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无我 也徜徉肆恣安可活

FOREVER&PROFOUND[K漏][元旦贺]

*新年快乐

*废话老地方

&


K漏/“永久标记”

***


  “KB……”

  

  跌跌撞撞被人拥进洗手间,皮肤抵在冰凉的隔板上让哦漏清醒不少。浓郁的薄荷味带着强烈的侵占气息,他被这信息素呛得直咳嗽,转眼间又被人的唇舌堵了回去。潮湿的水汽逐渐蔓延,吞噬掉了他的心智,他下意识打开双腿,任由那只手探入探出,环住对方的手又紧了紧。那人低哑的笑声像片羽毛抚过他的耳畔,温热的触感让他又深陷下去几分。

  

  糟糕了。

  

  ***

  

  “漏漏你动作快点,演唱会就要开始了。”

  

  哦漏在镜子前忙活半天,翻箱倒柜才戴上了一副黑框眼镜。相机便签和签字笔都带好了,他匆匆披上外套,追赶着室友的脚步。像是忘记了什么,他捶了捶自己的榆木脑袋,短时间内大概是想不起来。

  

  繁华的市中心太过拥挤,披着华丽外衣的傍晚依旧给这城市镀上一层橘黄,那是它最受宠幸的时刻。两个人飞快地躲避着车流,为了赶时间不顾一切地践行着中国式过马路的博大奥义。原地踏步许久,人行道对面的绿灯终于再次亮起,他们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直冲马路对面,又被突然出现的车辆险些擦过。

  

  哦漏被吓得发愣,脚步一顿。而身旁的室友对着扬长而去的黑色轿车竖了个中指,就拽着他继续长跑,直奔体育馆会场。毕竟对两个Omega来说,与其慢悠悠地被哪个Alpha锁定坐以待毙,还不如累成狗气喘吁吁跑上一千多米——谁让哦漏好巧不巧今天正赶上发情期,一张票难弄又昂贵,身为室友他就算是一路扛着哦漏,无论如何也要带他来。

  

  虽然有些危险,但只要有他在应该或许可能没什么大问题。于是大摇大摆把flag插在头上的室友在入场检票时成功地把哦漏搞丢了,他心急如焚地掏出手机打电话,却迟迟无人接听。那孩子如果出了什么闪失,他就算去警察局自首在监狱里劳动八百年,也无法消去自己的愧疚。一阵懊悔过后,他扔了两粒抑制剂在嘴里,边嚼着边四处搜寻。

  

  ***

  

  哦漏在检票口被人群挤到了某个角落里之后,一直呆在原地不敢随意走动。眼前的人群散发着几百种不同味道的信息素,糅合在一起令他头晕。他抓住自己的书包带蹲下身,努力让躁动的心情平复下去。搜刮了背包后他很快乐地发现他出门前忘记把手机带上,暂时还不能与室友取得联系。

  

  他确认了下目前自己的身体状况,没有发热现象,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望了望用LED灯屏投出的“演唱会即将开始,请尽快入场”几个大字,又想了想爱豆唱歌时深沉充满感情的嗓音,他攥紧了拳,决定还是入场为先,大不了看上几分钟就撤,最起码几千块钱不能打了水漂。

  

  哦漏搓了几下略带疲惫的黑眼圈,一路小跑进了大厅。舞台正中央的大屏幕上正放着KBShinya这几年的精彩录像,他的目光便一直黏在那上面。被踩了一脚之后他回过神,转眼一瞥又看到和室友穿着的一模一样衣服,想都没想,他扯住那人的衣角,逆着人流就往座位那边跑。

  

  有微弱的薄荷气味飘进鼻腔。哦漏蹙了蹙眉,头也没回地问他:“你吃糖了?”

  

  “……大概。”

  

  那声音犹如当头一棒,一下子把哦漏敲醒过来。那是不同于室友公鸭一般的音色,低沉而充满磁性,有着石头砸入大海深处的沉闷,令他呼吸一促。他僵硬地把头缓缓转过去,恰好与那人深邃的瞳眸相视。

  

  卧槽。哦漏慌忙把手一松,瞬间两人就被人群隔开。那人不慌不忙穿梭至他身边,逆着光向他微笑,说出的话彬彬有礼,绅士极了——

  

  “好久不见,”语气异常轻快,像是某种释然,“哦漏同学。”

  

  ***

  

  哦漏不是很懂重逢之后为什么要在一个密不透风的小屋子里叙旧。门缝隐隐约约透出外界的一丝光亮,KBShinya在墙上摸索许久才把灯打开。这是间储物室,各种各样的杂物无序地堆积在一起,占据了房间的绝大部分空间。他随意从里面翻出两张报纸,示意哦漏坐在他身边。

  

  片刻的犹豫过后,哦漏把属于他的那张报纸挪得远了些,才不急不忙坐下去。之后他听到了对方很无奈的笑,带着些苦涩,用黯淡的目光注视着他。

  

  外面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有几个人在打电话。哦漏觉得这么僵着有点尴尬,就先开口问他:“你现在不是应该去唱歌吗?已经快开始了。”

  

  KBShinya背靠在墙上,手指间互相紧锁,“我不想在公司呆,所以要逃来着。谁知道逃到一半忽然被人抓住,我还以为这次又要泡汤了。不过还好是你,换了别人我迟早要暴露。话说回来,你怎么在这里?”

