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星[K漏]

*和阿天的随意练习,网易云随机一首每日推荐,cp为K漏。

*这次的BGM:君の知らない物語 - Supercell

*时间线混乱  剧情贴近歌词  写的较随意

联动阿天的图    才寥寥几个小时就能画的这么棒!!!吹她!!!

可惜我并没有写太多星空剧情orz写的太嗨


&

  6月26日

  

  散学宴那天,KTV包了十二个小时,一帮人把嗓子唱的沙哑。夜幕降临,室内的灯光被暗灭,取而代之的是闪烁的缤纷。一群即将成年的毕业生互相拥着,麦克风不知道被递了几轮,笑着笑着就有晶莹的光芒划过,颤抖着的声音依旧带着阳光的温度。

  

  哦漏坐在角落里,静静地听着三年同窗的鬼哭狼嚎,偶尔集体合唱才借着别人手里的麦唱上几句,转眼又淹没在了一片喧闹里。他不委屈,也不着急,借着黑暗兀自微笑起来。

  

  大概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吧。他不得不承认有点小伤感,更何况三年的时光实在不算狭长。然而不舍的情绪林林总总累积起来,仿佛都在那边的那个人身上。

  

  无限光芒,被簇拥着的,他的暗恋对象。闭上眼睛,他仍能听到当初的他以十分平和的语气说出的那句话——

  

  

  9月3日

  

  “你好啊同学,我叫KBShinya,高一十七班。”意气风发的少年满眼笑意地挡在他面前,像是一堵密不透风的墙,“要进音乐社吗?现在做决定还可获得会员价998……”

  

  那年的哦漏同学正抱着刚刚收拾好的散落一地的作业本,在教学楼里迷路了很久。冷不丁被这么一搭讪,原本逐渐清晰的楼层框架也瞬间崩塌,一下子被“音乐社九九八”给替换了。他有点烦躁,兜兜转转这么久也挺耽搁时间,抬眼看向眼前没心没肺笑着的男生,满口答应。

  

  前提是要带他去本班教室。当初的他就是这么没底线。

  

  相对轻松的学习阶段,空气中都涂抹着耀眼的蔷薇色。放学后哦漏习惯性地背起书包准备回家打新出的DLC——比起外国小说他更情愿看些外文的游戏剧情梗概。照例在大楼里绕了很久,他重又发现了个不得不接受的事实。他的方向感真的烂到爆炸。

  

  正盘算着要不要打个电话叫初中同学来接他,一旁的钢琴房里忽然传出一声“卧槽双扣看见没有本公举的春天要来啦哈哈哈哈哈哈”,吓了他一大跳。

  

  他探头进去,是一帮背着吉他贝斯,在架子鼓上打牌的奇葩。那群奇葩也恰好注意到他,几目相对,神情凝固了一般。

  

  中间那个紫短发首先回过神来,戳了戳那个笑容张狂得现在也没收回去的人,说:

  

  “KB,你的……春天来了?”

  

  哦漏愣了会儿神,才意识到这是音乐社的活动课室。

  

  

  6月26日

  

  “作为我们音乐社的第二主唱,我决定带领我们社员来一首《小蛮腰》来活跃一下气氛!”

  

  “请你自己开始表演谢谢,我们只管听。”

  

  萧忆情的提议受到了同学们的一致好评,最后被KBShinya怼了回去,怂得他只点了首《小幸运》怨念地唱了起来。不大的包间里簇拥着一群正当雨季的少年少女,手中攥着写了一年的情书,面庞上的笑容青涩无比。哦漏想,或许再不说就晚了。

  

  晚了什么?他自己想做什么?他难道也有几欲说出口却不得不咽回去的苦涩?他难道也渴望在最后的聚会里得到最终答复,从此分道扬镳再不相见?

  

  他太迷茫了。他从未把这些心情透露给别人过,哪怕是他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

  

  “哦漏,”KBShinya对几个挪出空位的人连连道谢,挤过几个人坐到他身边。奈何音响太大,他只能趴在哦漏的耳边问,“不唱歌吗?”

