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 Canner Can A Can?[K漏]

*罐头曲衍生,猫妖KB×便利店店员哦漏,微二次设定,OOC预警。有一两句涉及青楼,慎。

*试着用轻松的文风写了写,结果往逗比的方向去了

*废话final。

&


00.

 

“那又怎么样,”KBShinya斜睨了一眼他,“反正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你甩不掉我了。”

 

01.

 

花了几百年终于修炼成人的猫妖KBShinya,发现自己依旧在被巷子里那群流浪猫欺负的时候,就已经丧失了对生活的信心。他叼着那袋小鱼干找了个隐蔽的位置埋起来,才肯一步三回头的离开这个他呆了几十年的地方。

 

被逼无奈在外漂泊了许多天,他循着零食和泡面掺在一起的香气,在某家普通的便利店前的台阶上晒起了太阳。吃不到只是闻闻也挺享受的,他满足地打了个哈欠,换了个姿势继续休息。

 

这个午后,三四点钟的阳光斜射进便利店的落地窗,赋予紧凑排列组合的货架一片暖黄。此时的生意并不多,新来的店员哦漏伸着脖子看了眼监控,店里冷冷清清。他揉了揉发酸的肩膀,站起身打算做一套老年健身操。

 

不经意地向橱窗外一瞥,视线却被牢牢地黏在了那只慵懒的猫身上。眼前来历不明的小家伙正梳理着自己的毛,专注得很。

 

哦漏转身去翻了翻货架,找到了个快过期的沙丁鱼罐头。指头来回在拉环上掰了半天才打开,他悄声把它放在KBShinya的面前,清了清嗓子。

 

很可惜的是KBShinya完全没听到。他在街道旁几乎快要睡过去,这种要命的心大性格放在猫的身上实在是太出人意料。

 

于是哦漏克制不住,从头到尾撸了这只猫一把。

 

然后KBShinya炸了。喵呜喵呜地低声警告着他,颇有敌意。他低头嗅了嗅,沙丁鱼的香气一路飘到鼻腔里,牵扯着他的胃。他瞥了眼蹲在他眼前的人类,犹豫再三,埋头享用起来。那人类看到他的举动开心得就像个幼儿园的正太,挠着他的头叽里咕噜说着些幼稚的话。

 

这人怕不是个傻子。KBShinya不习惯被抚摸,久而久之也被摸没了脾气,眨巴着自带美瞳的墨绿色眼睛上下打量着哦漏,示好一般,就着他的手蹭了蹭。

 

接着是一连串的笑声,温润且好听。KBShinya懵逼地扭头看向那个人类,后者正捂着嘴巴偷笑,眉眼弯弯地注视着它,胸前的铭牌随着上下晃动。KBShinya定睛看了看,上面刻着的名字奇怪到让他怀疑起了自己的中文水平。

 

名叫哦漏QAQ的少年咯咯笑着,“抱歉抱歉,有点痒。你好可爱啊,有名字吗?”

 

KBShinya歪了歪头,开口用流利的中文自我介绍了一通。哦漏了然一点头,说:“这样的话,叫你KB好啦。还是个英文名,好洋气啊,我跟你说我有个朋友整天放洋……”

 

等等。

 

哦漏说到一半的话硬是咽了回去。

 

这猫刚刚怕不是说了人话?!

 

02.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在KBShinya说清了来龙去脉之后,他抬头看哦漏,后者一脸凝重的表情。难道吓着他了?他还以为现在的小青年整天看番,都见怪不怪了呢。

 

良久,哦漏发表看法:“建国后不许成精,我思索再三,决定把你上交给国家。”

 

KBShinya把罐头吃了个干干净净,舔舔嘴巴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朋友你这思想还不太成熟,请回一年级重修一遍好吗。”

 

“你真的不是哈士奇变的?”哦漏依旧好奇。

 

“还是从幼儿园开始吧,在你去和小朋友们玩之前,请再给我一个罐头,要黄桃的。”

 

03.