  

  当然是来看你。

  

  哦漏抿着唇不出声,眨了几下眼睛冲他一笑。他不知道KBShinya如今站的这个位置是高是低,但足以让他时时刻刻都能够抬头仰望。他能清楚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已逐渐发烫,意识也有些偏离正常轨道,不过撑过这几分钟应该是没问题。

  

  “那个……最近,最近的新闻我看了,是很可爱的女孩子。”哦漏在说出口之后就想捣自己一拳,普通聊聊不就行了,非得把话题引向这么敏感的地方。好在KBShinya没怎么在意,也没去否认,一滩叶绿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像是要看出个究竟。哦漏能闻到那薄荷气息越来越浓郁,只是他不愿意去认清现实。

  

  ***

  

  大二那年组织的那次高中聚会,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心甘情愿跳下的深渊。老同学推推搡搡间,他微醺地走向洗手间,发情期已至却丝毫没有发觉,险些被素不相识的Alpha在KTV走廊里强上。大概是他三生有幸恰好遇见KBShinya,他甚至还记得那时候KBShinya几拳就把那人收拾在地上,浑身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他们高中时并没有太多交集,KBShinya也一直觉得当时出手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原因。消极的他对于这种事司空见惯,从来都是置之不理。但当哦漏腿一软跌坐在地上时,他伸手去扶,却被那浓郁的檀木香挑逗得无法清醒。忘记了是谁主动,总之两人都是义无反顾地扶着对方进了洗手间。昏暗的空间被几丝缤纷的光亮透过,KBShinya毫不收敛地释放着薄荷味道,所有的神经都被欢爱所挑断。

  

  哦漏忽然终止了缠绵,咕哝了一小句话。KBShinya蹙眉把他又拉回了怀里,总算能听清对方在说些什么:

  

  “……标记我,”一字一顿不加犹豫,“永久标记。”

  

  哦漏不知道那天自己是着了什么魔,反正如果Omega这辈子总要被一个Alpha标记,那他宁愿那个人是KBShinya。更何况这样能省不少事,走在路上也不用担心会有Beta或是其他Alpha来找他麻烦。就算KB不会留在他身边,也无所谓——都是他自己作的,他自己愿意,能有什么办法。

  

  于是他们就真的做了。被填满所带来的极大快感与满足令哦漏无法自拔,可也就是那一夜。第二天他醒来,衣物上还残留着些薄荷气息。KBShinya没给他留下任何东西,他四处翻找一无所获。彼时舍友萧忆情推门进来,扔给他一袋热牛奶就又离开上课去了。

  

  现实太讽刺。他的心被狠狠刺痛了一下,伤疤直到如今也未愈合。

  

  ***

  

  晚上六点钟,本是演唱会正式开始的时间,外面却一片兵荒马乱。请来的嘉宾都被当做救兵推上台,硬生生把KBShinya的个人主场改成了群星跨年演唱会。而始作俑者正饶有兴趣地计划着下一步行动,还时不时从脑海里搜刮些笑话讲给哦漏听。哦漏的心情并不好,即使尽力去掩饰过,他也能看得出来。

  

  “你现在是做什么的?”他问。

  

  哦漏回答:“我加入了大三导师的科研团队,一边学习一边捞点小钱。研究院就是一群白吃国家粮的人,一开始我挺有罪恶感,不过这种待遇太宝贵,金钱完完全全蒙蔽了我的双眼。”

  

  KBShinya失声笑了,“你的大学超棒的啊,那你很有钱了?”

  

  “不算富,但可以让我自己一个人奔小康。”

  

  “那还可以嘛。”KBShinya托着腮满眼笑意地对他说,“包养了我吧?”

  

  “啊……?”

  

  哦漏半张着嘴,发出个音节,盯着对面的人发愣。KBShinya看他这副样子叹了口气,继续补充:“你看,现在不都是很流行富豪包养明星的吗,我也算是挺有名气的,跟你回家包我吃包我住就行,我还可以倒贴你几十万,怎么样?”

  

  好像挺有诱惑力的……不对,哦漏甩了甩头,几年不见一重逢就讨论这种东西是闹哪样?况且KB如何看待他还是个大问题,几年前的那场失误恐怕让他误会不少。如果他一直以为哦漏是个轻浮的人,与其他发情的Omega并无差别,那他的这种话大概就只是客套。

  

  可是,他偏偏还存着些少女心,摒弃了所有现实残酷的问题,他问:“你怎么知道我在哪个大学?”那次明明是萧忆情送他回的宿舍,KBShinya不太可能会知道。

  

  KB很窘迫地笑了笑,“那天之后我找不到你,QQ微信你都不用,电话号码我也不知道,问了几个同学才问到你的大学和宿舍,结果一去就被你舍友给劝走了。说起来,那天也是跨年呢。”

  

  “他说了什么?”