  

  哦漏的手不断蹂躏着被他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望了眼热情似火的众人,低着头咕囔,“今天嗓子不太好。”

  

  

  10月7日

  

  幸好哦漏有点学声乐的底子,才不至于被这群不着调的人带跑偏。今天是斯雷嘟和萧忆情比娇喘,明天又是奇然和路人嗨高音,过后疯狂喝水把肚子喝的滚圆,哑着嗓子笑着抱成一团。KBShinya作为社长也不怎么正经,煽风点火乐得自在,偶尔搂着他的肩膀强行把他拐去辅导数学,任由剩下几人把钢琴房弄得人仰马翻。

  

  说起来也挺奇怪的,后宫佳丽三千人,这位社长偏偏喜欢赖着哦漏不松手,中午下午一放学准时出现在十六班门口,单肩背着书包,摆出个华丽迷人的pose等着他亲爱的社员一脸尴尬地走出教室,搞得几个女生都误会很深,偷偷跑过来问哦漏,他们是不是好上了。

  

  好个西瓜排骨,谁愿意被这么热情招待啊。话虽如此,每到下课铃打响前的几分钟,他都会撑着腮余光扫着窗外,笔尖触及的立体几何证明到一半再无下文。

  

  今天笨蛋社长又早早来了,逃课可不是什么好学生的表现。

  

  笨蛋社长晚来了几分钟,今天周四,是值日生,所以早走会很麻烦吧。

  

  笨蛋社长这天整整迟到了十几分钟还没来。哦漏收拾好东西等在班级门口,也不去钢琴房,他怕KB恰好在这时候从另一条楼梯来找他。不可能会忘,那人看他红着脸在一片唏嘘中走出教室简直看上了瘾,又怎么会错过今天呢。

  

  正担心着是不是出了事,KBShinya满身淤青地向他跑来,手里提着尚有温度的华夫饼。

  

  “突然想吃就跑出校门买了,结果翻墙的时候被保安喊了一声,吓得我就直接摔下去了……哎呀你别那么看着我啊卧槽我怎么看你好像要哭了你别哭啊兄弟?这东西趁热吃才好吃啊——”

  

  

  6月26日

  

  目光又扫到他手上那道很深的疤,那大概不是翻墙摔出来的。KBShinya被婉拒了有点小失落,很快又振作了起来,“没关系啊,你轻声唱,就权当给我和声了呗,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我给你拖了后腿你可别嫌弃我,我这辈子可就跟着你混了。”哦漏笑了,接过他手中的麦,“唱什么?”

  

  于是KBShinya开始苦思冥想。苦思到了一半他终于冥想了出来,超开心地飞奔到点歌机那边戳戳点点,最后扁着嘴回来了。

  

  应该是没找到。哦漏看着他的样子,捂着嘴偷笑,直到被KBShinya发现并被给予一个爆栗后,眉眼依旧弯着。最后两个人随便挑了首干物女WeiWei,一开口全场就安静了下来,激情昂扬的氛围也逐渐冷却。

  

  倒不是说这首歌太悲伤,而是他们的声音。

  

  有哭腔。

  

  让人,太有共鸣。

  

  

  11月25日

  

  “嘶……好冷。”也不管是何等场合,KBShinya在见到哦漏的下一秒后整个人就扑了上去,把哦漏带的向后踉跄了几步才勉强稳住。

  

  哦漏很无奈地抱着他,“冷你就多穿点啊,不穿外套太嚣张了。”

  

  “你很暖和。”言外之意就是我可以把你当热水袋用。KBShinya用带着鼻音的声音笑了几声,“今天他们说要去聚餐,就不来社团了。我想着你在那也没太多熟人,没打算带你去。我们去逛街吧?我那天发现一家超好喝的奶茶店虽然排了很久的队而且还很贵……”

  