 

非常感动的KBShinya最终决定傍上这个施舍给它罐头的大款,即使这个大款可能有点智障。他认真学习了附近所有猫对主人撒娇的技巧,反复练习着飞奔进便利店,一句“你好”却在看到收银台上趴着睡觉的店员后,消失得无踪无际。

 

偏偏在上班时候打瞌睡,万一有人不自觉怎么办。KBShinya无奈地窜到他旁边,跟着趴在桌上。他的右边摆着棒棒糖和用金闪闪包装的散装巧克力,他伸着爪子摆弄了很久也没能拆开,就直接放到嘴边用牙撕扯。

 

自娱自乐了一会儿,店里有顾客光顾。KBShinya喵了一声,刚刚拆包装的笨拙爪子拍上少年几近无暇的侧脸。哦漏迷迷糊糊咕哝了几声,声音又逐渐弱下去,再次轻声打起了鼾。

 

不离不弃的KBShinya又怼了怼他脸颊的上的肉,见还是没有反应,两只爪子就像揉面团一样在哦漏脸上揉来揉去。“起床啊笨蛋,有人来了!”

 

哦漏撇了撇嘴,没应声。

 

“起床起床起床起床!”KBShinya真是摸不着头脑,这世界上怎么还有比他懒的生物。啪的一下,清脆的响声响在耳边。他也是着急,一爪子就糊了上去。

 

哦漏蹙了蹙眉,伸手抓住KBShinya作乱的毛茸茸,牢牢握在手心,轻声呢喃道:“KB……别闹。”

 

谁闹了!KBShinya的两只前爪被同时握着,也没了法子。这人昨天大概熬到很晚,索性就让他继续睡下去吧。

 

顾客提着购物篮走到收银台前,刚想叫醒这个偷懒的店员,却被一只猫阻止了。他眼睁睁地看着那只猫熟练地抱过每一样东西,肉乎乎的爪子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当递出一张红色毛爷爷需要找钱的时候,也很轻松地就把找回的零钱递给了他。

 

他看看手中的几颗硬币,咽了口口水,对KB说:“……我能和您握个手吗?”

 

04.

 

最近KBShinya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哦漏一闲下来,就跑着爬上他的背,挂在他的肩膀上用脑袋蹭他。哦漏本来就怕痒,这么一来更是笑得停不下来,笑到没力气了就把KBShinya从身上摘下来,再一边抚着他的头一边问问他今天想吃什么样的罐头。

 

过了几天之后,哦漏发现事态愈发严重了。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附近学校的上课铃才响了不到两分钟,他说:“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为什么一只布偶猫能拿出加菲猫的气势呢。哦漏托着下巴,盯着趴在货架最高处的KBShinya陷入了沉思。当初第一次见他,他还是只纯良无害,抱在怀里刚刚好的宠物,没想到转眼间就成了个秤砣。

 

KBShinya晃了晃脑袋,四条短腿撑着他站起身跃下货架,像个毛线球一样骨碌到哦漏脚边。“没办法,生活太滋润了,为了减肥,今天的晚餐就决定是车厘子罐头了。”

 

哦漏抽了抽嘴角,俯下身把他抱了起来。好在KBShinya还没有重到抱着吃力的程度,然而这只猫借着地理优势又喵呜喵呜地在他怀里蹭来蹭去。哦漏把他轻轻放在桌上,用手揉着他脸上的肉。KBShinya做出一脸享受的表情,为了平衡住身体,爪子牢牢搭在哦漏的手腕上。

 

05.

 

这天下午五点左右的光景,KBShinya迈着猫步趴在收银台上,看着哦漏里里外外地收拾着东西。

 

他搓了搓脸,仰头问:“提前下班?”

 

“嗯,学长请看电影,六点多的场。”哦漏把店外的广告牌搬进店里后,最后一项任务也算是完成了。把今天的账单塞到抽屉里,他背起书包,“想吃什么就去挑,反正你也会自己开罐头了。来替班的一会儿才能到,我就先锁门了?”

 

KBShinya没有要动弹的意思,“电影是什么?”

 

“唔……大概就是一群人照着剧本演,然后拍下来给别人看?”

