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无我 也徜徉肆恣安可活

玛丽苏也要谈恋爱[K漏]

*有小天使想看,试着写了写。之前跟小伙伴讨论过玛丽苏还能怎么写,翻来覆去想了好几个月,构思了个新的设定,和上次那篇没什么关系。这次除去借助玛丽苏本身设定,还想加些比起上次更深的东西进去。

*毕竟玛丽苏也有烦心事嘛。

*想看后续的话评论告诉我吧w周末回了趟家,现在又得赶回学校才摸了个片段,如果你们喜欢这个梗我就写下去,不喜欢我再换【


&

01:玛丽苏也有学生给他们组cp

  

  KBShinya一走进七班教室,全班都沸腾了起来。


  此人乃N大附属高中最年轻有为的教师之一,当他还是个实习生初入学校的时候,就已经凭借着美色和优秀的教学方法俘虏了从高一到高三的青春期少女和更年期妇女,所有雌性生物无一幸免。课上幽默风趣,课下混在学生中间,打篮球瞎扯淡样样在行,偶尔还会给学生讲些冷得要命的笑话。看上去粗枝大叶,心思却出乎意料的细腻,哪怕是极小几率的眼神相撞,他都能知道那个学生正在思考今天中午的煎饼果子到底是加一个蛋还是两个这种严峻的问题。

  

  “你们数学老师和我换了课,这节是语文自习。”他倚在门边,“试卷都发下去了吧?写你们的就好了。”

  

  空气中的缄默瞬间掺了些笔尖扫过纸张的窸窣声。有个学生按捺不住,很小声地问他:“哦漏老师去干什么了?”

  

  KBShinya抬眼看向他,表情晦暗不明,“他生病了。”

  

  全班又开始议论纷纷。KBShinya清了几下嗓子,示意安静。

  

  如果说N大附中老师里KBShinya的人气是绝无仅有的存在,那么也只有哦漏能够与他相提并论。两个人在同一年分配到这个学校,自然而然地就熟络了,后者更是在前者的威逼利诱下和他一起租了套公寓,致使上班下班形影不离。

  

  和KBShinya的没心没肺比起来,哦漏内向得多。每次收到学生的感谢或是同事的夸奖,他都是腼腆地笑笑,眉眼弯着,很正式地回一句“谢谢"。由于是数学老师,一下课总有一群学生围到他身旁问这问那,他也总是耐心解答。他带过的学生都纷纷表示,上他的课简直就要溺死在温柔乡里,偏偏还不会打盹,有种把枯燥乏味的题目讲成故事的魔力。

  

  “好了,大家休息吧。”下课铃响完一遍之后,KBShinya轻轻咳嗽一声,脸可疑地红了,“那个,课代表不用去办公室了,我来布置一下今晚的数学作业。”

  

  全班发出一声惊叹。

  

  比起两个人极大的魅力,对他们来说更重要的仿佛是另一个令他们十分好奇的问题——这两个人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02:玛丽苏也要注意书写问题

  

  最近同办公室的A路人有点烦。级部里新来了个英语老师,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问这问那,虽然那新人崇拜的眼神极大程度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厌烦起来。

  

  “那你直接拒绝不就好了,多省心。”和他坐对桌的KBShinya正忙着备课,头连抬也没抬,“人之常情,他会理解的。”

  

  路人叹息一声,“就怕他不了解。他每天中午都要跟我一起去食堂吃饭,添了好多麻烦给我。”

  

  “挺好的啊,你前几天不还在抱怨没人跟你共进豪华午餐吗。”

  

  “关键是他偏偏要挎着我胳膊啊!!!那些学生看我和他的眼神都变了!!!”路人差点把批了一半的英语作文撕碎,“我是不是该跟他保持距离?我怎么觉得他某种取向不太正常呢?”

  

  KBShinya正想说些什么,表情忽然一滞,紧接着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路人听着对方魔性的笑声深知没有好事发生,回头一看,谈话里的主人公就站在身后。痒局长正上完课回来,手上的粉笔痕迹还没有洗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像在等解释。

  

  路人默默地把头转回了KBShinya那边,对他做着口型:你怎么不提醒我?

  

  没等KBShinya答话,局长就伸出手,干净利落地把路人从座位一路拽出办公室。大概是去探讨人生了,落单的语文老师继续低头备着课,心情大好。

  

  

  傍晚下班回到公寓,那位生病的室友依旧缩在被窝里搓炉石。KBShinya把他的被子掀开一角,问:“好点了吗?”

  

  哦漏看上去还是很没精神,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他抽了抽鼻子,又往被子里蜷了蜷身体,“喝了药好多了。真的很麻烦你,你今天下午课都是满的,很累吧?”

  

  “还行。朋友之间不用说这些,再说你也帮过我。”KBShinya看他状态还好,也就不在他卧室里久留,“今天我来做饭吧,想吃什么?饭后出去散散步,顺便去房东那边签个字。”

  

  哦漏呆在原处很认真地思考起来,良久回答他:“嗯,多放肉。”

  

  

  听着房东滔滔不绝的发言,哦漏又饱又困,脑袋昏沉得很,没什么心情听他胡扯,只是乖乖地在KBShinya递过来的纸上签字。签来签去三四张纸,房东接过去仔细看了看,有些迟疑地开口问哦漏:“那个,你这里写的是……你的名字吗?”

  

  哦漏看向他手指着的地方,是一团黑漆漆的碳素笔迹,“没错啊,怎么了?”

  

  “……”KBShinya和房东对视一眼后,委婉地回答他,“太丑了。”

  

  

  翌日,敬业的哦漏老师即使依旧病着,也赶来学校上课了。一个课间,当他和班长萧忆情聊着昨天班内事务的时候,一旁的KBShinya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去上课。

  

  路过他们身边,他莫名停下脚步,出声提醒萧忆情:“尽快回教室,这节课要讲的课文是重点。”

  

  萧忆情了然地点点头。等KBShinya除了办公室,哦漏忽然神秘兮兮地从抽屉里拿出一叠纸,上面全都写满了他自己的名字。行楷的形韵中添了些个人风格,确实好看。班长正不知所云着,此时这位班主任悄声对他说:“你帮我看看,这个签名可以吗?”

  

  “很棒了啊,老师怎么忽然注意起书写了?”

  

  哦漏开心地笑了,眨眨眼睛,把纸重又塞回抽屉,“你该回去上KB老师的课了。”


TBC?

再不济当复健好了orz

评论(36)
热度(101)

© 向空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