  一路上全都是身旁那人的碎碎念。哦漏把手套分给了他一只,那人又得寸进尺说要一起围一条围巾。哦漏直接两掌寒风扇过去,最后还是妥协了,踮着脚尖把另一半给他围了上去。虽然没走出几步,他就被行人目光洗礼得悔恨万分扯了下来,但KBShinya的美好心情似乎被没有被这件事影响。

  

  认识了一年多,学业也逐渐繁重。社团新人涌入,他们这群半新不旧的社员隔几天才去一次,随意装出一副前辈的模样指导几处失误后,就继续在架子鼓上打双扣。

  

  吃晚饭时,KBShinya忽然提起,“今年元旦,要把机会让给新人吗?”

  

  “……不要。”哦漏意外的固执,“高二是最后一次元旦晚会了,我想留点回忆给我自己。”

  

   “嗯。”KBShinya也没反驳,“我去和老师争取一下。晚自习放学我有点急事,今天恐怕得让你自己回去了。”

  

  哦漏白他一眼,“我又不是小孩子。”

  

  隔天,KBShinya没来学校。去找路人一打听,脑震荡住院了。哦漏当然惊讶于是何等急事让他得了脑震荡,但他还是非常有诚意的买了束菊花去了医院。

  

  看见了这束充满着友谊的鲜花(实际上有点蔫了),满头纱布的KBShinya立刻捂住心口:“你太没良心了,我……我都快被摔成个智障了你竟然还敢这样对待你的父亲!”

  

  “儿子乖,”哦漏有条不紊地剥着桔子塞到他自己的嘴里,“我的零花钱就只够买菊花了。话说回来,你怎么总是摔倒啊?”

  

  

  6月26日

  

  一家人在这首歌唱完后兴致缺缺,有几个女生越想越难过,直接哭出来了。KBShinya显然没料想到这种事,手忙脚乱地安慰着,哦漏看他拙劣的安慰技巧,看着看着却笑出了声。

  

  “我们去看星星吧?听说今晚有流星雨。”

  

  众人又沸腾了起来,“你偶尔也会提议些好的东西呢。他们笑着簇拥着离开了包间,KBShinya结好账之后和哦漏跟在队伍的最后面,夏日的夜晚微风也有些发烫,灼热着每个人的脸颊。

  

  “大家——!时间快到了,快点啊!”

  

  昏暗路灯下,几十个影子结伴而行,匆匆掠过散发出阵阵虫鸣的绿化带。今晚天很晴,璀璨而繁多的星紧紧挨在一起,确实是个看流星雨的好天气。也不怕虫叮,也不怕燥热,他们躺在山坡上,风吹着草浪涌动,糅合着下泻的月光。

  

  哦漏正打算说点什么给KB,人群里有个男生忽然跳了起来,大声喊着某个女生的名字,末了不忘加上一句经典的“我喜欢你”。

  

  一群人开始起哄,女生红着脸逐渐走近那男孩,犹豫半晌,抱了上去。

  

  微微刚张开口的哦漏忽然感觉自己老了。

  

  

  12月13日

  

  “想想很可怕啊不是吗?再过半年就要高考了,感觉就像一场梦。时间过得太快了。”

  

  音乐社午休一聚,各自谈着各自的梦想,唏嘘不已。他们离触及到梦想,还尚有难度。互相用苍白的话语鼓励了几句,就又背着书包三三两两结伴离开。比起KBShinya,哦漏的成绩还算优异,平时也不逃课也不打架,是名副其实的三好学生。

  

  而如此腼腆不喜热闹的他,竟然能够成功地融入集体,大概都是多亏了KBShinya。点点滴滴拼凑在一起,他真的欠他太多。两个人一起挂着黑眼圈走在晚自习放学路上时,哦漏推着自行车不经意一抬头,惊喜地戳了戳旁边的人:“快看啊,今天晚上星星好多。”

  

  KBShinya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抬头望去,又缓缓将视线偷偷投向哦漏欣喜的侧脸。是什么时候开始眷恋起这张面具下的灵魂的?他虽然记忆力比起这位老年人好得多,但还是模糊不清。哦漏注意到他的目光,侧过头问他,怎么了?