 

“我好像之前在小巷平房那边的窗户上看到过,是不是三四个人没穿衣服然后亲亲搂搂抱抱还——”

 

“住口。”哦漏扶额,这只猫懂得太少也不是件好事,“总之,明天见。”

 

话落,那团毛茸茸的秤砣就轻巧地跃下收银台,抱住了哦漏的大腿很假地边抹眼泪边哭唧唧:“我不要,我也要去。万一过了今天,学长就比我重要了怎么办?以后的罐头你就只给他了。”

 

什么鬼逻辑啊。哦漏蹲下身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思忖了很久,才打开书包让KBShinya钻进去。

 

06.

 

学长萧忆情在电影院门口等来等去,等来了一人一猫。看着哦漏书包里那只一点也不友善地冲他呲牙咧嘴的猫,他犹犹豫豫伸出去摸他脑袋的手,最后还是缩了回来。

 

检票入场,KBShinya一直都趴在伸爪不见指甲的黑暗里,安安静静地跟着书包一颠一颠。哦漏事先警告过他好几遍,电影院不允许宠物入内,绝对不能出声。他就真的乖乖地一言不发,连个喵也不叫,优雅地做着哑巴。

 

「我想再多看几眼星空,在这什么都善变的人世里,我想看一下永恒。」

 

这部九年前上映时座无虚席的《海角七号》,如今整个傍晚场已冷冷清清。哦漏很奇怪,为什么萧忆情会请他看电影,还是这种颇有争议的爱情片。KBShinya从书包里只伸出个脑袋,累了就悄悄爬到哦漏的怀里。他眨着墨绿色的眼瞳,目不转睛地盯着色彩斑斓的屏幕。

 

美中不足就是这里的空调有点凉,吹得他太晕。

 

07.

 

看电影的过程中。

 

KBShinya:QAQ→哈哈哈哈!→QAQ→哈哈哈哈!→QAQ

萧忆情:QAQAQAQAQAQAQAQAQ

哦漏:冷漠.jpg


电影散场时,哦漏费了好大劲,才把伤感的萧忆情和怀里泪眼朦胧的秤砣拖出电影院。KBShinya打了个喷嚏,晃晃脑袋,一副难受的模样。他被塞回书包的那刻,哦漏察觉到他有点不对劲。


“没事吧?”他担忧地看着KBShinya,“我没养过猫,不然带你去医院看看?”


一旁的萧忆情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一个电话猝不及防地就打了过来。他手指停留在绿标上几秒后接通,“喂,青瓷。”


对方不知说了什么,只见萧忆情舒展开眉头,“你不是忙工作吗,我和别人一起看的……要你管。好好,马上回去。”最终他也只是抱歉地笑笑,先一步离开了。


哦漏担心得要命,也不敢把KBShinya再扔到书包里,就抱着他叫了辆车直奔兽医诊所。他摸着怀里的小家伙已经开始发烫,心急如焚,不断地催促着司机。到了目的地,医生初步检查后,说是感冒引起的高烧,大概是留在空调房里太久,受不了一冷一热。


留院观察的这一晚,哦漏没有回家。他看着KBShinya躺在那张很小的床上打着哈欠,两眼发直无精打采地盯着自己,总算舒了口气。他挠着他的脖子给他放松,KBShinya舒服地眯起眼,困意也渐渐涌了上来。


哦漏在接待室的公共座椅上凑合了一夜。第二天醒来浑身酸痛,他动了动胳膊,已经麻得彻底。身上盖着不知是谁的红色外套,他揉了揉后脑勺,整个人还没有清醒。他的身边坐着个穿白T的少年,病怏怏的,看上去和他年龄相仿。少年看到他坐起身来之后撇了撇嘴一副伤心的样子,打开双臂就抱了过来。


被蹭了几蹭的哦漏觉得这是在做梦。他努力把埋在他颈窝里的头掰开,“那个……你是?”


少年的声音很虚弱,“听不出来?”


这音色曾向他讨过无数个罐头,哦漏再熟悉不过。他试探地开口:“……KB?你变了人形?”


“嘭”的一声,那只布偶猫又瘫软在他身上,整个身体都在发烫。哦漏慌忙把他抱起,目光不经意地一扫,注意到了摆在那边的一袋鱼干。KBShinya流着鼻水,鼻音很重地说:“我今早出去,给你带回来的早餐。”


那是他珍藏很久,存了好几个月也没舍得吃的宝物。哦漏不知道该不该感动,附身把它们揣进兜里。


08.

