。那一群蹲在原地的小混混完全蒙圈了。


“老、老大?”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跟班把烟往地上一丢赶忙凑上来,看到他怀里的哦漏更是呆住了。


KB脚步一顿,把那七八个人全部扫了一遍。他站在暗处,神色阴沉,压低了声音说:“动过手的,明天来找我。”


几人只觉得后背一凉。早知道这孩子是KB护着的,给他们几条命也不敢上去打人的啊,他们不过觉得好玩找个乐子,没想到找来一场麻烦。


KB不再说什么,抱着哦漏往自家走去。急急忙忙上了楼,小心把哦漏放在浴缸里,放了水给人洗了澡,把药箱拿来给哦漏上药。其实哦漏生得一副好皮囊,温温和和的一看就让人心生好感,当然这可能也是他老是被人欺负的原因。


KB给他身上涂完了药,拿了自己的衣服给他穿上,又找来了楼下一个医生给吊了一瓶葡萄糖。哦漏睡在KB的床上,侧脸的伤疤贴了创可贴,身上被揍的那些伤痕只是外伤,最严重的还是手臂上那道口子,没处理过现在已经有些感染了,看着就让人心惊。


KB揉揉眉心,不耐烦地走到窗台点燃一根烟自顾自抽着。明明灭灭的火光让KB整个人都显得神秘又冷酷。他当然认识哦漏,他当初被送进孤儿院的时候就认识了,那个时候还小不懂事,看着哦漏老被人欺负,KB气不过就帮他打了一次架,结果这孩子就跟定他了,赶都赶不走。


哦漏这个人不太爱说话,但他对一个人好确是真心实意的。他会偷偷把院长赏给他的零食和玩具留下来,然后在某一个下午钻进KB住的地方塞进KB的被子里。一开始KB不知道是他,后来有一次让KB撞到了。


“什么意思?”KB挑眉。


哦漏不知所措地把零食全堆在KB床上准备撒腿就跑,结果踢到门槛狠狠摔了一跤,KB躺在床上笑够了就拉哦漏起来给他上药。他老是打架受伤,所以对上药这件事还算熟悉,虽然算不得多仔细一个人,好歹哦漏也没觉得疼。


然后有一次哦漏的床铺让人泼了一盆水,大半夜的哦漏不知道该怎么办,小心翼翼去找KB。KB当下就火大了,带着哦漏去把他的衣服生活用品一溜儿扛过来干脆跟自己一起住了。


后来院里的孩子不敢欺负哦漏了,因为都知道哦漏是那个打起架来不要命的KBShinya罩着的。


再后来,KB被人领走了,那天哦漏躲在人群后看着KB上了那辆轿车。他眼看着KB努力在人群里搜索着,也没见到那个他要找的人的失落,却不敢出来。


再之后,哦漏逃跑了。其实KB今天是有其他事情的,他要去一个酒吧做兼职,走到路上遇到那几个小崽子听说把人给揍了,他怕出什么好歹赶过来看看,没想到就这么遇到了。


缘分这个东西妙不可言啊,KB想。他把烟头掐灭,顺手从阳台丢到楼下。



哦漏醒来的时候KB还睡得很香。他轻轻把被子往KB那边挪了点儿,以前和KB睡习惯了,后来一个人总睡不好,现在KB在身边居然还能睡这么安心。


KB睡得很沉,只是在哦漏的手不小心擦过他的脸颊时皱了一下眉,侧身把哦漏往怀里带了带。这是他以前经常做的动作,因为孤儿院里床太小,他俩一起睡的时候KB怕哦漏掉下去就把人搂在怀里,多少个夜晚哦漏就是听着KB的心跳声入睡的。这是那些日子恍若前尘,哦漏都差点忘记了,曾经也有这么一个人这样呵护他。


哦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他低头看着不属于自己的衣服和干净的手臂,不自觉脸红了。一想到昨晚上昏睡的自己被KB扒干净了按在浴缸里洗澡就觉得什么都不对味。


他……也就还差两个月就成年了啊。



TBC.



评论(5)
热度(103)

© 向空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