  

  你的眼睛里有星星,在发光。KBShinya以很认真的神情说出这句话后重新审视这片天空,“你看那边,天津四、牛郎星、织女星——”

  

  

  6月26日

  

  “是夏日大三角哦。靠它们来认识星空很有帮助。”

  

  哦漏闻言去找,费了半天的劲才找到织女星,一眨眼牛郎星就不见了。他睁大眼睛,不放过每一颗目光所能分辨出的亮光,可就是找不到。

  

  KBShinya也奇怪,“真的,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很孤独吧,织女。”

  

  哦漏忽然某个部位一酸,低头慌忙捂住眼睛。今天结束后,明天这群人就要各奔东西。人们大概直至离别才懂得感伤,而素日的打闹与争执发生时,从未想过今天的到来。他珍惜一切,珍惜这个班级,珍惜音乐社的奇葩,珍惜乱七八糟总是要他来打扫的钢琴房,珍惜……

  

  珍惜身旁这个人。可该怎么珍惜?他们的志愿填了两个相隔甚远的大学,如果不是眼前人,又要靠什么去联系呢。所以,还不如现在告诉他。

  

  不行,不行。太仓促了,他会被吓到的。

  

  可是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机会了!难道要等他娶妻生子,然后你才用像叙述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关的故事的语气对他说,其实你已经喜欢他很久了,不过现在好像晚了,哎呀才没放在心上才没觉得超遗憾呢?

  

  我……

  

  “漏。”

  

  草地上躺在他身旁的KBShinya忽然开口,“明天再出来逛街吧。”

  

  泪水此刻决堤。哦漏不知道该如何遏制自己悲伤至极的心情,而心里还是那样庆幸——

  

  还有一天。

  

  明天,还能再见。所以,就在明天把心意告诉他吧?

  

  

  

  

  

  

  

  

  

  

  

  11月25日

  

  “真能打。上次明明警告过你们了,虽然给了我点淤青,但你们也比我好不到哪去吧?你们可以试试,如果再敢孤立那位同学,我可就不敢保证你们下场会不会比现在还惨。”

  

  “……”

  

  “只会扔石头了?也不过如此吧?就算你们把我砸得头破血流,我也还是那句话——”

  

  “为什么要这么做?……还不明显吗,”KBShinya只觉得眼前昏花一片,腥咸味越来越浓重,却还是在尽力在脑海中找着那句话,“因为我喜欢他啊,不然谁为他做这么多?”

  

  

  

  

  

  

  

  

  11月25日

  

  哦漏看着怀里的一大袋热乎乎的华夫饼,不知所措。

  

  KBShinya倒是很开心,手里还有大包小包的东西外加一个行李箱。“你KB哥哥过来看你你怎么都不兴奋的?你不是应该立刻抱住我然后亲你男朋友几下?”

  

  “傻逼,我今天满课的啊,你来之前没看我课表?”

  

  “啊?”他匆忙掏出手机一翻,“我好像看成周三了……今天原来周四吗?卧槽北方好冷啊我一下飞机都快冻成冰块了你还有没有羽绒服?这比南京冷太多了啊是漠河搬迁到这儿了吗?”

  

  真是,笨蛋社长成了笨蛋男友,还是傻到没救。哦漏哈了口气,回身抱住他,把头埋在他胸前。

  

  “我差点忘了,”KBShinya讪讪笑着,“我还有个暖水袋呢。”

  

  

  FIN.2017.11.25

*码的太仓促了我都不好意思放tag(捂脸逃

*那些日期都有各自寓意在的!其实也谈不上什么寓意……就是我喜欢的人们的生日❤因为有他们我才能更好地在这条路上坚持下去

*希望看到你们超可爱的评论!(不许喷我写得太草率听见没有  不然一块石头把你们砸成脑震荡哦【不是我没这么暴力【或许


再次    阿天的图w

评论(24)
热度(72)

© 向空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