 

小病初愈,KBShinya再次生龙活虎起来。他走起来的猫步越发轻盈,应该是哦漏最近对他的饮食严格控制的原因。某天晚上,当哦漏在租住的公寓里听到外面的鬼哭狼嚎时,莫名对猫这一生物起了巨大的好奇心。

 

隔天,他把KBShinya举到眼前,义正言辞地问:“猫都会发情,你会不会?”

 

这问题把KBShinya问得一愣一愣的,“当然啊。”

 

“那……我就问问,你别放在心上,”哦漏有些羞于启齿,“你有没有跟母猫交配过?”

 

“……”这人就是个傻子。KBShinya翻了个白眼,挣脱掉他的手窜到空了的货架上,“我这么高贵怎么能随便交配。我自制力超强,修炼成妖之后心里也没什么欲望,一般都能控制得住。”

 

哦漏说:“那总不可能没有过吧?……难道是和公猫?”

 

“闭嘴,写你的账单去。”

 

09.

 

元旦节临近,周边都是小学初中,为了茶话会来买零食的学生和家长络绎不绝。几个店员都过来应急,哦漏手头工作忙得要命,也没怎么去顾及KBShinya。

 

然而这只猫在等着他忙完,在店里逛来逛去无所事事的时候,发现以前紧锁的储藏室的门竟然开着。抬头看了眼了门上的“闲人勿进”,反复确认了自己的物种之后,他悄咪咪地走了进去。

 

关店的时候,哦漏绕着便利店绕了一圈,也没见到那只秤砣。走了不太可能,因为今天还没喂他晚餐。他瞄了眼监控,储藏室里好像有个不明物体在四处移动。

 

紧紧握着扫帚,他小心翼翼地进了储藏室。一转眼,他就看见那只始作俑者正喵呜喵呜地抱着一袋猫薄荷,异常兴奋地四处打滚,锋利的爪子不停地撕扯着包装袋。

 

哦漏嗅了嗅,应该是那罐过期后被他扔到这里的猫薄荷漏了气。他蹲下身看着一脸陶醉迷离的KBShinya,伸手把他抱了起来,拧开了这罐对他来说类似大/麻的植物。

 

KBShinya立刻来了精神,伸着爪子就想往嘴里塞,被哦漏眼疾手快地一把拦下。“过期了不能吃,你就闻个够好了。”

 

“喵……”KBShinya低落地叫了一声,一副失意的样子。哦漏被他引得直发笑,边揉着他的小脑袋边往外走,找了罐新的给他。

 

KBShinya兴奋地连着蹭了哦漏的手几下,就扑到猫薄荷上开始发疯。

 

好可爱。

 

看着这只猫欢快愉悦吃着零食的样子,哦漏屈膝坐在一旁,嘴角带着点点笑容。

 

10.

 

第二天,当KBShinya走进便利店时,哦漏正拿着狗尾草和毛线球,两眼冒着星星地盯着他。他一阵恶寒,抖抖耳朵打了个寒颤:“你是不是终于找到逗猫的乐趣了?”

 

最终,这条好汉还是屈服在了忽高忽低落在他眼前的狗尾草上。

 

11.

 

闲来无事的店员哦漏一时兴起,决意教KBShinya写字。毕竟这只猫连人话都会说了,写手漂亮的字还不是分分钟的事。他从货架上拿下两支钢笔,换好墨囊,其中一支递到了KBShinya的爪子里。

 

“先从我的名字学起吧,‘哦’的话是一个口一个我……”莫名的污。哦漏先在纸上示范了一遍,转眼又看向KBShinya,早已在他面前的纸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墨迹,还有几滴甩到了他自己身上。

 

哦漏看着连带着被弄脏的桌子,无奈地看向旁边的这只猫。KBShinya回他一个很无辜的眼神,“我握不住笔,太难了。”

 

折腾了一会儿,他变成人形后,握笔的问题倒是解决了。哦漏摆弄着他的拿笔姿势,“英文比较好写,就写你的名字好了。你看,‘k’的手写体要这样拐过来……”

 

“KB的K是大写字母。KBS都是大写的。”

 

“你这不比我清楚?!”哦漏目瞪口呆地看着KBShinya在纸上用签名体写出了他的名字,下巴就像是脱臼了一样收不回去。

 