  

  “不重要了,哦漏。也怪我把你酒后的话当了真,根本没预想到后果。我不知道该怎么弥补,这些年我脑子里全都是你,像是被人下了咒一样逃不出去,没标记过任何人。”

  

  KBShinya低着头,神色歉疚,没敢去看哦漏的反应。哦漏这才意识到双方所受到的伤害都太大,又分不清谁对谁错,两人把过失都揽在自己身上,带着无限悔恨的心情走过那段冗长黑暗的时光。

  

  他试探地拉起哦漏的手,继续说:“那件事让我自己更喜欢你了,但我一点办法也没有。你的舍友说我没有资格见你,……”他一哽,“我竟然也觉得很有道理。”

  

  哦漏的身子忽然发起了烫,呼吸也乱得毫无章法,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朦胧。在这个紧要时候发情可不是什么好事,哦漏开始翻包里的抑制剂,却一无所获。得了,他这次出门太匆忙,就差没把自己落在家里了。眼下境况有些小尴尬,哦漏冲KB笑了笑,凭着所剩的一点儿理智克制住自己上前求欢。

  

  该说些什么。

  

  但是从来都不是行动派的哦漏直接用吻做了回答。

  

  ***

  

  年初,哦漏才萌生了加入KB粉丝群的念头。不过和一群小迷妹争宠也确实太幼稚,所以他一直没有过多涉及。那天他开屏就瞥见她们在晒KBShinya早年刚出道时的照片,觉得新鲜的他立刻被吸引住,手指不自觉地往上翻。

  

  初冬的冰雪还停留在温柔的层面上,太阳才露脸时就逃窜成了一汪泥水。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从冰箱里拿出一瓶AD钙朝着厨房里正忙活的室友扔过去,沏了杯茶又转身窝在了沙发里。

  

  某张照片里的KB穿着冬装,浅色外套显得他十分精神。几年前的面庞还略带些青涩,他靠着一棵树站着,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无助。哦漏盯着那背景有点眼熟,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直到室友拉着他出去买晚饭时他才意识到,那是Z大校园里的一棵银杏树。

  

  身旁的室友照旧在抱怨着怎么今天老板还是多给哦漏舀了几勺肉,怕不是看上他了。哦漏的注意力全在手机上,懒得去理会他,心里却咯噔一下——那身衣服他记得,就是同学聚会上KB的打扮。KBShinya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他向下翻,看到了几个人的讨论。

  

  [唠嗑:那个时候好青涩   想嫁!!

  仓岚:想嫁+1

  落九:这是什么时候的照片?

  仓岚:刚跟公司签约没多久吧   记得我老公当年四处碰壁超级失落来着

  唠嗑:怎么还跑来Z大……这是Z大吧?

  仓岚:好像是   难道是跟喜欢的妹子表白又被拒绝了?哇太不行了好想穿越回去安慰他qwq

  唠嗑:迷惑爱豆喷雾.jpg

  仓岚:你暗算我!今天不玩了不玩了我要抱着我老公签名去哭一会儿]

  

  世间的一厢情愿不过如此。

  

  满怀着热忱跋山涉水只为见上一面,却吃了闭门羹。将青春毫无保留尽数付诸一人,几欲说出口却已各奔东西。事业不顺有家难归太过无助,原以为上帝曾垂怜于他,却还是太过天真。无数打击奔涌向他,他躲不过也不愿躲,任凭万箭穿心,依旧捧着一颗心流连在心上人的所在处。

  

  他不敢出现在他眼前,远远地跟在身后记下他所有的喜好。偶尔能接到广告,也会把那些钱塞给小摊的老板,让他们多加照顾那个黑发蓝瞳模样,总是算错账的白痴。——他是Alpha,是用情至深的Alpha。

  

  哦漏庆幸自己知道的不算太晚。此刻他被KBShinya按在地板上用力的吻着,一刹那的疼痛过后,他尝到了点血腥的味道。薄荷掺着他的檀木香充斥着整个房间,几个幅度不小的举动让灰尘四处飘扬,令他猛地咳嗽了一阵。

  

  KBShinya把外套脱下来垫在哦漏身下,凑近他,蜻蜓点水吻了吻他的眼睑。哦漏松了一口气,刚想站起身,又被很大的力度拽了回去,牢牢地禁锢在原处。KBShinya盯着他,故作可爱地鼓着腮帮,“你不想做?”颇有些恶意撒娇的意味。

  

  哦漏抖了一下,口干舌燥又无可奈何,“太脏了,不想在这里。”

  

  “不要,我等不了。”KBShinya咬住他的喉结,轻轻舔舐着他的肌肤,“没什么大问题吧,漏儿?”


来   →放飞自我←  车开的挺粗略不要打我


FIN.2018.1.1Happy New Year!!!!!


*为元旦开了三个坑  正苦恼写哪个   网易云又随机到了Booty Music(...)不算太坏   我一直都想试试ABO但是我胆子小【呃】如果有哪里不对欢迎捉虫w

*新年快乐!!!!!永远爱你们❤

*另外悄咪咪问一句违和感很强的古风有人愿意看吗(…)

*希望看到你们超可爱的评论❤

评论(42)
热度(127)

© 向空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