KBShinya见这个店员大惊小怪,笑了笑,又在纸上写了“哦漏QAQ”。哦漏的视线渐渐从他的手上挪到了他的侧脸,眼睛被略长的刘海稍稍盖过了一丢丢,细碎的头发与阳光交织在一起,在他的眼底投下一片阴翳。


很耐看。

 

哦漏的心跳莫名其妙的开始加速,就连他自己也摸不着头脑。唯一不得不承认的是,自从那次在医院看到KBShinya的人形之后,他就一直在脑补些很奇怪的东西。

 

难道他被一只猫撩到了?不不不,太可怕了。

 

在KBShinya接连喊了几声之后,他才面颊绯红地回过神,愣愣地跌跌撞撞进对方的眸子。哦漏的眼睛里水光潋滟,KBShinya满含笑意地同他对视了几秒,嘴微微张了张,忽然靠近,在他的唇上轻轻地咬了一口。

 

“你你你……刚刚……我?!”哦漏一下子就慌了,手中的笔一不留神就摔在了地上,连说出的话都支支吾吾。

 

KBShinya慵懒得像他的本体一样,趴在桌上看哦漏害羞的样子,弯弯嘴角在臂弯里偷笑,“没忍住。我看你好像挺喜欢我的?”

 

“才没有!”

 

12.

 

一人一猫窝在便利店里,相安无事的日子又过了几天。星期六,哦漏四处投的简历总算有一份没有石沉大海,他捧着面试通知书差点就哭死在收银台上。

 

“竟然有公司肯要你……恭喜啊。”KBShinya趴在他肩上打瞌睡,嗓音含糊道。

 

傍晚,店里人寥寥无几。哦漏索性关了店,开始和KBShinya搭配着实战演练面试时的问答。接连抛出几个问题之后,KBShinya的爪子在手机上滑动着,抬眼偶尔一瞥哦漏认真的神情,莫名的可爱。

 

演习一直持续到七点多钟。KBShinya为了犒劳自己,挑了三个罐头让哦漏打开,两个人你争我抢地一起吃了顿竞争激烈的晚饭。

 

13.

 

面试过了。哦漏在面试后的几天收到了来自公司的通知,心里高兴得要死,刚想张口和KBShinya分享,却发现他还没有来。

 

喜悦减了半分。他抱着手机,手指在收银台上敲敲打打,犯起了愁。找到了一份像样的工作后,这份打工是一定要辞退的。离开了这里,那KBShinya呢?跟着他走,留在这里,亦或是彻底离开?

 

只不过是一只猫而已。他安慰自己,没什么好在乎的。

 

为了避免分离时的伤感,哦漏收拾好了东西,没留字条没打招呼,背起鼓鼓囊囊的书包离开了。刚刚打开的罐头放在店门口的台阶上,是KBShinya第一次来时趴过的地方。

 

14.

 

工作步入正轨后,哦漏很少有时间逛街压马路。同事约他去喝咖啡,他去过几次,觉得太苦,还不如便利店里的速溶咖啡好喝。行尸走肉地过着机械的生活,两点一线。

 

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经常会梦见在便利店的那段时光,几位老顾客总是来照顾他,知道他背井离乡来打拼不容易,逢年过节还会给他带些自家做的食物。他和KBShinya那只猫一起瘫在软椅里,嘴里叽里呱啦说着些不着边的话,笑到肚子疼。

 

那时候即使每个月的薪水不高,他还是会抽出一部分用来给KBShinya买罐头吃。他喜欢也习惯了KBShinya兴奋扑过来,在他颈窝里蹭来蹭去。

 

想到这里,他还在餐馆吃晚餐。他一撂筷子,从钱包里排出九文大钱不对是十八块钱放在桌上,匆匆消失在了夜色里。

 

15.

 

KBShinya不在。那个新来的店员还在值班,他凑过去问:“那个,你有见过一只猫吗?是布偶猫,被我喂的很胖,可能还会说人话……”

 

“猫?我刚来的那几天经常看见它在店外晃悠,不过之后就没来过了。”店员老老实实地回答,“对了,既然你知道那只猫,那这就是你落下的吧?”他从柜台里拿出一袋鱼干。

 

哦漏无言接了过来,话在喉咙里百转千回,简单说了声“谢谢”就离开收银台。他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托着腮,看着街边的行人来去匆匆,路灯一闪一闪。

 

忽然,他被人从后面轻轻地抱住。哦漏身子一僵,那人在他的颈窝里蹭了蹭,鼻音很重,闷声道:

 

“你收了我的鱼干,就是我的人了。”

 

哦漏声音颤抖着,“……KB?”

 

“留下来,”KBShinya拉过他冰凉的手,“或者我跟你走。”

 

《海角七号》里的末尾一句台词。当时电影院里KB就是听着这句话,难过得几乎要哭出来。哦漏那时候看什么感觉也没有,冷漠得要死,偏偏此刻眼睛突然泛起了酸,反过身去抱住了他。

 

16.

 

KBShinya顺利地跟着哦漏回了家。他依旧是一只爱好除了罐头就是睡觉的二哈猫,只不过现在会在哦漏下班一小时前变成人形,做好饭摆上桌了。之后再变回猫,去哦漏的公司门口等着他出来。他越来越喜欢赖在哦漏的肩上,向他讨各种口味的罐头,每天都不重样。

 

有天夜里,哦漏洗完澡正躺在被窝里发着微博,卧室的灯忽然灭了。他以为是停电,打算下床去把总电闸关好,却被人死死地压在了原处。

 

“KB?你变人形了?”哦漏试着挣开,“别闹,我去关总闸。”

 

“漏,我发情了。”KBShinya直接跟他打直球,声音低哑,“我得发泄一下。”

 

“你不是内心没有欲望自制力超强的吗?!”

 

“那是以前。”他不紧不慢地吻上身下人的锁骨,手一路向下探去,“现在我有欲望了。”

 

17.

 

翌日,哦漏赖床赖到中午才迷迷糊糊地转醒。KBShinya一早就给他请好了假,把饭给他端到卧室里。变回猫之后,他又窝在哦漏的怀里蹭来蹭去。“还好吗?”

 

“当初就真不应该把你带回家。”哦漏一撇嘴,扒着白饭,口里含糊不清。

 

“那又怎么样,”KBShinya斜睨了一眼他,“反正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你甩不掉我了。”

 

哦漏懒得搭理他,“洗爪子吃饭,自己去冰箱里拿,今天是沙丁鱼罐头。”

 

“啊——我都吃腻了。”KBShinya不情不愿地从他身上离开,又飞快地窜到床头在他脸上啄了一下,才窃笑着离开了卧室。

 

真是只蠢猫。哦漏笑了几声,盘子里的菜还冒着热腾腾的香气。如他所愿,多放了肉。

 

FIN.2017.08.20

有几处bug:

①看到有位太太说纯种的布偶猫眼睛是蓝色的,怪我只是简单地百度了一下没有仔细查资料,以后会注意。设定先不改了,也没办法找到合适的品种。

②发文之前就想说但是忘记了,就是我平时动物“它”用得比较少,而且KB在人和猫之间变来变去,人称切换有点混乱,所以统一用了“他”。


*

茶鸠鸠:我就想看把受的设定放到攻上!我们KB明明也贼拉可爱!

我:有道理!!KB都这么努力的唱了歌了!!!满足他!!!

*向着正义前进。【ntm】

*茶鸠鸠 @九千久百鸠十啾 跟我描绘超可爱幻想的时候也超可爱哈哈哈哈

*唯一抱歉的是周三答应好周日才挤出时间肝出来orz

*我还想了两个其他结局,既然你们看到了这里那我就跟你们讲一讲

①KB是妖,有很长很长的寿命,但是哦漏八老九十就会挂。然后哦漏在藤椅上与世长眠的时候,KB趴在他怀里,一言不发。

②哦漏禁不住良心,把KB举报上交给了国家。KB逃了出来,开始了报复【不

*顺带一提,我写完一般都先发在子博客,不打tag所以从来没有人知道,昨天我不小心打了tag但还好是几天前的档orz蠢到一定境界了


希望你们喜欢!想看到你们超可爱的评论ww

评论(41)
热度(106)

© 向空唯 | Powered by LOFTER